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特稿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全国最完整的侵华日军随军记者拍摄的新闻画报首次公开集中展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0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日军镜头里的侵华暴行史料校园巡展》开幕
全国最完整的侵华日军随军记者拍摄的新闻画报首次公开集中展示

□ 本报记者 刘红雨   

 

 

  昨日,由中共河南省委高校工委主办、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承办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日军镜头里的侵华暴行史料校园巡展》开始在河南高校巡回展出,首站为郑州大学。此次展览还将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原工学院、郑州师范学院、黄河科技学院陆续展出,至10月7日结束。
  
  据介绍,此次展览的展出内容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十分罕见的,内容绝大多数取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侵华期间,日本新闻机构和相关组织出版的《支那事变画报》《支那事变写真全辑》等170本画报和画册。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937年“七七事变”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期间出版的《支那事变画报》。这是这套全国收藏最完整的、由侵华日军随军记者拍摄的新闻画报,首次公开集中展示,其中绝大部分内容为首次披露。

 

全国罕见的日本侵华重要证据——

 

                  二战时期日本出版的全套新闻画报

 

  “这些展品是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程道普收藏的,在全国,除了黑龙江有一套之外,这是最全的一套《支那事变画报》。非常珍贵,时隔70多年,他仍能把当年日本人出版的反映日军侵华战况的新闻画报搜集齐全,一本都不少,非常不容易。”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宣传部的武彩鸿介绍说。
  
  据了解,这次巡展,展出的这些画报和画册真实地记录了1937年“七七事变”至1941年10月日军侵略北京、上海、南京、郑州、合肥、保定、武汉、济南、重庆等中国城市的所有战线、战役和战况的要闻动态,以及日本国内的动态。
  
  其中《支那事变画报》是新闻画报,共有两种版本。一种是由日本大阪每日新闻社和东京日日新闻社联合出版发行的,是报道记录日本军队侵华实况新闻的新闻画报,共有101期。其时间跨度为自1937年“七七事变”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另一种为日本朝日新闻周刊为报道日军侵华进程而发行的临时增刊。该增刊前两期名为《北支事变画报》,第三期更名为《日支事变画报》,从第四期起又更名为《支那事变画报》,从1937年到1940年共出版发行35期。
  
  这两种画报,每期的发行数量最多时也仅有1000多册,发行对象为日本军政高官。当时发行到中国的就不多,后又历经战乱、文革动乱遗失了不少,所以现在存世量非常稀少。
  
  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档案馆,馆长徐朝钦向记者展示了一本大型画册《罪证》,该画册是纪念“七七”事变65周年时,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这本书从另一方面证实了程道普教授搜集的这套完整的《支那事变画报》的重要性。”徐朝钦说,“《罪证》一书的主编就是根据当时找到的《支那事变画报》《支那事变写真集》等4本画册,编辑了《罪证》一书。”该书出版后,原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馆长袁伟将军是这样评价当时发现的四本画册的:这些日本出版的画册里的照片,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竟然一张也没有收藏。这是非常重要的史料,具有很高的学术和历史价值。
  
  除了全套136册《支那事变画报》外,程道普还收藏有朝日新闻社发行的《支那事变写真全辑》全套5辑、东奥日报社发行的《支那事变乡土部队画报》两辑、每日新闻社出版的《日本战争史》、日本海军省编印的《支那事变纪念写真帖》、日本“爱国妇人会”编印的《支那事变画帖出征纪念》,以及日本根据1932年3月至7月之间的战况记录,为供奉给战死者而出版的《从军(满洲事变关东军纪念写真帖)》,此外还有《支那事变写真帖》《支那事变皇军圣战史》《支那事变之无敌皇军》等多种画册。
  
  “这些日本人当年为炫耀他们在中国战场‘显赫战功’而出版的画报、画册,如今,都成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罪恶行径的血腥档案。”程道普说。

 

 

历时十多年,费尽波折

从全国各地到日本,集齐《支那事变画报》

 

  时隔70多年,存世量不多,程道普为搜集齐这些画报、画册,历时十多年,下了很大功夫,费尽了周折。
  
  “对这项收藏感兴趣,始于1995年。”程道普说。那年程道普到信阳市商城县出差,在深入基层调研的过程中,当地同志热情地给他介绍了武汉大会战外围战场在当地的遗迹,据说这处遗迹里埋藏了上万名为抗击日军而牺牲的中国勇士,这激起了程道普极大愤慨。后来,非常凑巧的是,热爱读书的程道普在县城的一个旧书摊上,看到了三本非常特别的杂志——《支那事变画报》,他敏感地意识到这是重要的历史证据,于是,就买了下来。
  
  回去之后,经过仔细研究,他更加确定了这些杂志的重要历史价值。从此之后,他就通过亲朋好友四处打听,哪里有这种旧画报,不管有多远,他都要跑去,想尽办法买下来。“只要听说有人去日本,我就拜托他到日本的旧书市场看看,有没有这类画册,只要有,不管多少钱,我都委托他买回来。”程道普说,“可惜好景不长,到了2003年,到日本搜集购买这种画册的路给堵死了。日本政府意识到这种画册是当年战争罪行的有力证据,竟下令海关严禁这种画报外流,严格封锁。”
  
  “到了今年上半年,只差第98期一本,我就收集齐了《支那事变画报》。”程道普说,“到哪里找这剩下的一期呢?我找遍了收藏圈的朋友,问了很多人。也是有缘,有人告诉我,就在郑州有人曾贴出过要转让几本《支那事变画报》的广告,其中很可能有这一期,并把那人的地址和电话给了我。”
  
  拿到地址、电话,程道普如获至宝,立即拨打电话,却被当头泼下了一盆冷水,电话早已停机。“不能放弃,我立即按照地址,赶往收藏人的家里。到了地方一看,没人,邻居告诉我,这家人早已搬走了。”经过再三打听,程道普得到消息,这家人在郑州一家物流公司工作。找到人后,原来是个女孩,画报的收藏人是她的父亲——三门峡灵宝市的一位老干部,已经回到灵宝市的老家了。程道普又赶往灵宝市找到了那位老干部,用真诚打动了他,购买了第98期《支那事变画报》。
  
  至此,自1937年“七七事变”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期间,完整的《支那事变画报》总算被程道普搜集齐全。
  
  “杂志搜集齐后,也是机缘巧合吧,这次展览还是咱们省教育厅厅长促成的呢。”程道普说。
  
  今年年初,河南省委高校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厅长朱清孟在一次深入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调研时,偶然听说该校教授程道普收藏有很多《支那事变画报》等二战时期日本出版的新闻画报,欣然前往并认真观看了这批藏品。随后,朱清孟说,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这批史料非常珍贵,希望有机会能举办一个展览,把这批珍贵的史料公之于众,对师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话正说到程道普的心里,他很高兴:“好好,这非常有意义,我早就有这个愿望。”
  
  很快,展览经筹备顺利举办。

 

  重要史料驳斥日本谬论,

证明天皇是战争的罪魁祸首,

理应向受害国道歉

 

  在程道普家的收藏室里,记者看到研究日本侵华史的书籍和他从各地收集来历史资料和珍贵图书,可谓是汗牛充栋。沉浸其中,程道普对相关历史也有了深入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
  
  面对这些史料,程道普气愤地指着今年8月29日的一份报纸上的一篇报道说:“日本政府的说法完全是罔顾事实的无稽之谈!”
  
  记者看到这篇报道是这样的:据日本《朝日新闻》8月28日报道,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28日上午的记者招待会上,对于新华社要求日本天皇对战争的罪责道歉的文章言论表示,“这对天皇陛下非常失礼,有损天皇名誉”。此外,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也声称“向中方提出强烈抗议”。
  
  程道普拿出一本《支那事变皇军圣战史》,指着里面的一张照片说道:“我们来看看这张照片。”
  
  记者看到在画册的显著位置刊登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日本天皇身着大元帅军服,正襟危坐在正中央,两旁分别整齐地坐着日军的高级将领,正在开会。这幅照片的说明是“日本裕仁天皇以大元帅身份亲临日军大本营”。而在这本画册里还有一幅照片显示的是,当时日本天皇皇后——诚惶诚恐皇后为后方团体题歌。
  
  “请注意日本裕仁天皇在当时的身份是三军大元帅,不但如此,他的皇后也在积极支持侵略战争!”程道普说,“日本天皇从明治维新到二战期间,权力达到巅峰。裕仁天皇在位时指挥策划日本相继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是侵略战争的罪魁祸首。日本政府即内阁在侵略战争期间,扮演着军国主义意志代表的角色,直接策划了侵略战争战略,推动了战争机器运转。裕仁天皇一直到死也没有对日本侵略过的受害国和人民表示谢罪之意。新华社说得一点没错!”程道普说。
  
  接着,程教授又拿出了一本《从军(满洲事变关东军纪念写真帖)》,其中一幅照片的说明是“日本皇后、秩父宫雨慰问伤病士兵,并向他们表示感谢”。
  
  “这些新闻照片都证明了当时的日本天皇是日本最大的战犯,理应向中国人民道歉!”程道普说。
  
  “深入研究这些画报后,我也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二战时,日本军国主义不仅仅存在于统治阶层,事实上,在日本民众当中,军国主义文化也是根深蒂固的。从这些画报中可以看出,当时的日本可以说是全民狂热地拥护军国主义,日本每打一个胜仗,日本国内都要举行狂欢式的庆祝游行,万众沸腾。”程道普说。
  
  “新闻图片是最直观、最真实,也是最有说服力的历史证据。”程道普指着《支那事变写真帖》的封面图片说,“你看,在日本军机的轰炸下,中国城市乡村一片火海,这就是日本法西斯屠杀中国平民百姓的有力证据。”而在朝日新闻出版的《支那事变画报》的封底上,赫然出现的是一位日本兵扛着枪、脖子上挂着两只老母鸡得意洋洋的照片。“这简直是无耻之极,日本的新闻单位竟然把这样的照片做封底,这个日本兵抢走了中国老百姓的老母鸡,这充分反映了日本兵烧杀劫掠的丑恶嘴脸。”程道普说,“在这些画报里,从裕仁天皇到谷寿夫等所有日本高级将领的照片,以及他们参加战争的过程、他们在二战期间对战争的题词都有记载。这些真实的摄影图片是日本军国主义者永远抹不掉的历史罪证。”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程道普说,“当代青年一定要奋发图强,为我们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只有祖国强大了,我们才能有尊严。”

 

 

日军对中国平民百姓狂轰滥炸

 

 

日本人眼中的强大对手——国共两党领导人

 

 

日军占领郑州

 

 

日军进犯河南

 

 

日军爬上开封城头

 

 

日军对洛阳进行大轰炸

 

 

日本兵抢走了中国老百姓的老母鸡,这充分反映了日本兵烧杀劫掠的丑恶嘴脸

 

  左上图:在华中被捕的游击队员,他们大都穿着战死者衣服左下图:1938年7月9日,在横水镇捕的七个年轻民兵,最左边的少年才13岁,他一直呼喊着“民族独立”
  
  右图:1938年夏,在华南增城被捕的15岁少年兵秀万才,随身携带着弹带,但这对他来说已经过于负重

 

 

左图:1938年4月,在华中战线上被捕的中国女士兵成本华(24岁),面对日军露出了无畏的微笑,她为了祖国奉献了自己的青春

左下图:随军来到中国的日本慰安妇

 

 

日本裕仁天皇以大元帅身份亲临日军大本营

 

 

程道普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