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我就想当个好老师
别错过教师成长黄金期
闻道要有度,术业要有恒
阅读是梦想的种子
初探“互联网+教育”
让我们开始真正的学习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0 月 14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小学不小”之二
阅读是梦想的种子

□ 林高明   

 

    在任何时刻、任何地点,拥有阅读就拥有梦想。在许多人的人生旅程中,常常是书籍点燃了憧憬与渴望。阅读为人生开创了绚丽多姿的风景——因为有书为伴,贫瘠的生活有了明亮的期冀,艰难的时日也焕发出温暖和美丽,即使童年再黯淡,只要有书的浸润,就会月朗风清、山明水秀。
  
  对于阅读播种梦想的意义,老村在《懵懂里走过童年》中说道:“真正的读书犹如吸毒,一日没书便坐卧不宁……所以,读好书,应该能使人知道谦恭,知道自己的贫乏;读好书,是让你从现实里超越自己,从精神上变成另一个人。当然,最终的目的是,读书让我们成为一个知书达理高雅有趣的人、一个目光宏阔抱负远大的人、一个能承受得住大痛苦、同时又能以大爱去普施众生的人。”
  
  阅读是对梦想的开启,让人在文字深处发现一个更为辽阔、美妙的新世界,为每一位用心的阅读者创造另一种诗意的生活,让他们激情澎湃地向往着“生活在别处”,生命的创造力往往因此而涌流、勃发、绚烂。袁鹰在《杭师附小——心中永恒的圣地》中说:记得金老师最早要我阅读的,是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的《爱的教育》和中国女作家冰心的《寄小读者》。这两本书打开了我以后数十年间阅读、爱好文学并走上写作道路的大门。
  
  阅读是童年的第二环境。通过书本创造心灵花园,我们粗鄙的念想在此慢慢地受到净化;我们顽劣的天性慢慢地被熏染出一种善良的品性、美好的德性;我们愚钝的盲目的头脑在书的开启下也慢慢地变得有了智性与灵性。书籍为每个人的童年生活“打开一扇窗,透进太阳光”,使童年的内心阳光满满、花香盈盈,也使人性在迷蒙与愚昧的“万丈深渊”的边沿上“悬崖勒马”。人生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是和是否热爱阅读、阅读什么息息相关的。孙云晓在《危险的童年》中说:“学校给予我的知识和教育极为贫乏,至今让我感到先天不足一生贫血。我的幸运是大自然和文学之美把我从黑暗中拯救出来,而这完全是偶然的。”朱晓剑在《小学札记》中记道:“在小学最大的乐趣还是阅读,我看的第一部小说是《西游记》,繁体字,竖排本,读来十分艰难,许多字认不全,这也没关系,毕竟有一些话,顺着读下去也就能明白个大概,如此阅读下来,倒也别有味道。至今想来,也是神往的。”
  
  在那样的一个年代,老村们在如饥似渴地阅读着:“那时候,为读一本书常常要空着肚子跑几十里路;为借一本书,要给人家推半天磨,待书拿到手里,人早已累得头昏眼花,辨不清东西南北了。”而今,我们的阅读状况又是如何的呢?我们能找到晤对书籍那种如痴如醉、如癫如狂的感觉吗?
  
  至今仍有不少家长与老师谆谆教导孩子们一心苦读教科书,不可浪费时间读“闲书”——他们所谓的“闲书”就是古今中外的经典文学作品等文化典籍。被剥夺自由阅读、美好阅读、梦想阅读的儿童,是从灵魂深处、从生命深处被阉割了:他们被剥夺的是心灵的自由、美好与梦想。阅读让我们离动物越来越远,越来越像“人”。正是这种意义上,不少人文学者及教育家都提出,一个人,如果他的心灵从未在雨果的《悲惨的世界》、托尔斯泰的《复活》、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曹雪芹的《红楼梦》等伟大作品创造的世界中获得震撼、慰藉,他的精神世界从未被孔子的《论语》、柏拉图的《理想国》、雅斯贝尔斯的《教育是什么》等伟大著作所固有的理性之光所照亮,他的心性从未为培根、蒙田、罗素、林语堂、朱光潜等美妙的文字所温润,所开启……那么,他就不能算是一个有教养的人,一个有内涵的人。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