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游戏是儿童的天使
当我们不是信息的占有者
成长,需要寻找更大的鱼缸
  龙乡杯首届河南最具影响力班主任颁奖典礼暨“从校本走向班本”观摩研讨会通告
成长力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2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游戏是儿童的天使

  编者的话: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的林高明老师是一个有着教育情怀的人,这从他对儿童生命状态的关切中可以透露出来。他说自己每天看着小孩子背着沉沉的书包奔向校门,回家后又埋头做大量的书面作业,周末不得闲,上各种各样的“班”时,总会在内心问自己:教育的意义何在?学校的使命何在?小学应该学什么?
  
  小学是生命创造的最初奠基期,是未来无限可能的开端,是塑造精神生命的源泉。钱理群先生在《附小教育的三大特点》中谈到,“它(附小)给我留下的记忆与影响是真正刻骨铭心、融入血液的”。小学阶段应该为孩子的童年铺垫怎样的基石,打下怎样的底色?
  
  林高明在读了《小学学什么》一书之后,对儿童的小学生活有了深入思考和系统筹划。从本期开始,我们刊发他解读《小学学什么》一书的系列文章《小学不小》,真切期望他的解读能够引发读者,尤其是小学教师、校长以及学生家长的共鸣,做一名合格的教育者,给儿童一个完整的、值得回味的快乐童年,和影响孩子一生的教育。

 

□ 林高明 

 

    “小学时代的玩,现在看来正是智慧的源头。”在童年时代有没有玩、玩什么、怎么玩决定了个体生命一生的走向、格局、气象与成就。没有游戏的童年生活,必然缺少一种游戏般的创造精神与生命自由,必然缺少一种对人生的最原始的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的探索与发现。马斯洛提出,自我实现者的创造力似乎与未失童贞的孩子们的天真的、普遍的创造力一脉相承。这种没有经由充分自由的游戏生活的“人”在成长之后,注定是不完整的,是有缺憾的,是不完满的。德国著名的教育家席勒先生提出,只有完整的人才会游戏,人只有在游戏中才会完整。
  
  触摸整书,关于玩、关于玩游戏几乎成了许多名家童年时代的主要课程。余泽民在《记忆中的庙宇》中津津有味地谈起,回想起来,我们童年的游戏远比现在孩子们玩得天真原始,更有群体精神,也更接近自然。比方说捉迷藏、逮人儿、跳绳、拽包、拔根儿、弹弓、链子枪、粘蜻蜓、捉蟋蟀……张晓枫在《我的小学》中写道:“我上学时书没拿几本(那时的教科书本来也不及今天的十分之一),书包里各类好玩的却放满得连找书都困难。”至今读起来令人十分神往!如今,书包里敢揣着玩具的小学生还有几个?能让学生们把玩具揣到学校里的学校又有几所?似乎玩和玩具是幼儿园的事,一进小学便与玩隔绝,便与游戏分家了。就如同邻居家的一个10岁的孩子时常望着他上幼儿园的小堂弟在那边玩这个那个玩具,露出羡慕不已的神情,然而又悻悻不已、有点幸灾乐祸地说,现在玩,明年你读小学试试,你就乐不起来了!
  
  游乾桂在《玩出学问——我的小学生活与我的书写》:“在心理学上,我提出过‘树屋理论’,意指童年时期,某一种孩子们流行的避难方式,长大后可以成为这个人的心灵医治理论,我在诊所实验,得到很好的效果,而这个理论便是童年爬树的结晶。”
  
  陈子善《我的小学时代》认为:“小学最吸引人最值得留恋的,我想许多人都有共识,不在读书识字,而在一年两次的春游和秋游。正像郭沫若翻译的歌德名著《少年维特之烦恼》中所说的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孩子不想玩,不想玩得开心?春游和秋游就是实现这个愿望的上佳选择。”张五常在回忆他12岁时,“能把飞鸟招之即来(其实是自己养大的),弹珠子、射雀鸟、掷毫、下棋等出神入化”。
  
  虎闱在《生龙活虎读书郎》写道:我念小学时是20世纪50年代,读书很轻松,压根儿不存在“减负”一说。学校通常只是上午有课,下午则让读书郎分成若干自学小组,自学小组设在住房比较宽畅的同学家中,每个小组5人左右,由班主任指定一位成绩优秀的学生为组长,组长负责带领众成员温习上午的课程,并完成原本就不多的作业。接下来便是散伙玩耍,男生女生各玩各的。事实上校方亦未忘了组织学生玩。那种玩被称做兴趣小组。记忆中,各色小组有美术、合唱、舞蹈、手风琴、制作、技巧、话剧、京戏……究其原因,那时的教师不少人原本就多才多艺,他们不仅认真上好每一堂课,而且还各自用其特长,开设如此之多的兴趣小组。综观我那小学时代,学校所教的课程相当有限,大多数的知识均是从“玩”中及父亲与他的书橱内汲取。若和今日小学相比,虽然经常挨饿,又无高级玩具,但没有学习压力,少年男子汉人人经得起挫折,个个生龙活虎。
  
  蓝英年在《童年》一文中面对今天孩子的童年生活为形形色色的补习班所侵占,他语含辛酸,忧心忡忡。文中蓝英年问亲戚的外孙多多,是他一个人上这么多补习班还是别的同学都上?多多说同学都上。蓝英年问他最想干什么?蓝英年期待他回答:“玩儿!”可他却仰起小脑袋,认真地说,像爷爷一样,退休!然后一本正经地问蓝英年,他还有多少年才能退休。这意想不到的回答让作者吃惊,作者苦笑着说:“还有50年!”多多失望地低下头,重重地叹了口气。蓝英年忍不住发出感叹:“可怜的孩子们,生活没开始就想退休了。你们还会不会玩儿,会不会淘气?你们爬过树吗?知道怎么钓鱼吗?分得清蟋蟀和老米嘴吗?你们的童年没有童年!”
  
  于光远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人之初,性本玩。我们中国缺少玩的艺术,缺少玩的技术,缺少研究玩的学术!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玩的文化尚属匮乏。其实,文化也是某种程度上的“玩化”。但是,至今相当一部分家长和教育者仍然视孩子的玩为不学无术、蹉跎岁月。“玩物丧志”的思想依然根深蒂固,而“业精于勤,荒于嬉”的名言更是深入人心……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不吃苦中苦怎么能成才?更何况还要让他们大发玩性,简直是玩得让人直心跳!其实,玩物不一定会丧志,有时恰恰是玩以养志、玩以怡情冶性、玩以增智长才!福禄贝尔说:儿童早期的各种游戏,是一切未来生活的胚芽。蒙台梭利说:游戏就是儿童的工作。陈鹤琴也指出:小孩子生性好动,以游戏为生命……难怪英国议会专门通过了一道法令,为儿童设立“游戏节”。该法令说,游戏是人类的本能与特权,给孩子们设立“游戏节”,有利于从小培养他们的独立精神和协作能力,有利于激发他们的想像力和创造力,也有利于他们对人生产生健康乐观的态度——而是否具备这些能力和素质,将决定孩子未来事业的成败和生活的苦乐。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