第 4 版: 特稿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2015“河南最美教师”候选人事迹展示(一)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6 月 30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2015“河南最美教师”候选人事迹展示(一)

王西梅:留守儿童的妈妈老师

 

□ 本报记者 张利军 

 

    从农村学校到县城学校,走到哪儿都有她的“编外”儿女。她以微薄的工资资助一个个留守儿童吃饭、穿衣、求学,帮助一个个留守儿童走向阳光、快乐。
  
  今年1月-4月,《教育时报》开设专栏,专题讲述她与她的“编外”儿女之间的感人故事,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她,就是被大家称为留守儿童“妈妈老师”的王西梅,郸城县实验小学的一名普通教师。
  
  “爱自己孩子的是人,爱别人孩子的是神。王西梅应该能称得上咱学校的‘女神’!”王西梅的做法得到了全校师生的称赞。很多网友了解到王西梅的故事后也纷纷点赞,向王西梅和孩子们送上美好祝福。
  
  现在县城上学的王梦娇只要提起王西梅,就一脸的幸福感和满足感。2007年,王西梅还在郸城县东风乡大树张小学任教。父母常年外出打工,寄养在外婆家的王梦娇正读小学一年级。王西梅看她时常哭着、流着鼻涕找妈妈,就把她带到家里,给她辅导功课,买好吃的,带她出去玩。三年级时,梦娇的姥姥身体不好,王西梅干脆就把梦娇接到自己家,吃住在一起,给她洗衣洗澡,买衣服玩具。
  
  到五年级时,梦娇的父母不好意思再麻烦王西梅,就把梦娇送到一所寄宿制民办学校。可梦娇只待了一个月,便哭着还要跟着王西梅上学。王西梅二话没说,又骑自行车把她接回了自己的家。
  
  去年,王西梅调到县实验小学,又把梦娇带进了县城。早上,准时送女儿和梦娇去上学;晚上,接她们回家。吃穿住用,两个孩子一样看待,梦娇成了王西梅的又一个女儿。
  
  “不管是城里还是农村的留守孩子,其实最需要的,还是父母的深切关怀。”王西梅说。
  
  她的班务日志上记满了每一个孩子的活动轨迹,手机上记满了学生家长的联系电话,QQ好友列表里都是留守孩子父母的号码。她还建起了QQ群,方便学生家长之间的交流。
  
  在王西梅现在的班上,诗诗原是个叫人头疼的女孩儿,为一点小事儿,就会骂人甚至打人,班上很多男孩子都怕她。她把语文老师的手抓破过,把数学老师气哭过。王西梅知道,这样孤僻倔强的孩子,多半因为长期缺少父母的关爱,想通过自己的暴戾行为引起大家的关注。王西梅就耐心地开导她,带她到自己家写作业,推举她当“小老师”,让父母和她时常视频通话。渐渐地,诗诗成了一个积极、活泼的孩子,再没有了以前的乖戾。
  
  每到假期,王西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王曼路了。2012年,当时的王西梅还在东风乡大树张小学。一天,她无意中发现一个孩子从地上捡起其他孩子扔掉的火腿肠包装皮、饼干包装袋舔着吃。这个孩子就是王曼路,母亲严重智障,父亲每天带着5岁的弟弟外出捡破烂,一走就是一天,曼路有时连饭也吃不上。自此,王西梅不但在学校照顾曼路的生活,还拿钱让邻居给小曼路买吃的。一到放假,她就和在乡供电所上班的丈夫买东西去看望小曼路。丈夫开着三轮车,车上装着衣服、鞋子、面包、饼干等。“你这当的是老师,操的却是当娘的心啊。咱闺女要是看到你这样,该吃醋了。”丈夫幽默地说。
  
  学生单桂君,家庭非常贫困,三间破旧的砖瓦房,连个院子都没有。从2006年起,王西梅就开始资助她,一直到她读高中了,王西梅每星期还都要给她拿100元的生活费,并不时买些衣物送到学校。2014年,单桂君考上了辽宁科技学院,王西梅每年都要给她拿2000元学费。其实,王西梅的家里也并不富裕。丈夫心脏不好,身体差,去年连续住院两个月,加上家里盖房子,欠下四五万元的外债。“不管家里多困难,只要是你愿意干的事,我都支持你。”丈夫动情地说。
  
  王西梅帮助一个又一个贫困孩子完成了学业,有的已经大学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有的已经踏入社会小有成就,而她仍然在资助的路上默默前行。近年来,她先后获得郸城县优秀班主任、周口市文明教师、周口市优质课教师、河南省关工委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西梅好,无私天地宽。爱洒留守儿女心,情暖桃李盼亲愿。赢得几多赞。”《教育时报》专题讲述王西梅的故事后,一位老师送给王西梅的一首词这么写道。

 

王剑丽:助残献爱书写教师责任

 

□ 本报记者 黄鹏举 

 

    “职业教育工作者不仅是一所学校的教师,亦是所有有需求者的教师和朋友。河南是人口大省,也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大省,同时有大批劳动者亟待帮助,但技能教育与帮扶组织存在较大缺口,尤其是残障人群体更为突出,就业、创业要素与基础有待加强。岗位责任与社会责任汇聚成了教师责任。”6月12日,刚刚从苏州参加学术交流归来的河南省工艺美术学校教师王剑丽,这样向记者谈起她对职业学校教师责任的理解。
  
  作为一名职业教育工作者,王剑丽深知专业技能在培养应用型人才中的重要性,更能充分认识到社会发展中市场的需求、行业的需求、劳动群体的需求。在教学中,她坚持“教学创新、服务就业”的指导思想,深入开展教学理论研究和教学改革实验,探索以就业为导向的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全面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在河南省工艺美术学校,王剑丽的课是最受学生欢迎和喜爱的,用一些学生的话说“她的课堂处处充满着智慧”。她创造性地运用行动导向教学法,结合学情因人制宜,将班级学生分组,领取学习任务进行有计划、有步骤的学习,让学生变主角积极参与;在学生课堂汇报中采用多种方式调动学生兴趣,通过引导、鼓励激发学生的求知欲、主动性,团队意识也得到提高,同时又培养了学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她还注意采用现代化教学手段,做到由浅入深、循序渐进,把先进的教学理念融会在课堂中。
  
  在授课之余,为弘扬残疾人自强不息的精神,为残疾人就业打开更多的渠道,自2002年起,王剑丽发挥职业教育的特点,致力于残疾人公益事业,并将职业教育融入残疾人技能培训。
  
  她结合自己的专业,以民间传统工艺美术品项目为主要工作方向,先后开展竹藤编织、钩针编织、剪纸等多项技能培训。因残疾人行动不便,大部分残疾人文化水平不高,残疾程度又不同,为了更好地深入指导,王剑丽在辅导中就用最简单的方法进行讲述,手把手地教,帮助他们理解。她还经常抽出节假日的时间走进田间及家中进行辅导,帮助残疾人学员将新工艺、新技术、新理念融入作品。
  
  来自信阳的柳编技能人员袁世平,便是王剑丽通过一次残疾人技能培训认识的。由于袁世平的文化程度低,对文字的理解、语言的表述成为培训的重大难点。为了帮助他,王剑丽用最简单易懂的表述语言针对柳编项目的文字一字一字讲起,就一个篮子从底部到成型的编织、尺寸的把控及编织的力度帮助他分析,使他完整准确地掌握了柳编技术。
  
  为更好地提升袁世平的再就业水平,在做好柳编的基础上,王剑丽又对他进行竹编的培训。竹编对于一直做柳编的袁世平来讲是一个新的挑战。从未触摸过竹子的他要从破簚的基本功练起,而竹子的特性和柳条完全不一样,如何转型成功呢?王剑丽只好拿出从头来过的精神一遍一遍地讲起。为了能够更好地帮助他熟悉与进步,王剑丽与省残联的同志坐火车及大巴冒着酷暑到浙江竹编工艺厂帮助袁世平选择材料、开拓眼界。经过认真、细心与耐心地指导,袁世平相继在西安及南京举办的全国比赛中获得了柳编第一名及竹编第二名的好成绩。
  
  来自焦作的钩针编织技能人员田建国,有着一双女人般灵巧的手。由于没有学过美术专业,所以对配色、技法等知识的缺乏造成了他的作品审美出现问题。在辅导的过程中,王剑丽从色彩原理到搭配进行细致的讲解与不断地比较。在她的指导下,田建国在全国比赛中取得钩针编织第三名的好成绩。
  
  因长期工作在一线,每日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工作致使身体不支,王剑丽时常感觉心脏不适。2008年10月初,经检查,王剑丽24小时内心脏停跳12次,最长停滞时间达9.07秒,但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坚持工作。10月23日,她因心脏骤停被送进河南省人民医院急救,不得已,医院为她安装了心脏起搏器。
  
  身体恢复后的王剑丽,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同时更加珍惜和热爱校园生活,积极投身于残疾人培训事业。同时,她还带领有奉献精神的教师团队投身到助残活动当中,在“河南省第二届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中获得助残优秀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并获得表彰。

 

王建平:“知心姐姐”的心灵之约

 

□ 本报记者 张华 

 

    今年44岁的王建平,是邓州市穰东镇第一初中的一名乡村教师。10余年来,她利用业余时间,通过“心灵之约”信箱,与学生通信6000多封,照亮了2000名学生的心灵,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知心姐姐”。
  
  “教师是学生灵魂的工程师。我们能做的,就是用爱和理解陪孩子们一起成长。”记者近日联系到王建平时,她这样谈自己对教师职业的理解。
  
  在谈到“心灵之约”信箱开设的缘由时,王建平老师讲了一件令人心酸的往事:2004年4月的一天,她无意间发现班里的一个留守女孩儿第一次来例假时竟不知所措,用废作业本当卫生巾。看到这一幕,王建平的心被深深刺痛了。
  
  同时,邓州市穰东镇第一初中是一所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80%左右都是留守儿童。在他们最需要亲情、爱和温暖的年龄,在他们最需要帮助、交流、沟通的时候,他们却一天天在孤独寂寞中成长。
  
  基于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对学生的深切关注,王建平想到了“写信”这个最原始最直接但最能打动人心的交流方式。“当学生思念父母孤独寂寞的时候,当学生苦苦努力成绩不好苦闷烦恼的时候,当学生遭遇青春期种种难言的困惑和迷茫的时候,让他们用写信的方式倾诉给老师,老师就能了解他们的内心并给予及时有效地指导和帮助。”王建平说。她的想法得到了校领导的认同,于是她就自制了一个信箱,挂在教学楼前的墙上,并为它起了一个温馨的名字——“心灵之约”。
  
  “自那以后,我每周都要为学生回三四十封信,有时候一天能回十几封。”王建平告诉记者,为了保护学生的隐私,她让学生用化名写信,再将回信放在信箱下面的窗台上由学生自己取。慢慢地,信箱里的信逐渐多了起来。
  
  孩子们的烦恼像雪花一样飘到这个小信箱里,被王建平一个个地化解。11年时间,她先后回信6000多封。由于能感同身受,理解尊重爱护学生,所以学生们都爱读她的回信,称她为“知心姐姐”“第二母亲”。
  
  2006年秋季,初三期中考试后,先后有三个学生给她写信诉说学习的压力和家庭的贫困。王建平在给他们回信时提出让他们星期天出去玩玩放松心情,又想到他们家贫没有费用,于是约上他们三个周末一起去了南阳,在白河边的游乐场,尽情玩了大半天,又带他们逛了商场、书店。三个孩子都说是第一次来南阳,这次使他们开了眼界,长了见识,更激发了学习的积极性。
  
  有个叫郑嘉宾的男孩,从七年级就开始给王建平写信。有一次,他在信上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多希望在外打工的爸爸能陪我一起过啊!”王建平收到信后,带领全班同学为他唱生日歌,中午又给他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陪他度过了一个温馨的生日。自此,郑嘉宾每次在信里都亲热地称王老师为“建平妈妈”。
  
  八年级的裴阳同学在来信中诉说他是一个坏学生,打架、翻墙上网,自称是坏蛋,是学校的毒瘤,他想改,可是没人相信他。王建平在收到信后第一时间给他回信,并且送他一本书——《告诉世界我能行》。裴阳收到信后又给她回了信,表示一定不辜负老师对他的期望,要给老师惊喜。后来他改掉了身上很多的毛病,学习成绩也有了大幅度提升。
  
  九年级的一位同学在作文《感谢王老师》中这样写道:“加减乘除,算不尽您做出的奉献;诗词歌赋,颂不完对您的敬意……您把自己的爱化作阳光,照亮孩子们心灵的每个角落。您是光明的火种,点亮了学生心灵之光……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我都会在心中珍藏着您给予的那片燃烧的阳光,我将为这份拥有而永远骄傲!”王建平赢得了学生的爱戴,也先后被评为感动南阳十大人物、河南省特级教师、中国好人、全国优秀教师等。
  
  随着王建平“心灵之约”信箱的影响越来越大,学校的不少老师也加入到“心灵之约”的工作中来,如今规模已扩大至30人。2012年,学校又专门设置了一间“心灵之约”接待室,为有需要的学生开辟了面对面交流沟通的渠道。

 

仝允波:因爱成就的西藏班教育专家

 

□ 本报记者 苏江召 

 

    参加教育工作34年,其中,在西藏班工作21年。郑州市第四中学教师仝允波2/3的教育生命,都奉献给了民族教育这片沃土。
  
  “说实话,做了20多年的西藏班班主任,我已经习惯了和藏族学生在一起的生活。2011年,学校根据有关政策和学校实际,只保留了高中的西藏班。一直教初中的我虽然恋恋不舍,但也只好服从组织安排,回本地班做了初中班主任。”6月10日,仝允波谈起4年前的那次“跳槽”,似乎仍耿耿于怀。
  
  在西藏班担任班主任时,仝允波“先当父母,后当老师”,像慈父一样关心藏班孩子的成长。学生们都亲切地叫他“阿爸”。
  
  藏族学生刚来到内地时,大多只有十来岁,生活不能自理:不会洗碗,不会铺床叠被,不会洗衣服,不会打扫卫生;天热不知减衣,天冷不知加衣。每逢过节时,尤其是春节和藏历年,藏族孩子们思念家乡、想念亲人,常常是泪流满面。仝允波便手把手地教他们洗碗、铺床叠被子,教他们值日扫地;每天把天气预报写在黑板边上,天热时提醒他们减衣服,天冷时提醒他们加衣服;生病时,带他们及时看病。中秋节,仝允波与他们一起赏月、聊天、拉家常;除夕之夜,教他们如何包饺子、做年夜饭;藏历新年,与学校领导和同事们一起,向藏族同学学习如何做糌粑(藏族同胞的年夜饭),如何煮酥油茶,如何烧烤羊头,与孩子们一起度过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其乐融融……有一年,学校分配仝允波担任西藏班初二(2)班的第5任班主任兼语文教师。这个班是当时全校有名的后进班,学生绝大多数来自西藏偏僻的牧区,长期受到达赖分裂主义思想的不良影响,再加上汉语很差,语言上的障碍很大,相当一部分藏族学生对汉族老师不友好、不信任,对汉族老师的教育有抵触情绪,甚至故意刁难老师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仝允波没有急躁,而是开诚布公地对待孩子们,在教他们普通话的同时,也向他们学习一些简单的藏语,了解他们的风俗习惯,并以此为突破口亲近他们。
  
  有一次早操,班里的“牢骚大王”次仁旺堆没来。仝允波赶忙来到寝室,看到次仁旺堆在床上呼呼大睡。看到班主任来了,次仁旺堆迅速用一只手捂住肚子,紧皱眉头,“哎哟、哎哟”直叫肚子痛。然而这微妙的变化,被仝允波从墙上的穿衣镜中看得清清楚楚——这明明是欺骗老师,装病不想上早操!仝允波当时气不打一处来,真想立刻把他从床上抓起来,当着全体西藏班同学的面,狠批一顿。但一想到校长讲的话“藏族孩子不远万里来到四中,远离父母,我们应先当父母,后当老师”,他随即冷静下来,关切地询问次仁旺堆的“病情”,并去茶炉房给他打了热水,让他喝一点儿,然后再扶他起来,去医务室看病。次仁旺堆说“疼”得走不动,仝允波就把他从四楼背到一楼……为了彻底解决次仁旺堆的思想问题,仝允波多方了解次仁旺堆的情况,知道他自小失去了母亲,父亲常年有病。别人取笑他,瞧不起他,他就与别人对着干,并且经常迟到、早退甚至旷课。了解到这些以后,仝允波就多次找次仁旺堆谈心。看到他脸上起疙瘩,仝允波就专程去商场给他买硫磺香皂让他洗脸。20多天之后,次仁旺堆脸上的疙瘩渐渐好了。仝允波还买衣服给他穿。后来,仝允波与次仁旺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不好意思地跟仝允波讲:“老师,那天是我装病不想上早操。看见老师你来了,我就想试试你是不是嫌我身上脏,是不是真心关心我们、爱我们……”
  
  临毕业时,在机场分别前,次仁旺堆故作神秘地对仝允波说:“老师,我们给您打100分!”通过机场安检门时,班里的学生齐声喊道:“阿爸——仝老师,再见!”“阿爸”这一称呼,是藏族孩子对最亲近男性长辈的最尊敬的称呼!仝允波听后,瞬间热泪盈眶。
  
  由于班级管理得力,仝允波所教的班级连续四届在全国内地西藏班中招考试中,总平均分荣获全国20多个西藏班(校)第一名!他自己所教的语文成绩连续四届获得全国第一名,所讲的语文课2011年在全国内地西藏班(校)教师讲课比赛决赛中获得文科组一等奖。仝允波本人也先后荣获全省民族教育工作先进个人、全国教育援藏先进个人、全国内地西藏班教育专家等称号。

 

 

曼路的学习和生活,王西梅一直挂在心上

 

 

王西梅给予曼路无微不至的关怀

 

 

“心灵之约”接待室是王建平和学生沟通的桥梁

 

 

每天早上,王建平总会开启“心灵之约”信箱

 

 

王剑丽在指导残疾人朋友学习竹编技艺

 

 

培训过程中,王剑丽(右一)对每个细节都认真指导

 

 

先当父母,后当老师。仝允波既是良师又是慈父

 

 

 

 仝允波与西藏班孩子们的合影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