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不知她是否还回来
给错误找个出口
学生来做客
戒去烟卷也得文
女儿陪我过七夕
每一片叶子都渴望阳光
选择向上飞翔
舞动
老师(外一首)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8 月 1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给错误找个出口

□ 申秀华 

 

    午后,太阳火辣辣地烘烤着大地。柏油路仿佛晒化了一般,明晃晃有些刺眼,路上的人们无不行色匆匆。我坐在朋友的店里一边看过往的行人一边和她聊天。
  
  店门不时被推开,有买东西的,也有为了到店里沾点冷气降温的。
  
  门又开了,昊蒲的妈妈进来了,看见我赶忙打了招呼。
  
  “昊蒲呢?”我常见她电动车上载着儿子,不由得问。
  
  她冲外面努努嘴:“看见你在,怕你说他长肉了,不敢进来。”
  
  昊蒲在意我的看法?我曾经怀疑这世上是否有他怕的人。
  
  昊蒲是我教过的孩子里最皮的一个。他不光皮,还是出了名的破坏专家。他砸坏教室里的插座、损毁水龙头,他掏鸟窝、摔碎鸟蛋,等等。每次犯了错,他都要被叫到办公室里挨批评,可不管你说什么,他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暑期放假的前两天,优雅突然捂着手大哭起来。我走过去一看,孩子的手上划了好长一道口子,鲜血直流。优雅一边哭一边指着同桌——昊蒲。他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我来不及问,就带着优雅包扎去了。
  
  我问了下优雅,她手上的伤确实是昊蒲所为。但那一次,我却没把昊蒲叫进办公室,也没问他是怎么回事儿。整整一天,这孩子倒是沉不住气了,下午放学时,他竟然找到我歪着脑袋问:“你咋不批评我?”
  
  “为什么批评你?”我故意问。昊蒲笑笑,然后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手。
  
  “老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句话,让昊蒲不自然起来,惯有的笑消失了。突然,他轻轻地哭起来。那天,我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老师,我错了”几个字。
  
  第二天,送孩子们离校的时候,我故意捏了捏昊蒲脸上的肉肉嘱咐说:“可不能再胖了。”班里好多孩子都喊他“小胖子”呢。
  
  最后还是我拉昊蒲进屋的,我一边给他擦汗一边跟他说话。他不敢看我的眼睛,只是不停地点头。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安静的美男子,还是那个曾经调皮的能把人气疯的昊蒲吗?他变了,至于什么时候,也许就是从我没批评他的那天起吧!
  
  (作者单位:夏邑县曹集乡曹集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