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特稿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山中夫子的苦与乐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0 月 2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山中夫子的苦与乐

□ 本报记者 黄鹏举/文图

 

  山村教育有多苦,坚守辉县市拍石头乡教育一线37年的山村教师张锦文最有发言权。山村教育有多难,现年55岁、仍在山村课堂辛勤付出的张锦文最有体会。人称“鬼拍石头”,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乡、革命老区辉县拍石头乡,全乡找不出大于20亩的平地,山多地少,交通闭塞。
  
  1978年,高中肄业的张锦文,开始了自己的教师生涯,他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拍石头的面貌能从他的学生身上改变。
  
  2003年之前,他每天从家里到学校步行往返8公里山路,磨破350多双千层底布鞋,多年累计走过的山路等于绕地球一圈半。通过多年的教学实践,他摸索出“自主快乐教学法”,在不足300人的村子教出了30多名大学生和研究生,被当地百姓称为“大山里的孔夫子”。
  
  今年9月,张锦文当选首届河南最美教师,获得殊荣的他仍在自己最热爱的山村课堂上播撒智慧和希望。

 

他用37年教龄丈量教育的边界

 

  “土房子,土桌子,里面坐着几个土孩子。”一句顺口溜道出了拍石头乡寨洼小学的简陋和艰苦。10月22日,在张锦文老师的陪同下,记者来到他第一次上讲台的寨洼小学,2003年撤点并校后,位于寨洼村南坡山崖上的校舍仍在,但学校的痕迹在荒草掩映下已难辨认。
  
  “这里是学校的门,以前都从这儿进出。”张锦文老师指向一堵青石垒砌的墙壁说道。
  
  “这个屋子是当时的教室,我跟孩子们在这个屋子里上课。”
  
  “这个位置应该有个台子,后来学校废弃,村里修庙的时候拆掉了。”
  
  “这棵柏树是我来学校的时候种下的。”
  
  ……张锦文在寨洼教学点工作了25年,这里的一草一木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熟悉。
  
  1978年,17岁的张锦文正在高中读书,拍石头乡寨洼村的老支书找到他,请他回村当民办老师,给山里的孩子上课,一个月支付四块钱工资。
  
  老支书痛心地说,山里的百姓靠天吃饭,孩子辍学在家,原先的老师受不了苦,都走了,孩子们没有文化,在这山里能有什么出路?老支书的话让张锦文犹豫了,是留在学校继续就读考大学,还是回村教书让辍学的孩子学知识?思忖再三,他下定决心:教书去,让村里的孩子有学上!这一教,就是37年。
  
  “一开始学校用的还是石桌、石凳、石头黑板。人手不够,我既是校长、老师,又是炊事员、安全保育员。”回忆起以前教学的艰难,张锦文还是平静如常。
  
  “我的老家就在那里。”张锦文指向了山头的一个电线杆。家在山顶,学校却在山脚。25年间,张锦文要从山的这头翻到寨洼小学,一天往返8公里,他一个人教三个年级的全部课程,每天在山崖绝壁的羊肠小道上攀登,相当于绕地球一圈半。因走山路不能穿皮鞋,他只穿家人做的千层底布鞋,25年穿坏了350多双。
  
  2003年撤点并校,张锦文来到了拍石头中心小学。除了教数学课和担任班主任工作外,他还肩负着学校教研课改的领导工作。由于是寄宿制学校,还得照看学生的饮食起居,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晚上睡觉都在11点以后,节假日很少休息。长年累月的清苦生活和过度劳累让他患上了甲亢、肩周炎、颈椎病。
  
  “每年到冬季,张老师都有一次习惯性的感冒,不输液就好不了。每次输液他都安排在没有课的时间,带病工作,从来没有影响到教学。他有甲亢病,医生要求每星期检查一次,但他做不到,都挨到假期才去检查。张老师是一个爱学习爱思考的老师,热心助人、工作认真等等词语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辉县市拍石头乡中心小学校长姬海风这样评价共事12年的张锦文。
  
  “自己受点儿苦受点儿累,但是我的学生学到了知识,这都不算什么。如果这里的学校还需要我,这里的孩子还需要我,我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直至到死的那一天。”张锦文打算用一辈子的时间丈量山村教育的边界。

 

学生有出息是他最大的幸福和财富

 

  “同学们先听老师讲一个故事,听过故事以后,老师要提问。从前有一对夫妻,因为家里穷,丈夫在外打工,因为文化程度低,只认识1至10这10个数字。 打工时间长了,妻子给丈夫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是‘2、3、4、5、6、7、8、9’。丈夫看到这封信以后,随即回了一封信:‘1、3、4、5、6、8、9、10’。你能看出什么?”10月21日下午第一节课,张锦文面带微笑在讲台上娓娓道来,讲台下,几十个孩子支棱着耳朵认真地听着。
  
  “缺1少10!”“ 缺2少7!”学生争相回答,一下子打破下午课堂的沉闷。
  
  “真聪明,数字能代表文字,字母也能代表数字,今天我们就来研究怎么”用字母表示数!“。
  
  45分钟的小学五年级数学课,记者在课堂上认真地听着,被课堂的氛围所吸引和感染。
  
  ”你真聪明“”你学得很扎实“”你以后能成为数学家“……在张锦文的课堂上,这些激励性的话语高频率地出现,学生在课堂上积极发言,不时有师生在知识交流碰撞时发出的会心笑声。
  
  ”好了,同学们,这节课我们研究的字母表示数就到这里,下课!“一堂平常的数学课让人听得入神,让记者恍惚,这是一所山村小学的课堂吗?
  
  学生赵星慧说:”教过我的老师有很多,但我最敬佩的老师还是张锦文老师。因为他的课很轻松,很幽默,他上课前总会通过一些小游戏来告诉我们今天要学些什么。他有时候也会通过一些小故事,来告诉我们做人的道理。“张锦文当年的学生张利萍,现在也成了教师,回到了自己曾上过学的拍石头乡中心小学。”在特岗教师培训会上,张锦文老师给我们讲了他的教学生涯和教学主张,对我的教学影响很大;听过他的课,教学和生活结合,特别注重对学生的引导,一次上课张老师通过课堂引导,竟让孩子们自己推导出了所要学的定义。“有一回到市里开会,无意中碰到了在教育系统工作的高中同学。这个同学对张锦文说:”你真不容易,要是我坚持不到现在。我是受不了你那个罪,但你现在比我出名“。张锦文笑而不答。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最美教师,没想当特级教师,也没想到我能成为感动中原年度教育人物,但是我当上了。我觉得很幸福,不是物质上幸福,是精神上的富有,看到我的学生有出息,我就幸福快乐。“1998年才从民师转为公办教师的张锦文,现在的工资也就3000多元,他所任教的寨洼村不足300口人,却培养出本科生、研究生30多名,两个儿子也是学业有成,一个博士,一个硕士,桃李满天下是他最大的幸福和财富。

 

他的快乐教学法要编著成书

 

  教学之初,为了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张锦文从微薄的工资里挤出钱订教材,边教边自学。一节课准备多个教案,一个效果不好,就用另一个。钻研教学,成了他最大的爱好。在张锦文的家里,记者看到两柜子他保留的以前订阅的教学刊物和书籍。而最近,他写的一本《生活化快乐教学》的书在各方努力下即将出版。
  
  “目前,我们正帮助张老师编著《生活化快乐教学》,将张老师小学数学生活化、快乐化的研究总结出来,这里面有张老师总结的课例和教学主张,同事、媒体记者对张老师的印象评价等内容,我们把它集结成书,估计这个月就能出版。”辉县市教育局党委委员、市政府教育督导室副主任王琦介绍说。
  
  说起出书的原因,还缘于一次意外的发现。2007年,辉县市教育局教科所副所长赵田峰下乡到拍石头乡听课,发现张锦文的数学课很特别。尤其是听他津津有味地介绍自己的课堂后,当时就对张锦文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后来,赵田峰又多次听张锦文上课,更感到不一般。于是,2012年暑假,赵田峰和辉县市教育局校安办主任郑东明找到张锦文,向张锦文谈了他们的想法,把其生活化快乐教学主张整编成书,以供小学教师教学参考。2013年,他们正式向张锦文约稿,开始图书的编著工作。
  
  “山村的教师都在坚守,但张老师坚守而不死守。他没有占领理论的高地,但在几十年的教学实践的洼地中,他去吸纳总结,形成了自己的教学特色和主张,这在山村教师中是难能可贵的。”赵田峰说。
  
  “说老实话,当时我并没有当回事儿,主要原因是我觉得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山区教师,就算在教学上有点儿成绩,教学方法比较独到,但要出书那可是做梦都没有想过的。”张锦文道出一开始推脱的缘由。
  
  2015年春节,新乡市教育局局长李修国前往拍石头乡中心小学慰问张锦文,对其生活化快乐教学十分感兴趣。当获悉张老师正在把生活化快乐教学总结成书时,李修国说:你的教学最接地气,所以才最有人气,希望我能成为你的第一个读者。

 

张锦文在首届河南最美教师颁奖典礼现场

 

 

走在昔日往返家和学校的山道上,能真切地感受到张锦文老师的不容易

 

 

张锦文手指的地方,就是当年工作的寨洼小学

 

 

?荩张老师在课堂上总是面带笑容,学生也受他感染

 

学生喜欢张锦文老师的课,更喜欢张锦文老师这个人,在他面前,学生不拘束

 

 

在课堂上,张锦文和学生互动频繁

 

 

1983年,从教5年的张锦文和毕业生照合影

 

 

爱人给张老师源源不断地补充着布鞋

 

 

张锦文和学生在辉县市拍石头乡庙岭自然村听当地老人讲述抗日故事

 

记者手记:
  
  张锦文老师作为山村教师的代表,可能给我们展示了另一种不同的形象。乡村教育就一定意味着苦难落后吗?不一定。在城镇化的大潮中,乡村凋敝,教育萎缩,好似乡村教育逐渐失去了意义和价值。但张锦文老师的坚守和乐守告诉我们,教育是用心的职业,是走心的职业,外在的经济条件是影响的因素,但只要你有一颗真正投入教育的热心和爱心,再偏远的岗位也会燃起智慧的亮光。
  
  山中的孔夫子是当地百姓对张锦文的一种赞扬,我更想用老树来形容,生于斯,长于斯,用自己的身心守护乡土,数十年如一日,直到桃李满天下,直到落叶归根。可能不壮烈,但这种能量厚重得不让人不由得心存敬意。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