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陶行知的“关系型”教育与管理思想
管理的实质不是控制
校长提升课程领导力从担课做起
教育“好玩”有秘密
建设“安静”的学校
好学校什么样
中国学生的学业成绩为何是强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2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学生的学业成绩为何是强项

    杨东平在“腾讯大家”上撰文 以学业成绩为唯一追求的教育评价,如同GDP评价一样,是“以成败论英雄”的功利主义评价,忽视了教学过程,模糊了对好的教育、教育理想的追求。于是,重视和善于纸笔考试的东亚国家和地区占据了PISA排名的“第一梯队”。
  
  其实,上海对自己“教育第一”的态度是比较低调的,因为它同时还获得了另一个世界第一:课业负担最重。上海学生每周作业时间平均为13.8小时,高于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7小时,是中国香港、澳门、台北的两倍多,是韩国、芬兰、捷克的4倍多。加上校外辅导和私人家教,上海学生每周校外学习时间平均为17小时左右,远远高于OECD的平均值7.8小时。这一调查同时揭穿了另一个似是而非的偏见,即认为儒教文化圈的东亚国家和地区都一样,日本、韩国的应试教育甚至比中国更严重。事实上,情况已大不一样,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学生的学习时间和竞争强度已经大幅低于上海。
  
  为此,美国俄勒冈大学教授赵勇与数十位欧美教育家一起,向OECD组织的“PISA之父”Andreas Schleicher写公开信,质疑PISA误导世界教育,正在摧毁全球的教育和学术,要求废止PISA考试。
  
  如同大学排行榜一样,对教育绩效、学业成绩的追求,模糊了教育真正重要的目标:为未来而教的创新性。赵勇等学者担忧的是在向中国学习的过程中,美国舍本而逐末,将丢失自己真正宝贵的优势。重视个性、自由和民主的英国人同样担忧焦虑。《卫报》的著名评论家西蒙·詹金斯撰写《中国是考试工厂,为何英国却要效仿》称:从长远来看,在一个有活力的国家和有批判性精神的开放社会,强迫而机械的竞争教育无法引领学生有创造力、挑战力和幸福。
  
  (吴凡摘编)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