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特刊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向英雄致敬
野厂人民的抗日精神需要我们传扬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04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1000个教师的自述(121)·张明光:延津县第七中学退休教师
野厂人民的抗日精神需要我们传扬

    延津县马庄乡野厂村农民惊天地、泣鬼神的抗日英雄事迹和在抗日战火中展现出来的英勇善战、不怕牺牲、顽强拼杀、血战强敌的抗日精神,以及用血肉之躯保卫家园、捍卫故土的民族气概,永彪史册,流芳百世,辉映人间,启育后人。张明光说——

 

野厂人民的抗日精神需要我们传扬

 

□ 本报记者 张红梅/文图 

 

    7月29日,烈日暴晒,气温高达38℃。记者跟随81岁的张明光老师,来到了延津县马庄乡西南部一个普通的自然村——野厂。张明光来这是为了拜见农民抗日勇士的。1939年,这里的农民,与日本侵略者曾经进行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作为曾经的一名中学教师,张明光说,如实记录下野厂农民那场可歌可泣的抗日英雄事迹,是历史赋予他的责任——

 

从教师到历史的记录者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大学,却因生病没有去。几个月后,病好了准备去上大学时,乡里领导却找到了我,说让我到乡初中去教学。
  
  那是1958年3月,我想了想没有拒绝,就成了延津县第七中学的一名代数老师,同时也教历史、地理和政治。一年多后,我到省教育厅举办的高中政治教师培训班学习,在开封师范学院(现为河南大学)学习了3个月。回到延津,我直接留在了县教育局,分配到教研室工作。不久,我又被抽调到县委文化部工作。1964年,省委宣传部和新乡市委宣传部要各地的村史、家史和抗日英雄事迹的材料,我负责下乡去搜集整理。
  
  野厂村抗日斗争的故事之前我就知道一些。当时我虽然只有五六岁,但对路上开过的打仗的汽车还是有一些印象的。于是,接到任务后,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把野厂农民抗日的故事记录下来。
  
  我立即骑着自行车赶到了马庄乡,找到了时任野厂村村支部书记的李培松。我跟他把情况说了一下,问他能不能开个座谈会,找上七八位参加过抗日战斗的能反映实际情况的农民英雄,听他们讲讲那段经历。
  
  那场战斗距我搜集材料时已经过去20多年了,庆幸的是,当时参加战斗的几位农民身体都还不错,而且记忆力都还好,再加上又是亲自参战的,对战斗场景的印象极为深刻,所以我非常幸运地拿到了第一手材料。如果是现在再去搜集整理,肯定不会这么完善了。最后,我把整理好的《延津野厂农民的抗日斗争》材料上报到了新乡市委宣传部和省委宣传部。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作为那段历史的记录者,我有责任和义务让这些历史资料发挥它的作用,让更多的人能通过这段历史,传承和学习野厂农民惊天地、泣鬼神的抗日英雄事迹和在抗日战火中展现出来的英勇善战、不怕牺牲、顽强拼杀、血战强敌的抗日精神。
  
                    野厂农民第一次打败日本鬼子

 

    那场战斗发生之前,野厂村全村共有170多户村民,人口不足1000人。村周围有4米多高的寨墙,设有东、西两个寨门,寨墙上有炮楼。沿着东、南寨墙外有一条5米宽、4米深的护寨河;出西门约60米处,有一道与西寨墙平行的鱼肚形小堤;寨北面是高低不平的密树丛林。这为野厂农民抗击日本鬼子提供了良好的地理环境。
  
  1938年,汉奸组织依仗着日军势力接连向野厂派粮派差,威逼利诱。但野厂农民每一次都是撕毁派条,拒服劳役,赶跑汉奸,从没向日寇交过一粒粮、服过一次役。野厂农民李思功、李金言等人,更是组织起全村青壮年,搜集刀、枪、土炮等民间武器,白天劳动,夜晚练武,时刻准备打击胆敢来犯的敌寇。
  
  1939年农历的三月二十六,日伪军的4辆汽车开到了野厂西寨门外。野厂农民立刻击钟呐喊,提刀拿枪,潮水般地涌向西门。愤怒的农民一出寨门,就砍翻了五六个敌人,西寨门外顿时白刃翻飞、杀声震天。力大无穷的李天恩冲入敌群,抡起大刀片儿一连杀伤了好几个敌人。敌人的机枪手刚刚架上机枪准备扫射,李金亭抢上一步,挥动大刀,“咔嚓”一下便将机枪手砍翻在地。
  
  霎时间,野厂农民杀得敌人是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恼羞成怒的敌人又架起三挺机枪向追赶他们的农民疯狂扫射,好几个农民当场牺牲。野厂农民看到有乡亲牺牲,更激起了对敌寇的切齿仇恨,他们向着扑过来的敌人英勇地冲上去。李罗妞手持大砍刀,砍倒了几个敌人后身负重伤,虽然躺在血泊之中,但还在不停地高喊:“追!追!快追!……”李金亭一身功夫真不错,他挥舞着大刀,把围杀他的7个敌人杀得直往后退。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英勇的野厂农民用红缨枪、大刀片儿等原始武器,以及少数步枪打死打伤敌人50多人,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和手枪30多支,子弹6000多发,砸毁汽车两辆,而敌人却未能进入野厂寨内一步。
  
  三天后,一个姓郭的神甫受日军指派,跑来向野厂农民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以前的捐税劳役,太君都不再提了,以后要如数纳粮服役;第二,三月二十六的事儿,以后要保证不再发生;第三,太君和你们是打出来的朋友,要把枪支交还给太君。
  
  野厂农民当场答复:捐税不交,劳役不服,枪支不还,日寇不来则罢,来了就打。
  
                          野厂农民再次浴血奋战

 

    神甫走后,野厂农民料到日寇日后必将进行疯狂的报复,决定誓死保家抗日。
  
  农历的四月十二拂晓,日寇果然纠集了新乡、汲县等8个县的汽车20余辆、坦克4辆、日伪军2000多人,把野厂村围得水泄不通。严阵以待的野厂农民随即鸣钟聚众,准备应战。太阳刚露头,敌人的炮火就开始向寨内肆无忌惮地宣泄,野厂村顿时沉浸在一片浓烟火海中。当黑压压的敌群接近寨墙时,野厂农民隐藏在寨墙上的各种火器一起开火,敌人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但不一会儿,日伪军又像蚂蚁一样爬上了寨墙……几次冲锋攻寨,敌人均遭失败。气急败坏的敌人孤注一掷,惨无人道地使用了毒气。毒瓦斯弹窒息着人们的呼吸,刺得人两眼直流泪。但它却丝毫没有动摇野厂农民抗日保家的决心,他们用尿泥糊鼻孔,用湿毛巾捂住嘴巴,用麦秸火烘撵毒气。
  
  日到正午,敌人又开来4辆汽车,拖来两门山炮。经过一阵最猛烈的狂轰滥炸之后,西寨门被炸坏,敌人叫嚣着冲杀过来。农民李纯道手持红缨枪连续刺伤戳倒4个敌人,终因寡不敌众和寨墙坍塌,让敌人冲上了寨墙。坚守在西寨门上的十几名妇女,宁死不屈地与敌人硬打死拼,最后全部战死在血泊之中。随后,野厂农民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此时,寨内的老人、妇女、小孩等,已经撤向东寨门一带。可是东寨门外敌人的三挺机枪还在扫射。把守东寨门的李保连等十几个人,立刻跳下寨墙打开东门,一面高喊“抓活的!夺机枪!”一面带领群众奋不顾身地冲出门外。敌人一看野厂农民从寨内杀了出来,不知虚实,就朝东南方向逃窜了。寨内的群众乘机冲出东门向东北方向撤离。慌乱逃跑的敌人发觉这一情况后,急忙回头架起三挺机枪向撤离村寨的人群疯狂扫射,从东寨门撤离的民众全部牺牲。
  
  英勇的野厂农民,怀着对日伪军的无比仇恨、对家园故土的无限热爱,顽强不屈地两次抗击来犯的日伪军。在第一次打退日伪军大获全胜后,第二次全村男女同仇敌忾,从清晨到傍晚拼杀血战一整天,打死打伤敌人近300人。最后,终因寡不敌众,敌人占领了村寨,野蛮屠杀村民171人,放火烧毁房屋500多间。但被野厂农民打怕了的日伪军们,生怕野厂农民再杀回来,天未黑就慌忙逃离村寨。逃回延津县城的日伪军随即紧闭城门,从此以后很长时间,每天天不黑就关闭城门戒严,白天小股日伪军也不敢再出城骚扰百姓,更不敢再去野厂村要粮派差。
  
  一个不足千口人的小村庄,竟敢与超过本村人口两倍多且武器精良的强敌拼杀血战一整天,这一生动典型的战例,向世人表明:所有参战的野厂农民个个都是可歌可泣的抗日英雄。进而表明,中国人民是真正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中华民族是任何外来强敌都不可征服的民族。

 

 

野厂村抗日基地展览馆

 

 

92岁的刘锦亭(右)老人当年参战时只有17岁,他跟张明光讲起打鬼子的事儿,十分兴奋

 

 

张明光与当年参战的如今已101岁的老人张英祥交谈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