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20年,我用空间丈量了心与心的距离
孩子,你在哪儿
本不喜欢的电子邮件
做真正的爱花人
停下脚步数星星
提醒时光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7 月 2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1000个教师的自述(120)·吴林静:南阳市油田第二小学教师
20年,我用空间丈量了心与心的距离

    打结婚那天起,她就开始面对和丈夫两地分居的生活。她是一位老师,时常忙于工作,儿子两岁便被她送进了托儿所。后来,丈夫希望她能调动一下工作,离自己近一些,她却最终坚持了自己的选择,留守在了自己一直为之奋斗的地方。吴林静说——

 

□ 本报记者 靳建辉 

 

    两地分居,在教师群体中应该算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但如果是长达20年之久或者时间跨度更长的两地分居,却应该算是个特例了。7月16日,记者采访了南阳市油田第二小学教师吴林静,这位女教师讲述了她的一段不平凡的与丈夫长期两地分居的故事。她说——

 

    因为两地分居,让我选择了教育

 

    相对于其他女人来说,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从结婚到现在,我在油田工作,丈夫魏渊一直在南阳打拼。长期的两地分居,结婚20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两三年。
  
  我和老魏是在郑州上学时的同学,感情一直不错。毕业后,我顺利地分到了河南油田的采油队工作,而他,工作分配时却不怎么如意,在邓州老家差不多待了有一年,最终分到了南阳市农机公司。
  
  在家的那段时间,老魏隔三差五地会跑到油田看我,我们的感情就一直维系了下来。我父母看我们这样,也托了很多关系,想把他安排在离我近一点的地方。但油田哪那么好进啊,最终还是没有办成,他就去了南阳。
  
  1995年,我俩结婚。结完婚,我们就开始了长期两地分居的生活。
  
  1997年,当时所在采油队的教育科给我打电话,说南阳油田第四中学缺英语老师,问我愿不愿意去。我当时还不愿意,想着我的工作多舒服啊,出去公干,一去就是十几天,回来工资奖金照样拿。
  
  我弟当时正在上大学,说你去呗,以后对自己的孩子成长也是一个很好的帮助。老魏更希望我去,说当老师每年都有3个月的假期,多好啊!这就解决了我们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的问题。他们这样一说,我心动了,就去了。可以说,是因为两地分居的生活,才让我选择了教育。
  
  面试完之后,当时正好有一位老师,因为想去油田机关没去成,打算留在四中。我当时也考虑到自己的英语本科毕竟是自学的,权衡左右,就放弃了四中来到了二小,并成了学校的第一位英语老师。
  
  因为回家次数少,儿子不认识爸爸

 

    因为当了老师,有了寒暑假,所以在儿子出生之前,我去南阳的次数比较多,我们夫妻也终于能经常团聚了。可儿子出生后,又变成了老魏往油田跑。
  
  儿子出生之后,好生病,而且你知道小孩子生病大都在夜间。老魏远在南阳,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这个人,本身也是个从小“伸手不拿四两重”的人。幸好我爹妈当时还在农村住,离我的住处只有两三里路。我们这地势不平坦,都是丘陵。孩子一生病,老两口都50多岁的人了,常常半夜黑灯瞎火的还要陪着我去医院给儿子推拿、退烧。
  
  老魏也急。我们两地相距80多公里,而且那时交通也不是多方便,来回要两个多小时。他没办法了,就经常骑着那种赛车,先把车带到公交车上,走到唐河,然后再骑着车往油田赶。这种情况,逢到好天气也就算了,逢到刮风下雨、下雪的天气到油田的时候往往都后半夜了,吃完饭,躺床上没一会儿天就亮了。现在想想,那时候亏得是年轻啊!
  
  到儿子两岁时,婆婆因为做生意比较忙,我和老魏也忙,就把他送到了油田的托儿所。再大一些的时候,儿子上学了,放学就在门口等我,无聊极了就和院里的小狗玩儿。我怕狗伤着他,就告诫了几次。但儿子还是没听我的话,他自己也不明白,小狗为什么把他挂伤了。当时他怕我生气,没敢告诉我实情,深更半夜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怯怯地说了实话。我俩在深夜深一脚浅一脚地去防疫站打疫苗,彼此眼睛都是湿漉漉的……因为老魏回来的次数少,儿子大一点的时候,对爸爸很排斥。有时候他爸回来了,晚上睡觉,儿子都不让他上床。儿子不认识他是爸爸。老魏无奈,只好侧着身子躺床沿上,央求儿子说:爸爸只睡这么一点点可以吧!
  
  这事儿讲起来可乐,但却是真实情况。
  
  因为一次事故,我和老魏更加珍惜彼此

 

    虽然长期两地分居,但我和老魏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归纳起来,这得归功于我是个傻女人,“不解风情”;老魏是个傻男人,颇具“恋旧情怀”。话虽这样讲,夫妻之间该有的矛盾,在我们中间也是不可避免的,我也会为了他删除了聊天记录等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和他计较半天。好在我们彼此信任,老魏又是掏心窝子地对我和儿子好,这段感情中只有小波小澜,并没有大起大落。
  
  但老魏一直是希望我能去南阳的,他认为在南阳,我也照样能在当地的学校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之所以一直坚持不去南阳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因为在油田工作久了,我感觉自己的事业顺风顺水,并没有不如意的地方;另一方面,老魏所在的那个农机公司,工资待遇其实并不高,去到南阳,我心里没什么把握。有时候老魏恼起来会问我:你到底是谁的媳妇儿?
  
  我性子直,原则性又太强。后来,闹得僵了,我干脆说:要不然就离了吧。老魏就说离了就离了。他好不容易从南阳赶回来,也不在家待,就气得转身又走了。其实,他隔那么久回来一趟,我是不愿意跟他吵架的。他走了,我在家气得直哭。他知道了,就又从南阳折了回来。他劝了我半天,他本来也不想惹我哭,也是没有管住自己的脾气。当天,他因为有急事必须要赶回去,我就决定跟他一起回去。
  
  那天,坐车走的时候,想了半天,我还是把孩子留给了爹妈。坐上车已经是晚上六七点了,是最后一班班车,天又特别黑。车走的是312国道,当时的道路条件也不是太好,开到唐河附近一个果园的时候,车上有一醉鬼,跟司机拌起了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车就翻了。车翻的时候,我的个子比较小,老魏的个子比较大,他就整个人把我裹住了。当时,车厢里尖叫声、呻吟声是一片凌乱。救援还没到,老魏却表现得很冷静、很机智,他把上面的车窗打开,自己先爬出去,然后把我拎了出来。
  
  那次事故,车上的乘客胳膊断的、腿断的很多,我一点伤都没受,老魏的头却被碎玻璃扎了,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这事发生在1999年的春天,我的印象特别深。自那以后,我们再也不敢轻易提“离婚”这个字眼了。因为一次事故,让我和老魏都学会了更加珍惜彼此。
  
  现在,我们在南阳虽说有了房子,但我去南阳的次数反而是更少了。因为我爹妈现在定居郑州,所以一有假期,我就去了郑州。如果老魏要见我,也要来郑州。南阳那个家成了我出差时歇脚的一个驿站。今年儿子上高三,去了南阳读书,我也没有选择去陪读。这几年老魏也从农机公司出来了,自己在外面承包一些建筑工程,所以更忙了。虽然他们父子俩都在南阳,见面的时间却也不是很多。
  
  我现在是更不愿意去南阳了。我把20年的青春都给了油田,在我最光鲜的年龄都没去,现在再去,感觉就失去了意义。但是,在我心里,还是盼望着这样的分居生活能早点结束。至于时间,我想大概要等到退休后吧!
  
  (本文图片由吴林静提供)

 

 

吴林静近照

 

 

吴老师说他们一家三口很少照合影,这张合影还是在2008年儿子10岁时照的

 

 

吴林静和丈夫魏渊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