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走进“春鹏精神”的现实世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9 月 29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走进“春鹏精神”的现实世界

 

 

□ 本报记者 黄发强/文图 

 

  17年前,22岁的郭春鹏在更换学校升国旗的旗绳时,旗杆拦腰折断,脊椎被摔成粉碎性骨折,下肢瘫痪;13年前,他又患上尿毒症,不得不终生与引流管为伴。17年来,他与病魔顽强抗争,不仅再次站了起来,而且还重新回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讲台。
  
  时间是一把尺子,丈量着一个人前行的脚步。这17年,是何等艰难的岁月。然而,付出终有回报。今年3月,郭春鹏被评为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4月,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9月,被评为首届河南最美教师,并被誉为“自强标兵”……9月24日,中雨,记者走进了郭春鹏所在的学校——方城县杨楼镇第一中心小学,希望能近距离更真切地感受郭春鹏目前的生存状态。

 

郭春鹏的“烦恼”

 

  第一次见到郭春鹏是在9月6日首届河南最美教师颁奖典礼的现场,短发平头,黝黑的皮肤,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乐呵呵地笑着,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疾病缠身的人。
  
  再次见到郭春鹏,是在雨中,他仍是西装革履,脸上依然堆着笑容。记者和郭春鹏的交流也从此开始。
  
  9月6日,在郑州参加首届河南最美教师颁奖典礼;9月7日,参加方城县委宣传部的座谈会;9月8日,参加方城县教师节表彰大会;9月9日,参加南阳市教师节座谈会;……9月13日至16日,到郑州、新乡等地做报告。
  
  “自从获得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首届河南最美教师等荣誉后,我几乎天天都要面对各种报告和会议。”谈起最近的工作和生活,作为数学老师的郭春鹏列举了刚刚过去的这些天的安排,“还好秋季开学后学校给我调了课,让我暂时教《品德与社会》课程,同时也担任‘替补’数学老师。”
  
  “经常做报告,上课能协调得过来吗?”记者问。
  
  “怎么能协调得开?”郭春鹏忙答道,“自从进入这样的状态,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全都被打乱了,思想上总是过意不去,害怕学生埋怨。但每到这时,张校长就会开导我:做报告是为了影响更多的人,跟教学生有一样的意义。”
  
  郭春鹏口中的张校长就是杨楼镇第一中心小学校长张保军。“我经常告诉春鹏,现在你的精神已经不仅仅属于你自己的了,而是一面旗帜、一种品牌、一种文化了。”张保军说。
  
  郭春鹏是一个在工作上敢于拼命的人。
  
  采访的当天下午,是郭春鹏六年级的《品德与社会》课。快步进教室,弯腰鞠躬,抬臂书写,郭春鹏的每一个动作都让记者揪心,因为现在的他,每做一个大幅度的动作都会使伤口揪心的疼痛,一天到晚忙碌会使引流管沾满鲜血,同时由于脊椎粉碎性骨折无法久坐,经常会造成浑身浮肿……“生活中我们应不应该节俭,现在右边的同学为反方,左边的同学为正方……”简单的一节品德课让郭春鹏上得有声有色,但由于腰部经常隐隐作痛,他便时不时地用拳头敲打后背。
  
  “其实郭老师本来不用这么劳累的。”提起郭春鹏,同事马改新告诉记者,“这个月的7号到13号,全国总工会组织包括郭老师在内的全国劳模去江西庐山疗养,但为了做报告和上课,他放弃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妻子是他最大的精神支柱

 

  9月25日早晨5:30,伴随着《校园的早晨》的起床铃声,郭春鹏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郭春鹏的家就在学校里,穿过教学楼后操场边的一条小道,就是他的家,家离教室也就100米左右。家里的空间不大,二三十平方米,却挤着郭春鹏一家三口。家里除电脑、冰箱之外,再也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家电了。
  
  其实郭春鹏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学校争先创优工作室主任。这个工作室除了发掘、推选优秀教师典型,还负责查课、听课、评课等教学内容。因此,郭春鹏更忙了。
  
  郭春鹏的爱人李丰勤也是学校的数学教师。提起妻子多年的不离不弃、患难与共,郭春鹏觉得自己亏欠她太多。
  
  “现在我的病情稳定了,但是丰勤还依然承担着家里的所有家务。”郭春鹏说,“这些年为了给我看病,她没少受连累。”
  
  “我和春鹏是1998年秋季相识相恋的。也就是那年的12月份,春鹏出事了。”趁着李丰勤为全家人做早饭的空当儿,记者和李丰勤聊了起来,“知道春鹏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的时候,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劝我离开他,但我没有,因为我看准了春鹏这个人。”
  
  在家里做康复治疗的过程中,为了省去医生的出诊费,李丰勤经常用自行车驮着郭春鹏去二十公里外的镇上针灸、药敷。终于,郭春鹏站起来了,2000年9月,郭春鹏回到学校。10月,他们结婚了。
  
  “2002年至2005年是我们俩最艰难的3年,因为他又患上了尿毒症。”李丰勤眼含泪水,“那几年我带他到北京、郑州各大医院看病,不知跑了多少趟,光外债都欠下了几十万元。终于在2005年,他做了造瘘手术。病情刚稳定下来,他就要求回学校教学。”
  
  “如果没有丰勤,我肯定早就选择了轻生或者放弃治疗。”听到妻子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着曾经的伤痛历程,郭春鹏有点按捺不住了,“这么多年了,丰勤就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这么多年了,你感觉跟郭老师在一块最幸福的事是什么?”记者问。
  
  “当丈夫骑着摩托车载着我和女儿,一路边走边唱回老家时,那一刻我感觉是最幸福的,因为那一刻,似乎所有的痛苦都会随歌声飘走。”李丰勤答道。

 

让“春鹏精神”蔚然成风

 

  9月24日晚上,郭春鹏查看完学生寝室后,便沿着操场边的那条小路回家。此时,已是晚上9:30。回到家里,郭春鹏没有休息,他打开电脑,拿出教案本,开始备课。原来,学校一位数学老师请假了,郭春鹏便担当起了“替补”的角色。
  
  “为了设计教案、制作课件、引领课改,他时常熬夜。你看他在课堂上挺精神,一下课就瘫了。到了晚上,他浑身疼痛,为了不影响我和女儿休息,他咬着牙不吭声儿;可在他睡着之后,我总能听到他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李丰勤告诉记者,“不管是修改报告稿,还是备课写教案,他都会忙到很晚。”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陪妻子、女儿和母亲一起健健康康地生活。”郭春鹏这样说,“我亏欠家人的太多了,妻子常年为家操劳,没有添过一件好点的衣服;女儿如今8岁了,我却不能给女儿一个正常的家庭环境;母亲已是耄耋之年,却整日还在为我的身体忧心。”
  
  “但是,我可能还做不到多抽时间陪妻子、女儿和母亲,因为我不会‘偷懒’,我不能辜负了我的学生。”郭春鹏这句质朴而掷地有声的话,一直萦绕在记者耳边。
  
  其实,郭春鹏这种“拼命三郎”的精神,在其他教师身上也能找到影子。
  
  在学校里,记者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学校的展板上展示着不少获得省市县级荣誉的教师,从师德,到教学,多达20人。其中就包括李丰勤,她获得了今年的河南省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学校一直比较重视师德师风建设这一块,我们经常会挖掘一些先进教师典型为全校师生做报告。”张保军告诉记者,“除了师德这一块,学校还在郭春鹏的带领下,积极推进课改。”
  
  记者从张保军那里得知,郭春鹏在四五年前就开始尝试课改,并且走在了全校乃至全县课改的前列,郭春鹏也因此获得了方城县首届课改标兵的称号。“目前,从学校到县里,再到市里,甚至到省里,都掀起了学习‘春鹏精神’的热潮,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春鹏精神’蔚然成风,影响更多的人。”

 

  

 

 

 课堂上的郭春鹏,全身似乎充满了力量与激情

 

最美教师奖杯,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课堂上,每一个大幅度动作都让郭春鹏的伤口疼痛

 

 

郭春鹏在悉心照料着每一位孩子

 

 

郭春鹏所在的争先创优工作室负责发掘、推选学校优秀教师典型

 

 

 

幸福的一家三口,但这样手拉手的机会却少之又少

 

 记者手记:
  
  从在郑州的第一次见面,到与他相处的两天,记者感受最深的是郭春鹏的微笑。在这微笑的背后,是郭春鹏的执着与坚强、乐观与自信、爱与被爱。
  
  两天的采访,记者也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郭春鹏——鲜花和掌声背后,身体仍然在忍受着巨大伤痛。没错,这个时代,我们需要具有“春鹏精神”这样的教育人,但同时,我们更需要拥有健康体魄的教育人。因此,我们在宣扬、学习“春鹏精神”的同时,也更希望见到更加健康的春鹏老师!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