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等着你回来
微善一瞬间
融 融
别忘了那朵微笑的云
特别狠心特别爱
你不是叛徒
相遇,已过十年
我可以担保
谢谢你的栀子花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8 月 04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相遇,已过十年

□ 乔克清 

 

    “老师!”在琳琅满目的超市里,一个女孩儿走过来,叫我。
  
  定睛一看,是十年前教过的一个女生。握握她的手,拂拂她的肩头,聊起来。
  
  “听说你成家了,生了一个女儿,家里的条件还不错……”一连串的问询里,有太多的牵挂。因为,这个叫霞的女生,有些智力障碍。
  
  霞的智力障碍,是遗传。霞的父亲,身有残疾。在农村,六七十年代,他高中毕业,算是有学问的。村子请他当老师,就是民师,教了好几年。后来,民师整顿,不断地考试,一层层筛选,他没过关,只好回家务农。由于体力不济,他做了篾匠。有天,大路上流浪来了一个傻女子,这傻女子被霞的父亲留下了。这就是霞的娘。傻女子,饭不会做,衣服不会洗,成天只会傻笑。
  
  长大的霞,渐渐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就把她送到了学校。学校也把她的学费一直减免。霞和别的孩子比起来,上课时,反应明显迟钝,很多时候听不懂话,作业根本不会做。任课老师都对此很无奈。
  
  霞是留级到我任教的班级的。霞在我们班,生活了三年,直到小学毕业。毕业时,她会写自己的名字、所在村庄的名字,甚至简单的信件。
  
  霞给我们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印象,例如擦黑板呀、洒水呀、扫地呀、头上扎了红头花呀。尤其让我感动的是,一个大雪天,放学后,我推自行车过一个沟坎,她看见后,连忙跑过来,说:“老师,我来帮您吧!”
  
  霞的父亲本来还想让她上初中的,可没有班级接收她,只好停学了。
  
  停学后的霞,我没有再见过。有时,原来班上的学生来学校看我,我会问到霞。又过了两年,听村民说,霞找了婆家,被婆家人接走了。
  
  十年了,没想到,在热闹的超市里,遇到了霞,还是她先认出的我,先喊的我。待一一证实我问询的情况后,霞说:“老公在苏州打工,我们生活得很好!”
  
  目送霞走远,我的内心感到无比欣慰。这欣慰,比教师节时的任何奖项,还要珍贵。
  
  (作者单位:商城县汪岗乡官畈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