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要闻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2013年我省生均经费5458元,与北京相差5倍
教育部六大行动加快实现职业院校治理能力现代化
职业教育:走出“被矮化”的怪圈急不得
图片新闻
滑县:减负,从课堂主阵地入手
标 题 新 闻
我省将推选68名宋庆龄奖学金获得者
“女排世界冠军”朱婷走进家乡中学
学校向家长借款,20年未还教育局督促学校:赶快还钱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2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学校向家长借款,20年未还教育局督促学校:赶快还钱

□ 通讯员 李凯 

 

    “借钱长年不还的赖账户,竟然是孩子当年上初中的学校——驿城区诸市镇第二初级中学。”连日来,驻马店驿城区诸市镇人马庄、蒋河、陈楼河等村的村民反映,为讨要当年的借款,去学校无数趟,“腿都跑细了”,却要不来一分钱。
  
  “就是这笔账死了,也不会去法院状告学校。”蒋河村的几位村民说,自家的孩子,是在那里上的初中。“学校校长、班主任当年通过孩子向家长借钱时,都是拍着胸脯保证,孩子初中毕业之日,就是还款之时。如今20年过去了,一直不还这笔钱。我们讨要这笔借款,是在向学校讨要诚信,讨要说话算数。因为,孙子、孙女也快读初中了,还是那所学校。”
  
  9月15日一早,56岁的村民孙长青手里拿的借条显示:“1994年7月17日,借孙奎(孙长青的长子)100元。”
  
  “1994年,向每个学生的家长借100块。1995年借70块,1996年、1997年各借50块。”孙长青说,学校借钱,家长没有不掏的。家里实在困难的,卖猪、卖粮食、卖鸡蛋,也要把凑的钱一分不少地送到学校。
  
  在人马庄村,10多位村民拿出了当年的借条。借条,有的是所谓的借款“收据”,有的干脆就是在一纸片上打的白条,上面都盖有学校的财务专用印章。
  
  孙长青说,儿子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名牌高中,随后又考上了郑州大学。“对学校,我们充满感激,但借钱不还,心里又很纠结。”
  
  “学校当年打给我们的借条,因时间太久了,盖房子、搬家弄丢了。”在人马庄村,经过粗略统计发现,弄丢借条的家长,有20多位。
  
  9月15日上午10时,驻马店驿城区诸市镇第二初级中学门卫室里的门卫和几位老教师,还原了当年的借款情景:“当年,学校没钱,穷得揭不开锅,是非常时期的无奈之举。”
  
  “向学生家长借的钱,大都用在了给老师发工资上,每个学生交到学校的小麦、玉米和黄豆,学校卖后都用到了买课桌、板凳和学生寝室床铺上。”老教师们说,当年,向学生家长借钱时,学校讲得很明白“学生初中一毕业,就还向他们家长借的钱”,咋会到现在还没还?
  
  9月15日夜,驻马店驿城区教育局明确表态:待澄清了这笔向家长借款的账,将一分不少地还钱。该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还激动地说:“隔了那么多年,如果学校向家长借的钱还不还,哪还有诚信,如何办教育?”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