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回一封长长的信给他
把豆种播在心田
爱之无声
运动会上就得这么玩
难在心,口更难开
画脸谱
我的“诺贝尔奖”
权威专家助阵南阳十二小和她的生态课堂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1 月 1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诺贝尔奖”

□ 赵文陆  

 

    二十多年前,我中师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偏僻的乡村初中任教。心高气傲的我不甘于自以为是的平庸,便和一位中专毕业的好友一道做起了作家梦。我们甚至狂想将来有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进而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他工作闲暇写起了散文、小小说和中短篇小说,一直写成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省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厚厚薄薄的集子出版了好几本。虽然未必能获得诺贝尔奖,但起码是行走在获奖的道路上。我则在教学之余写起了教学随笔,围绕着自己熟悉的学生、学校和课堂,长长短短的文章倒也发表了近百篇,还自费出版了一本书,但当初的理想早已忘怀,与诺奖渐行渐远。
  
  职业的缘故,一旦谈起诺贝尔奖,我仍会滔滔不绝。和好友聚在一起小酌,听他谈文学、谈莫言,我说课改、说教育。他写稿一气呵成,认为写作陶冶性情,滋养精神,不时有杂志约稿,稿费也不菲。如此写作,精神和物质双丰收,岂非乐事?我写教育随笔,常常有感而发,字斟句酌,很是费劲,稿费也少得难以启齿,千字左右的文章一般在百元以内,最常见的是三五十元。邮递员送来稿费单时不忘揶揄一句:下饭店还不够一盘菜呢。但我却乐此不疲,很是享受文章寄出后等待发表的过程,以及文章发表后的自我欣赏。偶尔些许稿费滋润,也挺快活的。
  
  今年暑假期间,我和孩子一起看了一部名叫《山里喋血》的电影,期间孩子问了我几个问题,我颇有感悟,随即写了一篇《日本人会变坏吗》的文章,参加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征文活动,获得了教师及幼儿园家长组一等奖。不但有证书、奖杯,还有770元的奖金。一篇千字小文,770元奖金,冥冥之中,仿佛正好圆了自己当初的诺贝尔梦,岂非巧合?虽然有点另类,但在我的心目中,这不啻于真正的诺贝尔奖金。
  
  古人说,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也许教育写作没有这么高的层次,我们普通的中小学老师偶尔舞文弄墨,不奢求成为作家,也不一定能成为教育家,功名利禄全抛尽,尽情地享受写作的快乐,丰富了自己的教育人生,这是多好的一件事呀!
  
  (作者单位:辉县市北云门镇前卓水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