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特刊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一个调皮鬼的精神嬗变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1 月 04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个调皮鬼的精神嬗变

  10月29日下午第四节课,河南科技大学附属高中(以下简称河科大附中)每间教室传出了不一样的响声,有掌声、有歌声、有欢呼声、有口号声、有影视声……在每一间教室里,师生们正在进行每周一次的班会课展示。
  
  在高二(7)班,一个帅气的男生正在讲台上淡定自如地讲述“我心中的大学”。他温文尔雅的谈吐、桀骜不驯的性格,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叫岑昊,是高二(7)班的班长兼“地表最强组”的组长。
  
  “刚入学时,他不是这个样子的。”班主任文军霞对记者说。

 

“从调皮鬼到组长,我的观念在进行重组”

 

  进入河科大附中的每一个学生,在军训期间都会被自动分配到小组当中去。“这和我以前的生活不一样,感觉挺新鲜、挺好玩的。”岑昊对记者说。
  
  在小组的分配上,各班班主任根据班级状况以及自身思考进行小组分配和重组。比如,陈利峰老师以乐嘉的“性格色彩学”为基础对学生进行性格色彩分析测试,根据每一个学生性格色彩的分析结果进行学习小组的划分;丁媛老师则依据心理学的相关知识,请来学校心理学老师刘博为全班学生做“找朋友”和“制作智慧塔”试验,然后划分小组;文军霞老师则在认真阅读每一位学生的新生档案、深入了解每一位学生的家庭状况后,根据学生的性格特点、学科优劣、学习习惯以及男女生比例进行小组组合。
  
  小组确定之后,接下来就是组长的选择了。学校很多老师和文老师一样,并没有草率地决定班委名单以及小组长人选,而是通过很多方式进行选拔。文老师首先进行的是小组长职责的培训,通过班会明确组长的职责:1.协调好小组内组员的关系。2.组织好每一节课的小组讨论。3.负责自习课的小组纪律。4.记录每一位组员的课堂表现。5.安排各学科作业收缴。6.必须是小组的核心和榜样。7.负责在每周班会上对本组情况进行总结评价。这些内容其实就是告诉学生,当组长意味着责任和压力。接下来,就是组长的竞聘了。每个小组会推荐两到三名学生作为小组长候选人,竞聘上岗。各小组推荐的候选人面向全班同学演讲,内容包括自己对小组长的认识、小组规划等。根据演讲情况,投票决定小组长人选。岑昊就是这样被选拔出来的。
  
  “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捣蛋鬼,总喜欢在班上找点事儿。上高中后,感觉大了一些,总给班级添麻烦很不好意思,应该为班级做点什么。竞聘上小组长后,我发现我不再是自己一个人,我有责任带领整个小组不断进步,我的行为举止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小组的发展。这一点对我影响很大。”岑昊说。
  
  河科大附中有一个“王牌”活动,就是军训后的小组风采展示。之所以称之为“王牌”,是因为这个活动给孩子们留下了太多深刻的印记。按照学校的安排,军训分为“武训”和“文训”。在赵永校长看来,“文训”和“武训”同等重要。河科大的“文训”主要做好两个“衔接”:一是初高中教材的衔接。学校为此专门组织教师编辑了各个学科的衔接教材,教材的编写必须要渗透课改理念,供学生使用。二是初高中学生学习方法的衔接。学校在军训期间就进行班级的小组建设,通过小组建设来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意识和合作意识,为进入高一的课堂改革奠定基础。
  
  小组集体活动最能锻炼小组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军训期间各班都进行的小组风采展示,就是各小组在组长的带领下,小组各成员集思广益,根据每个成员的学习目标和追逐的梦想,提炼出本小组的组名、组的口号、组训、组的目标、组歌等,并且还要进行以小组为单位的文艺表演。最后岑昊所在的小组从班级中脱颖而出,代表班级参加了全校的小组风采展示。第一次参加全校大型活动,岑昊第一次觉得组长不太好当。从了解每个组员的性格特点、兴趣爱好到小组文化建设,从各种性格的磨合到小组才艺展示,岑昊说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投入过。

 

 

“从组长到班长,我挑战着一切不可能”

 

  “军训风采展示,虽然小组的展示不是最好的,但是大家在一起为这个展示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准备却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忘怀。”回忆这些,岑昊仍然有些激动。
  
  军训结束后的第一节课上,各班的班主任都给学生介绍了高中三年整体的学习规划以及在课改方面学生需要做的一些转变。在文老师的班级里,还在做着另外一件事情——选出班委。在河科大附中,班干部负责班级管理工作,保证班级日常工作顺利进行;小组长负责“技术”层面的工作。两者同等重要、相辅相成。
  
  在竞选班委的那一天,岑昊犹豫了,骨子里的不够自信以及破茧成蝶的愿望在心里“对战”着。“做了几十年的班主任,我一直在思考,培养一个优等生,让他变得更加优秀,和培养一个中等生,让他成为优等生,这两个过程哪个能让自己更加刻骨铭心?岑昊确实存在一些缺点,但是努力挖掘他的内在潜能,我想这应该是我要思考的。”文军霞对记者说。就这样,在文老师的鼓励下,岑昊成为了班长。
  
  成为班长的第一天,文军霞就把学校高一年级主题班会的整体规划,还有具体内容打印出来给了岑昊。
  
  “高一,认识自己;高二,战胜自我;高三,超越自我。从入学到高一结束,每个月班会的主题、目标以及所要准备的年级大型活动,都非常清晰、一目了然。以前我对班会课的认识是老师进行的‘煽风’加上‘煽情’的教育。如今,不仅每节班会课有主题,而且还得组织各个小组进行策划和主持。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岑昊说。
  
  在班委会上,文军霞说:“解决小组内出现的问题,完善小组建设,让每个小组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发挥自己的长处,是我和各位班委首先要做的。”
  
  岑昊从自己的小组开始,广泛听取大家意见,找出问题以及解决的办法。对于其他小组,岑昊要求小组长收集问题,然后小组长开会交流。能够在小组长会上消化的尽量在会上消化,会上解决不了的如性格不合的问题、发言次数多少的问题、争执比较大的问题则交给班主任,和班主任一起解决。
  
  在河科大附中,为了让每一个同学都能得到发展,学校有专门针对组长、学科负责人和组员职责的培训,还有学习单的书写、小组讨论、课堂展示、合作探究发言流程等方面的培训。
  
  小组内基本矛盾解决了,就可以广泛开展活动了。在班级里,文军霞组织了小组主持效果比赛。比如,这个月针对月考的考试情况,有的小组进行了自我剖析并提出了努力的方向;有的小组则通过现身说法,谈学习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有的小组分享影视作品,谈观影感受以及与梦想的差距;还有的小组制作了精美的PPT,谈一些好的学习方法和学习技巧;等等。每到一学期开学的时候,文军霞还经常邀请往届优秀毕业生给班级同学讲述他们的求学历程和学习经验。
  
  “高一一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发现了自己的弱小。作为班长,如果我做得不好,自己就觉得没面子。而同学做得好,又激励我努力学习做得更好。”岑昊对记者说。

 

“从班长到学校变革中的一员, 我原来如此重要”

 

  自2012年实施“112教学管理策略”以来,学校经常找一些老师和学生进行座谈,共商课改。“我们在全校全面实施课程改革,效果如何,学生应该最有发言权。”学校副校长韩秀清说。作为班长的岑昊经常成为座谈会中的一员。
  
  当记者问,在座谈中他都谈了哪些问题时,岑昊说:“我在征求民意后,主要谈过三个方面。一是对小组的评价应该更加清晰、简单,对表现好的小组除了班级年级开大会表扬外,可不可以多一些‘实惠’;二是期待学校能给各个小组更多展示的机会,就像军训时的小组风采展示,大家记忆很深刻;三是可不可以在一个年级根据一个主题,开一次大型的班会课?小组可不可以有不同的形式来进行展现?”
  
  听到学生的阐述,韩秀清觉得很欣慰,因为学生已经参与到了学校变革之中,还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并且和自己的一些想法不谋而合。
  
  “学校自实施‘112教学管理策略’以来,教师和学生确实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教师不再像以前那样疲惫地教课;小组合作,让学生也得到了锻炼和展示。在我们学校,即使是基础不好的学生,也能在高考中取得让自己满意的成绩。这是最初的进展,下一步,我们将让每个班级的每个小组的风采上墙,在教室里、在学校里,都有不同程度的展示,让每一个班级都具有不同于其他班的特色班级文化。另外,我们也会拟订班会课程教学标准,让每一学期、每一学年的主题,每一年级的主题都更加明确,实现班会主题的课程化、序列化、模块化。” 韩秀清说。
  
  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岑昊跟记者说了一件他今年最自豪的事情。
  
  今年5月份,学校开放周活动,很多学弟、学妹来到学校参观。漫步校园时,他被一个阿姨叫住:“孩子,你觉得这个学校咋样?”岑昊听了,有些脸红,也迟疑了一下。看看那个学弟,他想起自己当年的样子。于是,他就和那个阿姨谈了自己这一年来,从一个“调皮鬼”到一个“合格生”的转变。
  
  “不管他们是否选择我的学校,看到他们走出校园的背影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原来如此重要。” 岑昊说。
  

  (本期图片由本报记者杨磊、代修鹏拍摄)

 

 

岑昊和“地表最强组”的组员在班会课上进行小组展示

 

 

岑昊在讲述“我心中的大学”

 

 

班会课由学生自主组织

 

 

高二(7)班班主任文军霞在班会课上做总结

 

2014级军训总结时进行小组建设风采展示

 

 

2015级军训总结时进行小组建设风采展示

 

 

班会课上的小组讨论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