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自然是心性的护栏
给学生留点“空白”
教育的“温情”与“冷漠”
对孩子进行爱的教育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0 月 2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自然是心性的护栏

□ 林高明   

 

     许多关于孩子的、对日常生活常识及大自然看法的“聊斋”及“神话”流传甚广。诸如什么“鸡蛋是从哪里来的?孩子们不假思索、自信满满地称是从冰箱里来的。”“米是从哪里来的?孩子们也是自信满满地说,是从超市中来的。”……这不是脑筋急转弯。古人批评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现象如今已很普遍。城里很多孩子关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几乎没有接触过大自然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花鸟虫鱼。
  
  程红兵先生在《学校教育:需要更多自然情怀与田园感受》一文中引述了两个材料发人深省。台湾作家三毛在台湾邀几个孩子去看海,以让他们领略自然之美。孰料孩子们一路专注于手中的游戏机,到了海边仍不为所动,并且失望地说:这就是海啊,我们回去吧,六点半动画片要开始了!三毛将这样的儿童称之为“塑料儿童”。
  
  专门研究家庭关系和儿童教育的作家理查德·洛依,写了本叫《丛林中的最后一个孩子》的书,他提醒我们注意,孩子们了解自然的知识越来越多,和自然的接触却越来越少。这有可能带来意料之外的结果:自然缺失症,而这也许是很多令人担忧的儿童行为异常的原因。
  
  一、人类是大自然之子

 

    人类是大自然之子。诗人们常虔诚地称,自己是自然的仆人。自然是人类最伟大的导师。我国古代就有“道法自然”之说,自然是宇宙间最奇妙的一本书,它成就着人类读书的最高境界,就是从无字处读书。自然是天地间最伟大的一所学校,只有外师造化者才能内得心源……然而现代文明离自然渐行渐远,现代教育与自然越隔越开了,人和自然之间那亲密的情感脐带已断裂得无以弥合。
  
  著名诗人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桥》中写道:“人是自然的产儿,就比枝头的花与鸟是自然的产儿;但我们不幸是文明人,入世深似一天,离自然远似一天。离开了泥土的花草,离开了水的鱼,能快活吗?能生存吗?从大自然,我们取得我们的生命;从大自然,我们应分取我们继续的资养。”
  
  更何况,教育自其诞生之日便与大自然血肉相连、气脉贯通。遥想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雅典创办的里克昂学校,与现在的封闭式教育相比真是有天壤之别。亚里士多德在密林成荫的小道上一边散步,一边与弟子们畅谈和讨论各种学术问题,令人在悠然自得中增长见识、获得学问。所以,人们把亚里士多德学派称为逍遥派。回眸中国的孔老夫子更是周游列国,玄歌诵读习礼于树下,而道德文章尽出。古代的书院设置在名山大川实在是用心良苦。“仁山智水”,在游山玩水中怡情悦性、陶冶情操、培育趣味。从这一意义上讲,大自然是医治灵魂的良方。
  
  二、强调自然对生命的熏染

 

    卢梭的湖畔隐修正体现了他自然教育的思想。苏霍姆林斯基的“蓝天下的学校”正是让孩子们在自然中滋育天性、丰富心灵。陶行知的“晓庄学校”把自然的教育发挥得淋漓尽致……明代洪应明在《菜根谭》中写道:“草色花英无非见道之文,鸟鸣虫唱尽是传心之诀。”从自然中学习有着鸢飞鱼跃的生机,有着欣欣向荣、载欣载奔的生命力。这与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的传统书斋式教学有着迥然不同的人生追求与价值取向。郁达夫说,自然以及山水,对于人生、对于艺术都有绝大的影响、绝大的威力。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是喧嚣浊流中的精神避难所,是浮躁纷扰中的灵魂栖息地。
  
  书中几乎所有的名家都在强调自然对自己生命的熏染。干春松在《烂漫的小学》中说:“当时课堂的知识,一方面是内容比较少,另外,难度也比较小。因此,我们也就没有作业,从来都没有作业,下了课,我们也就漫山遍野地跑。”陶世龙讲述小学时,除了书本,他还能经常接触到的就是田野山林,特别是他家的山林是祖上经营两百多年留下来的,林深草密、鸟语花香……是个知识的大宝库!袁鹰兴致勃勃地说老师带他们去西湖孤山露营,清晨爬上葛岭看日出,夜晚在孤山树林里做军事游戏。另外,学校离西湖边很近,校门对面就是“西湖十景”之一的柳浪闻莺,那里沿湖边有大片草地。每星期有两天下午的课外活动,老师总是带她们去那里。老村说,春游的日子,老师带领他们站在河边,看着清清的河水从脚下流过,坡上有几棵柳树、几棵杨树,它们的影子婆婆娑娑,晃动在脚下的河水里……

 

    三、大自然是一门亲切的课程

 

    卢梭说每个人都是由自然的教育、事物的教育、人为的教育三者培养起来的。他还从儿童所受的多方面的影响来论证教育必须“归于自然”。《论语·先进》中讲道,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坐,孔子让他们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大家基本上是谈怎么经世治国,而曾子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孔夫子最为欣赏的就是曾点的志趣,这里就是对大自然这一伟大导师的推崇。陶渊明诗言“好鸟枝头皆朋友,落花水面亦文章。”大自然是一门古老又亲切的课程。新的课程理念,提倡大课程观、活课程观,要让孩子谛听大自然的启示,探索人生的奥义,获得灵性的舒展。
  
  俄国教育家乌申斯基说过,自然,美丽的城郊、忧郁的山谷、凹凸起伏的原野、蔷薇色的春天和金黄色的秋天,难道不是我们的教师吗?……我深信美丽的风景,在青年气质的发展上所具有的那种巨大的影响,教师的影响是很难和它竞争的。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