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陶行知的“关系型”教育与管理思想
管理的实质不是控制
校长提升课程领导力从担课做起
教育“好玩”有秘密
建设“安静”的学校
好学校什么样
中国学生的学业成绩为何是强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2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陶行知的“关系型”教育与管理思想

□ 陈心想   

 

    不久前我加入了“行知乡村读书会”QQ群。这个读书会的成员有小学教师、大学教师,还有一些研究机构的学者,主要是研习教育家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并在实践中践行其生活教育思想,为此还成立了一个“新生活教育研究中心”QQ群。该联络人看到了我发表在《教师月刊》上的一篇文章《“关系型教育”:一种教育观念》,想让我就关系型教育做次网络讲座。因为是研究陶行知教育的群,我不免要研究一下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里是否有关系型教育的成分,如果有,哪些可以归为关系型教育理念,要搞清楚。在这个任务兼好奇心的驱动下,我开始搜集资料,整理思路。以下是我的一点心得收获,供大家参考。
  
  关系型教育思想可以追溯到英国教育家夏洛特·梅森。她有句名言:教育是关系的科学。这里的关系不仅包括人与自然和事物的关系,也包括人与人、人与自我的关系。现在的关系型教育则是针对传统型教育提出来的。传统型教育中最主要的关系是师生之间的等级关系,教师传授知识、学生接受知识的单向教学;而关系型教育则把师生关系转为平等的关系,不仅重视师生之间的教学互动,更重视学生之间的关系对学习和人格的促进作用。我更看重的是师生和生生之间的真诚健康的心灵沟通关系及友谊。
  
  在读陶行知教育文献的时候我发现,陶行知先生是非常重视“关系”在教育中的作用的,或者更进一步说,对教育的管理,很大程度上是关系的管理。比如他说:教师对学生,学生对教师,教师对教师,学生对学生,精神都要融洽,都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校之中,人与人的隔阂完全打通,才算是真正精神交通,才算是真正的人格教育。他还有句名言: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的,才能达到心的深处。这一思想很明显是“关系型”的。也只有这样的师生、师师、生生关系,一个校园才是充满爱与和谐的校园,才是培育健康人格的沃土。
  
  这不由让我想起了流传甚广的“陶行知与四块糖果”的故事(也有人说是三块糖果)。故事不再赘述了,我想讲的是,陶行知践行了自己的话:“教的人尽义务,就能和学的人发生一种很宝贵的友谊。”我相信,得到四块糖果的男生终生难忘陶校长的那次教育,从心底敬重这位先生,很自然建立一种宝贵的师生友谊。大概是陶行知先生自己实践的总结,所以他说:“我有一句话奉劝办学同志,这句话就是‘待学生如亲子弟。’”
  
  无独有偶,费孝通先生与中学校长王季玉先生之间也有一个有趣的故事。一次,季玉先生在看学生办的壁报,费孝通在与同学玩“捉逃犯”的游戏,一个人逃,一个人追,他正冲撞在季玉先生怀里。费孝通这样描写道:“我站住了,知道闯了祸。可是抬眼一看在我面前的却并不是一个责备我的脸,而是一堆笑容:‘孝通,你也能做诗,很好。’她拍着我的小肩膀说:‘留心些,不要冲在墙上跌痛了。’我笑了一笑就跑了。”他得到的不是呵斥批评,而是关心和爱护。我们不妨再看一个反面的例子,也是一位校长的行为。大夏教育的朱永通先生去某市一重点小学,校长陪他参观校园,每到一处,这位校长都能讲出一堆教育理念。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朱永通对该校长的印象马上变了。上课的音乐响过后,他和校长恰好走到操场旁的榕树下,这时两个男生急冲冲迎面跑来,一脸慌张,而且似乎想躲开他们。但看到无路可绕,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跑。这就碰上了校长。此时,校长突然像变了一个人,铁青着脸,往前跨几步,站定,厉声呵斥两个学生:“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已经上课了,知不知道!”待学生答后,校长手一挥,大喝:“还不跑快点!”整个过程爱心没了,本来应该让学生“小心,跑慢点,别摔着了”,以温和的态度,如王季玉校长那样,可这位校长完全相反。
  
  以我个人的体会,我很幸运,从小学到博士读书期间曾经遇到不少老师,他们实际上是在实践着陶行知教育思想,真心为学生着想,与学生建立了宝贵的友谊。比如我中师三年的班主任侯思超老师,我们亦师亦友的关系已经保持了20多年,将持续终生。
  
  在《师生共生活:给姚文采弟的信》里,陶行知曾这样说:“梁漱溟先生说办学校是和青年做朋友。做朋友之前当然要加一番选择。所以我很赞成仲明的建议。但最重要的是教职员和学生共甘苦,共生活,共造学风,共守校规。”这样四个“共”字,才能创造出师生、师师、生生之间真正的相互理解和了解,心灵得到沟通。这里是强调师生的一种平等精神,一种共同体的精神。而这种共同体就是平等的师生关系构成的。在此信里,他也提到“学生若多,老师少”则是一个挑战。是的,一个过大的共同体,要做到成员的密切沟通理解很不容易,甚至不可能。这也是我们当下一个班级六七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基础教育的一个挑战。班级是最重要的教育共同体,学校偏大,是较松散的共同体。班级里的小群体作为共同体,则局限在几个学生中。在QQ群里,我也看到有的教师提出了班级学生过多这个问题。教育管理部门应该积极关注并解决这个比较普遍的基础教育问题。
  
  从陶行知的教育文献里,我想我们还会挖掘到更多有关关系型教育的教学和管理思想。他著名的“生活即教育”思想认为,生活本身就是各种关系组成的。把这些关系管理好了,教育和生活都将是和谐快乐的。祈愿教育人士重视陶行知先生教育思想里的关系型教育和管理理念。

 


  
  (作者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供职于美国密西西比州立大学国家战略规划与分析研究中心)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