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引领教师走向幸福,可以这样做
老师,今天是你打扫办公室吗
校园卫生也是教育课题
频繁分班为哪般
“快乐教育”是麻痹劳动人民的阴谋吗
校长外出学习学什么
一流管理靠什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0 月 2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快乐教育”是麻痹劳动人民的阴谋吗

  杨东平在“腾讯大家”上撰文 西方左派知识分子的文化再生产理论提出:优势阶层为维护自身的社会地位和文化特权,通过表面上一视同仁的学业成绩、考试、文凭等制度安排,筛选出本阶级的继承者,使得非白领阶层的被淘汰者归因为自己不够聪明、不够努力,从而完成阶层再生产和文化再生产的隐秘过程。这是一种抽象意义上揭示社会平等机制的社会批判理论。
  
  著名的哲学家和社会学家布尔迪厄认为,一个社会中教育的作用究竟是促进社会经济平等还是强化不平等,取决于教育制度自身的价值和特征。可见教育还是具有某种能动性的。至于能否将公办和私立教育、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分流乃至“快乐教育”都视为阶层再生产的工具,需要谨慎辨析。
  
  关键在于,文化再生产理论并不适合直接解释教学文化的演变。发达国家居主流地位的“快乐教育”(更准确的表达,应该是指儿童中心的自由教育),其背后是20世纪初由杜威领导的进步主义运动产生的革命性变革,改变了赫尔巴特在19世纪奠定的“教师中心、教材中心、课堂中心”的传统教育模式,实行儿童中心、生活本位的教育。新的信条是“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从做中学”。
  
  作为一种整体性的教育哲学,“快乐教育”并非普罗大众公办学校的属性,而覆盖了整个学校教育。尽管公办学校与私立学校在培养目标、教学的难度和深度、所需的学习时间上明显不同,但基本价值和教学模式如学生本位、小班教学,注重学生的兴趣和个性发展,问题导向的自主学习、合作学习等是一致的。在知识经济和互联网时代,教育进一步突出了对合作探究、创造力、领导力等非智力能力的培养。著名的伊顿公学上午上课,下午是体育和户外活动,绝非是考试至上、死读书、读死书的教育。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