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影响力特刊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怎样成为有影响力的班主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16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怎样成为有影响力的班主任

    引子:影响力班主任自身成长、修炼形成的正向气场能为他人注入宝贵的信心,让优秀生更加优秀,让中等生更有动力,让后进生重拾信心。基于这种思考,我们在龙乡杯首届河南最具影响力班主任评选投票前夕,策划了这一期影响力班主任沙龙。我们分别邀请了大学教授、知名校长、知名班主任、在校学生,从不同角度对影响力班主任进行解读,希望能给大家带去思考和借鉴。

 

  主持人:本报记者 黄杰 任素影

 

    本期嘉宾(以姓氏笔画为序):
  
    马新功  全国十佳小学校长、濮阳市油田第一小学校长

    王立华  全国知名班主任、山东省临沂市光耀实验学校副校长

    刘显洋  全国优秀教师、北京小学丰台万年花城分校校长

    李家成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郝玉佩  河南教育学院中文系在校学生

    梁  岗  全国知名班主任、四川省成都市石室中学教师

    梅洪建  全国知名班主任、江苏省苏州大学附属中学教师

 

  不说“道”,只行“道”

 

  教育时报:影响力是悄然发生的力量。对学生来说,优秀班主任的人品、学识每天都在悄然无声地影响着他们。很多学生成人后会提到班主任的一些言行让他们感动,事实上班主任本人并不一定知道。在您看来,什么样的班主任才是有影响力的班主任?或者说,影响力班主任的特征有哪些?
  
  刘显洋:做有影响力的班主任,在许多标准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有道德。为什么这样说呢?让我们看看道德的智慧原型究竟是什么?“德”者“得”也。“得”什么?“得道”。我们可以解读为,在十字路口只有选择正道才是道德的。这里的“道”即规律。一名优秀的班主任,在开展工作的时候,要遵循学生身心发展的规律、遵循教育教学规律、遵循学科知识认知规律。
  
  一个有道德的班主任,往往不是说“道”,他们更多的是行“道”。在他们的身体力行中,润物无声地影响着学生,他们是学生行为的楷模、人生的榜样。这种影响来自孩子们内心的体验,这种体验,会转化、传递,影响自己,惠及他人。
  
  王立华:有影响力的班主任一定是有哲学素养的。班主任坚守教育信仰,才会有不竭的成长动力,才会产生高尚的师德建设、独到的班主任工作主张提炼、创造性的班主任工作个性形成、示范性的经验分享等行为产生。
  
  如果学生感觉到班主任任何时候都不会给自己带来伤害,可以很安全地、惬意地生活在班主任面前,这样,班主任的影响就会不走样地影响到学生。这样的班主任自然是最具影响力的。
  
  梁岗:“什么样的班主任才是有影响力的班主任?”最有发言权的不是教师,而是学生,而不同学段的学生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不一样的。但无论哪个学段的孩子,对“尊重学生、一视同仁”的班主任认可度都非常高。可见,一位有影响力的班主任首先是对学生尊重、严格要求、热情帮助的老师,其次需要渊博的学科知识、精湛的教育教学技能。
  
  如果以时间或者教师的成长为线索,这些词语可以被重新排列。一是首先以高超的学科教学能力征服学生:当学生第一次坐在您的教室里时,学生首先感受到的是班主任的学科教学魅力,如果学科教学不能征服学生,其他能力再强也会大打折扣。二是班级管理的各个细微之处,爱、尊重、理解、责任等都是通过每日与学生朝夕相处的细微之处传递与表达的。一个有影响力的教师,是能通过各种教育生活的细节传递这些品质的,支撑这些品质的基础是教师对学生的爱、对教学的爱、对教育的爱。
  
  马新功:一位有影响力的班主任应该具备以下特征:一是对教育的满腔热爱,把教育当成一种事业去用心经营。二是要有正直善良的品格,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三是要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做事满怀激情,遇事乐观豁达。四是要有坚持不懈的毅力,一个具有影响力的班主任更要坚持不懈地创建班级文化,设计班本课程,开展班级活动,这样才能打造特色班级,成为学校的一张名片。五是要有智慧的育人策略,让每个生命都绽放精彩。
  
  郝玉佩:有影响力的班主任要具备健全的心智,能准确把握学生的生理和心理需求。班主任要具备较强的责任感,使学生身在其间,受到潜移默化的熏陶,从根本上打动学生的心灵,激起他们前进的力量。
  
  班主任是学校、家庭和社会的桥梁。因此,班主任要有诗人的情怀、格局,并能身体力行地做到说话让人喜欢,做事让人感动。于同事间做到比学习、比谦卑、比感恩、比坚持。有这样的修炼要成为一名有影响力的班主任,也会水到渠成的。

 

有梦想的人只做证明题

 

  教育时报:首届河南最具影响力班主任评选的25位候选人,几乎每位都把自己修炼成了一个热源,家人、学生、同事、同行,无不受到影响。他们在提升着自己的幸福指数的同时,也在为别人带去温暖和希望。这样的班主任是教育的正能量,是孩子们成长的心灵陪伴者。那么,一位年轻的班主任,怎样才能成为这样有影响力的班主任?
  
  李家成:我于2014年提出,存在一种“生长型”教师。优秀的“种子”可以在教师工作的初期播下,表达出卓越的教育思想、实践与思维方式。年轻班主任不仅仅需要有发展的勇气和愿望,不仅仅要勇于实践,更要从第一天开始,努力成为有影响力的班主任。年轻班主任不要等待自己多年之后的“成长”,而要把握自己的每一天:今天我对学生的研究有新进展吗?是否对学生的成长需要有新理解?是否在策划有意义的班级活动?是否倾听、尊重了学生?是否提高了班级建设的策划、动态生成、反思重建能力?是否形成了活动的系列化?是否提高了理论修养?当年轻班主任投入到真正的专业实践中时,根本不用十年、二十年,就能成为有影响力的班主任了!愿年轻班主任像种子那般生长!
  
  梅洪建:首先要会阅读。阅读要会读。选何书先是基于自己的判断,然后选书、阅读、印证,如果印证正确就沿着这条线读下去。让阅读的线成为成就自我的轨迹。其次会做证明题。年轻人思维灵活、视域开阔,对现象具有很敏锐的感受力。中国教育走到今天是有很多瓶颈需要突破甚至有很多空白需要填充的。如果年轻班主任能够从自己敏锐感受到的东西出发,形成自己的认知,然后通过阅读与实践来做属于自己的这个“证明题”,是可以早早地走出一片天地的。因为“有梦想的人只做证明题,不做选择题”。第三要学会搭台。年轻班主任新官上任,总是习惯烧三把火,试图在烧火中树立权威。其实教育不是证明自己多么优秀,而是你能让学生有多么优秀。
  
  王立华:要实现文化自觉。班主任文化自觉是指生活在班主任文化圈子里的班主任对岗位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对班主任的历史沿革、当代发展与未来走势有充分的认识,并自觉地把社会、学校、家庭赋予的责任,自己要履行的教育义务与享受的教育权利转变成文化信念、理性认识和行为准则,引导自己的日常实践朝着专业化方向进行自我觉醒、自我反思与自我创建,把担任班主任的工作经历看成是自我实现的人生过程。
  
  年轻班主任要想实现班主任文化自觉,首先要从对班主任文化的自知、自醒开始,经历自信、自行后,最终实现自新、自强。
  
  刘显洋:一是学习教育理论。如果只是从个人的“朴素认识”出发,简单地搬用其他老师的方法对学生进行教育,有时是无效的,甚至是负面的效果。我们认真地分析一下成功班主任的经验,你就会发现他们很多是源于学习。他们通过学习教育理论,分析研究教育现象进而按规律开展班主任工作。
  
  二是讲究教育艺术。我们要修炼哪些方面的教育艺术呢?1.富于创造,不同凡响。2.富于变化,灵活多样。3.富于乐趣,自然和谐。4.富于情感,以情动情。5.富于机智,随机应变。年轻班主任要在教育实践中积累经验,注意研究学生,琢磨教育方法,提高教育意识,做教育的有心人。在教育实践的磨砺中提高教育艺术水平。

 

为自己的努力而感动

 

  教育时报:班主任研究专家丁如许老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了最具智慧力班主任要具备坚守力。那么,在您看来,作为一位有影响力的班主任,能够让自己坚持和坚守的动力是什么?有没有什么抓手,让班主任不在修炼的道路上半途而废?
  
  梅洪建:我以为“证明自己”就是一位班主任坚持和坚守的动力所在。这里的“证明自己”不是要争口气给别人看,而是证明自己的思考和判断正确与否。证明题做多了,自己的能力就提升了。班主任修炼的道路不就是不断做证明题的过程吗?如果持续不断地去发现新命题,然后不断证明着自己的判断,修炼的道路又怎么会半途而废呢。自然,不断设置的命题就是修炼自己最好的抓手。
  
  李家成:教师职业本身就不是大富大贵的,物质待遇当然需要越来越好,尤其是依法依规落实待遇。但更大的“待遇”,是精神生活。尽管现在不再是强调“安贫乐道”的时代了,但依然需要强调物质与精神追求的平衡。
  
  班主任最能享受的精神生活,是来自学生、家长的认可。班主任要珍惜与几十个学生的共同生活、与几十个家庭的交往,和可能持续终身的师生情!
  
  班主任精神生活的极大满足,还来自工作实践。如果班主任多一些探索与尝试、多一些体验与思考,就会为自己的努力而感动,为自己的创造而自豪。
  
  班主任还有着拓展自己精神空间的无限可能。在阅读、交往、合作、研究中,班主任能找寻到新自我。
  
  王立华:黑格尔认为:“人最终关切的,是自己的存在及意义。”专业素养的提高、物质收入的增加、外力的推动并不一定能保证班主任的生活是幸福的、实践是自由的、成长是自觉的。唯有哲学自觉能让班主任坚持“走下去”。
  
  哲学自觉是指班主任在自觉地形成对班主任工作生存世界、意义世界与可能世界的哲学理解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关于优秀班主任的内涵积淀与优秀班主任的文化形成的哲学观念系统,化解实践价值的冲突,做出实践价值的选择,并富有智慧地运用到班主任工作实践中。简言之,哲学自觉能让班主任逐步走向班主任工作理解的完美、班主任工作价值批判的无限与优秀班主任的经验提升的永恒。因此,哲学自觉中的班主任是幸福的、实践是自由的、成长是自觉的。
  
  梁岗:坚守在班主任专业发展的道路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之所以不容易,一是因为我们缺乏专业指导,二是身边缺少愿意行走的同伴。若要问我有什么抓手,我想可以从两个方面建立:
  
  第一:课题推动。将自己教育教学中最难或者最有心得的点作为一个课题,组建课题小组,整合大家的力量进行课题研究。我个人认为维系教师前进的动力是教师经由自身的努力破解了困扰自己的难题,自己解开了身上的枷锁而获得高峰体验。
  
  第二:团队协作。团队力量也会带动我们继续前行。但是,老师们在选择专业发展共同体时却需要谨慎。我有三点建议给大家:寻找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专业共同体,切忌盲目跟从;选择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切忌贪多不化;在团队中真实成长,切忌自我安慰。
  
  马新功:作为一名有影响力的班主任,能够让自己坚持和坚守的动力,就是来自学生和家长的爱。当班主任把爱无私地给了孩子们的时候,收获了孩子的进步,班级的卓越;收获了学生的爱戴,家长的赞扬;收获了同行的敬佩,领导的赏识……天天生活在爱的包围中,幸福指数不断升高,人生价值得到了体现,这便是坚守的理由。
  
  郝玉佩:《华严经》中有一句话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作为班主任,首先,要做一个自我评估,找寻自身发自内心的渴望。传道授业解惑,这是我的使命,更是我的追求,我喜欢和学生相处的时光,亦喜欢孩子们的天真……有了这样的思考,在历练为有影响力的班主任的路上即使布满荆棘,也会义无反顾走下去。

 

走心,不去应付和应景

 

  教育时报:在现实中,我们会看到一些班主任虽然获得了不少荣誉,但学生并不买账。他们收获着荣誉,却没有收获自己。学生在他们的“影响”下,也许收获了成绩,但并没有收获饱满的生命。这样的荣誉对这些班主任来说,仅是一纸证书而已。对于这样的班主任,您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马新功:学生的学习成绩固然重要,但做人比学习更重要。我们班主任不能是一个冷冰冰分数的生产者,而是一个活生生“人”的创造者。当每个完全不同的孩子与我们相遇,我们要完全顺应“每一个”的天性,把他们培养成完全不同但同样健康、有个性的人。那就需要我们融合知识经验,借助工具技术,渗透情感意义,针对每个孩子因材施教,立足“育人”的专业创造,让师爱的阳光温暖每个孩子的心房。让每个生命都拥有“积极乐观的心态,坚持不懈的毅力,谦虚谨慎的作风,虚怀若谷的胸怀,乐善好施的品行”,全面发展,绽放精彩。全心全意地付出,我们不仅仅收获荣誉,更多的是收获学生的敬仰和爱戴,收获学生纯美的真情。在成就学生的同时,也成就了我们自己。
  
  梁岗: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太多的人投入到了名利的追逐中无法自拔。我曾经也是这样的班主任,终日围绕着如何完成作业,如何提高分数与学生斗智斗勇,曾经对教育的热情在终日遨游的“题海”深处逐渐磨损,成为“应试达人”的力量开始滋生。我的课堂教学得到越来越多同行和领导的认可,但我内心的纠结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更为可怕的是,我发现自己正在逐渐成为学生时代最为不喜欢的那类“只教书不育人”的老师!不断自我反思与自我否定,我为自己做出一个承诺——让班主任成为自己的职业存在!这一决定竟然支撑着我获得了许多宝贵的人生体验:我不再对班主任工作拥有恐惧感,相反的,充满了期待;我不再装出一副不苟言笑的嘴脸,相反的,笑容满面;我不必站在讲台上一个样走下讲台另一个样,相反的,学校内外的自己都是真实的自己;我不但没有失去教师的尊严,相反的,获得了学生更多的尊重……我把这样的体验叫做“真实的存在”。世间恐怕没有什么比感到自己真实存在更能吸引自己成长,并努力为此付出更多的了。
  
  李家成:也许首先就需要有学生立场。班主任不妨这样提问:如果我是孩子,我喜欢像我这样的班主任吗?这也许会很快调动起班主任的私人记忆,回归到一个孩子的视野与立场中。
  
  其次,可以回归到父母立场:如果我是孩子的父母,我喜欢这样的班主任吗?当班主任多一些与家长的互动,多请家长参与班级生活,多参与一些家长组织的学生活动,就会发现,家长对孩子的期待是多元丰富的,不会仅仅强调“成绩”。在我们开展的研究中,有城市的家长会和我们大谈国外的教育实践;我们对外来务工随迁子女家长的研究也证明,家长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势利或短视。
  
  再次,多一些阅读和对话,在开放性活动中发现自己与其他优秀班主任的差异。这就需要班主任有良好的学习意识和能力,能够在多元的资源中,寻找到自己发展的资源,不断实现自我更新。
  
  梅洪建:这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不是个例,因为这些班主任并没有意识到教育是为了成全学生的成长,为了最大化地让学生成为他自己。于是他只懂得去管理,让学生乖乖地听话,乖乖地顺从老师的指导。在教育效果滞后的客观现实和考核评价标准存在严重缺陷的背景下,他们的评价得分往往较高。其实真正优秀的班主任总是根据孩子的发展需要为孩子创设尽可能广阔的舞台,让孩子们在这些舞台上锻炼能力、舒展灵魂。然后懂得为孩子的发展提供不竭的东西,让孩子们在不断的获得中感受成长的力量。在做这些事情时,孩子们可以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又因灵魂得以舒展而爱上班级,爱上学习,从而让分数这个副产品也能优秀。只有心有孩子,为孩子成长搭设舞台、提供动力的班主任才达到师生双成就,二者都优秀。
  
  刘显洋:李政涛先生在《没有灵魂的教育》中说:“如今的教育并不缺少先进的教学方法和教学设备,并不缺少教育思想和教育著作,也不缺少教育学的教授和博导,但唯独缺少灵魂。那种饱含对生命的终极关怀,对人的自由、公正和生存尊严的追溯的教育已经远离我们,被淹没在利己主义、机械主义和实利主义的冰水之中。”
  
  有些老师是“应试的高手”,他们带的学生能够取得好的成绩;有些老师是“应景的高手”,领导倡导什么,他就能秀出什么;有些老师是“应付的高手”,这些人则是作假的行家。应试、应景、应付在这个浮躁的大背景下都会有所收获,都能取得荣誉。这些荣誉都是以牺牲孩子健康发展为代价换取的,这不仅仅是教师的问题,我们教育行政部门制订的评价标准、评价机制,为这些人取得所谓的“荣誉”铺了路、搭了桥。所以,希望这些老师回归生本,尊重学生的人格、尊重学生的差异、尊重学生的智慧潜能、尊重学生的成长规律,努力去成全所有生命各不相同的发展目标。

 

 

 

本报记者 代修鹏 摄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