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为寄宿制学校教师争取补助原来这么难
幸福袭击了我
刻在脸上的字
被手机绑架的生活
  龙乡杯首届河南最具影响力班主任颁奖典礼暨“从校本走向班本”观摩研讨会通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1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1000个教师的自述(122)·汪重阳:安阳市龙安区马投涧镇第一中学教师
为寄宿制学校教师争取补助原来这么难

    他是镇中学一名普通的教师,也是区里的一名政协委员。在这所寄宿制学校里,他深深理解并感受着老师们工作的辛劳与不易。他几次在区政协会上为自己和同事争取相应权益,却屡屡不如意。对此,他没有放弃,而是选择了一次次奔走呼吁。汪重阳感慨地说——

 

□ 本报记者 靳建辉 

 

    今年3月,安阳市龙安区马投涧镇第一中学教师、龙安区政协委员汪重阳第二次向区政协递交了自己的提案,这次提案递交很顺利,一下子便审查通过。6月份,他终于等来了提案的答复,却与自己想象的结果截然不同。汪老师究竟递交的是一份什么样的提案,这中间又有什么样的故事?9月16日,记者联系并采访了汪重阳老师,在他的讲述中渐渐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深深体会了寄宿制学校教师的辛苦

 

    “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猫头鹰还晚”,这是两句常被用来形容中小学教师工作辛苦的顺口溜。但是,放在三年前我还真体会不到它的意蕴。因为三年以前,我一直在一所偏远学校工作,学生不多,也不是寄宿制,离家虽远,但一下班就可以回家,倒也自得其乐。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多年。
  
  2012年9月,我所在的偏远学校合并进了现在这所全镇最大的初中,那段相对悠闲的时光便一去不复返了。不仅仅是学校学生多了、白天工作量大了,而且这学校是寄宿制,早晨、晚上又“凭空”增加了大量辅导寄宿生自习课的工作量。
  
  这样的工作让我很不适应,你想想,白天尽力工作一天后,谁不想晚上回家放松一下?另外,现在的中小学教师群体以中年教师为主,都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很重,谁不想晚上回家照顾一下老小?但是,这样的想法在寄宿制学校要实现很难很难。因为,你得听从学校安排,轮流辅导寄宿生的早晚自习,而且晚上有什么事连班都不好调。
  
  在我们学校,一般情况下晚自习要上到晚上8点半,早上6点20分开始上早自习。在其他寄宿制学校,工作量可能会更大些。一个老师要辅导早晚自习,不“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猫头鹰还晚”都无法胜任这样的工作。
  
  寄宿制学校是情况特殊,但学校却没有给老师们发过加班补助。也就是说,尽管老师们很辛苦,白天已经按照国家规定承担了足够的工作量,早晚自习辅导纯粹是加班,却领不到加班费。所以,我在寄宿制学校干了一年就有点受不了了。我也曾问过一位在学校已经干了近20年的同事是咋“熬”过来的,这样一直“白干”竟毫无怨言?那同事无奈地说:“这有啥办法?谁叫咱就在这样的学校工作呢?”
  
  我就觉得纳闷,老师们长期这样起早贪黑地工作,难道校长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能给老师们发点补助呢?所以,我便私下里跟校长交流了一下,说出了我的疑惑。校长说:“谁不愿意给老师们发加班补助?我也想。但是财务制度规定,不能用学校经费发放任何形式的补助,你可以问问其他寄宿制学校,看哪个学校给老师们发加班补助了。”我便跟几个在其他县区寄宿制学校工作的同学联系了一下,发现果然没有几所寄宿制学校给老师们发放早晚自习辅导补助,老师们辅导早晚自习大多在“白干”,原因当然是因为“财务制度有规定”……

 

    连续撰写政协提案为寄宿制学校教师呼吁

 

    了解到是财务制度不合理导致了寄宿制学校老师们既得加班又不能领补助的事实后,我便萌发了借用区政协提案解决这个弊端的想法。我除了是老师,另一层身份是区里的第三届政协委员,2012年当选的。我就想,何不在政协全会上提个提案,呼吁修改一下财务制度呢?
  
  于是,2013年2月5日,我便在区政协三届二次会议上提出了《关于允许给寄宿制学校教师发放加班补助的建议》。我的建议是,让上级财务部门专门规定一条财务制度,不让随便发放各种补助的规定继续保留,但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允许寄宿制学校为老师们发放一点加班补助。因为老师们毕竟都在长年累月义务加班辅导早晚自习,这是事实,不属于随便发放。
  
  但是,提案提交后,我等了一年也没等来回复。到2014年年初,区政协三届三次会议召开时,我专门问了一下区政协提案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关于那件提案的情况。工作人员说在讨论这提案该不该立案时,考虑到机关财务制度不允许发放任何形式的补助,就是立案了也没法让承办单位回复,所以当时就没立案。我一听就很不高兴,等了一年原来是没立案,我得瞅机会继续提。
  
  因为我没想到怎么换角度提这问题才能让提案委员会审查过关,所以那一次全会我就没提这方面的提案。等到今年3月2日开幕的区政协三届五次会议上,我便把《关于允许我区寄宿制学校给教师发放加班补助的建议》草案又拿了出来,请我所在的区政协文艺医卫组委员们参考,看怎样提这个问题合适。
  
  换个什么角度呢?正好区政协一位副主席来参加我们的小组讨论,看了我的提案草案说:道理可以这样讲,延长了工作时间就得给加班费,《劳动法》有明文规定。但机关事业单位财务制度却没有发放“加班补助”的规定,所以仍然行不通。寄宿制学校有学生住校,衍生出一个学校放学老师下班走人后,谁来管理学生的问题,看来可以从配备足够的生活老师人数这个角度出发提建议,这样如果能实现也可以让白天上课的老师解脱出来。
  
  一语点醒梦中人,我赶紧再一次修改我的这项提案。最后改成了《关于为寄宿制学校配备足量生活老师,推进我区教育质量提升的建议》,并把提案交到了区政协提案委员会,顺利通过了审查。
  
  问题解决依然遥遥无期

 

    审查通过后,我对这件提案的办理充满了希望。
  
  6月30日,我正在其他学校紧张评改学生期末联考试卷,我们学校的校长给我打电话了,说区教体局承办了上述提案,区教体局人事股说我们学校按现有编制不缺编,不用配备生活教师。
  
  我一听就头疼不已,政协委员的提案,是最怕本人的“顶头上司”机关承办的。因为这样一来,问题不管怎样解决,委员都难以对直接领导说“不”。
  
  7月2日,在紧张的期末考试、评卷结束后,我专门到区教体局去了一趟。在教体局人事股,我首先对股长说这个提案不是给领导出难题,而是基层调研中确确实实发现的问题。股长说理解,并说核算了一下,我们学校不缺编。我问怎么不缺编,他说连上已经内退在家的好几个学校老领导,就不缺编了。
  
  我一听明白了,我们学校是4所学校合并的新学校,原来单位各有几个体弱多病、接近退休的老领导在家休养,如果让他们到学校来上课、辅导学生晚自习,在职教师当能减轻很多工作量。可是这个现实吗?那也太不人性化了吧?
  
  另外,股长说现在已经按标准给我们学校配备了足够的宿舍管理员——每200个住校生配1名宿管员,现在教师编制普遍紧缺,增加人员是不可能的事儿,因为其他农村寄宿制学校都不存在配备足量生活教师的情况。
  
  我们学校有五六百名住校生,三个宿管员能管理好五六百名学生的学习生活吗?每天下午5点半放学后,如果老师们全部离校回家,到晚上10点才熄灯睡觉,这期间的学生安全谁来保证?学习谁来监管?看来,我们寄宿制学校老师想要摆脱早晚自习的“束缚”一时还是难以实现的事情。
  
  我说,教体局就不能协调一下财政部门,修改一下财务制度,允许给超负荷工作的老师发点补助?既然人员不能增加,寄宿制学校不能取消,也不能让老师一直“白干活”吧?股长说,教体局即使提出来修改财务制度,区财政部门也不会修改,因为他们也没有这个权力,这是全国推行的制度。
  
  我说,这个问题总不能一直在这放着不解决吧?我可真是感受到寄宿制学校教师的职业倦怠了呀,这可不是小问题,让老师们一直义务奉献下去,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股长点点头说知道这事儿,但教体局确实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我顿时郁闷到了极点,这算什么事儿?明摆着的问题,老师们不得不加班,却拿不到加班补助。如果是一年两年都能说得过去,可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老师们若一直在寄宿制学校工作,就得一直义务奉献,这还是“以人为本”吗?
  
  最后股长说,你要是实在不满意这个答复,就别签“满意”,签个“基本满意”吧,我们也好给区政协有个答复。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让顶头上司为难吧?教体局也难以解决这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只有如实记录下来,以期让更多的人知道,或许忽然一天就解决了吧。我还会继续呼吁……

 

    (本文图片由汪重阳提供)

 

 

汪重阳第二次向区政协提交的关于寄宿制学校教师补助的提案

 

 

 

夜已深,教室里灯火通明,汪重阳还在辅导学生自习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