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校长领导力的五种修炼术
培训为什么低效
快三分钟与慢一分钟
他为什么成了“问题学生”
教育需要梦想
西方宽松教育在偷偷地完成社会分层
警惕伪精英教育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0 月 14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西方宽松教育在偷偷地完成社会分层

  储殷在《燕赵都市报》上撰文 在西方社会,孩子们的确可以有一个开心、幸福的中小学,但这实际上意味着如果想要跻身社会精英阶层,你需要更自律、更多的课外辅导与公立教育之外更多的社会资源。与中国教育以显性的应试来划分学生群体不同,西方教育实际上通过一个宽松的过程,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大多数老百姓的孩子在这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被沉淀了下来。
  
  说到底,中国教育与西方教育的不同,绝不仅是方法上的不同,而是教育功能定位上的不同。中国的教育是社会底层向上攀登的阶梯,平民子弟要想成为精英,就必须吃苦受累。而西方的教育则是一个分层机制,它的大众教育只提供基本、有限的教育,要想成为精英,就必须从市场上另行购买教育,买不起的人则自然而然地被淘汰了。
  
  在近十年来,中国的教育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在中小学,都经过了一系列深刻的变革。这种变革既出于教育对中国社会快速变化的回应,也在很大程度上出于向西方学习的目的。一些人常拿英美公立学校来做素质教育的模板,强调快乐学习,强调减负,结果造成了公立教育在内容上的缩水、质量上的下降。这实际上逼迫着学生家长在课外时间投入更多的资源,而无力购买教育资源的孩子则越来越难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学校弥补这种资本上的差距。
  
  国外一些嬉闹散漫的所谓现代公立教育,其实不过是政府提供的最低标准公共服务。我们不能把这些标准当作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也不能把这些现象当作西方教育的“真相”。中、日、韩等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在公立教育上往往都显得比西方社会要残酷,但这恰恰也意味着,这些国家的公立教育更能让平民子弟实现向上流动。一旦所谓素质教育的改革,让家庭背景不同学生的差距进一步拉大,那么用更加残酷的平民教育来填补差距就成为了必然,而这恰恰是超级中学出现的根本原因。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