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校园妈妈”的校外生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1 月 1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校园妈妈”的校外生活

□ 本报记者 靳建辉/文图   

 

  这是坐落在郸城县城东南方向的一座小院。院子不大,晌午的阳光刚刚能够照进来。院子的右面是被砖墙围着的一小块树林,正对着大门是另一家宅院的抹角,往大门左边稍走一点则是一片种着各种蔬菜的洼地。
  
  这是首届河南最美教师、郸城县实验小学教师王西梅位于县城的家,7年前她跟丈夫商量买下这栋房子时,她还在老家东风乡的一所小学任教,那时的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到县城学校教书。从农村到县城,变的是舞台,不变的是对学生、尤其是对留守儿童的爱。10月23日,记者走进了这位留守儿童“编外妈妈”的小院,感受她博大的爱。

 

别的老师生活是两点一线,而她是三点一线

 

  记录王西梅的生活,应该是从见面的那一刻开始的。记者见到她时,恰逢学校上午月考完,下午全校放假。中午时分,记者和王西梅在校门口等两个孩子——胖胖的是王西梅的儿子张凯博,身材消瘦的孩子名叫巩权威。
  
  午饭是在学校外面的小饭馆吃的。在饭桌上,两个小家伙儿你一筷子、我一筷子,争着、抢着,吃得不亦乐乎。但王西梅看到眼前的景象,目光里却有着深深的担忧。她告诉记者,这个叫巩权威的孩子是她儿子的同班同学,父母都在县城做生意,家庭条件不错。但是,因为家里只有一个儿子,所以父母从小对他娇生惯养,养成了他吃饭挑食的坏毛病,如今身体才这么消瘦。
  
  巩权威的家长在电视上看到王西梅的事迹后,又得知王西梅的儿子与巩权威同班,便找了过来,请她帮忙把孩子的毛病纠正过来。王西梅没有拒绝,答应孩子每天晚上放学住在自己的家里。孩子的家长很高兴,说每月按时给王西梅一些钱,算是孩子的伙食费。王西梅断然拒绝了。她说:“不就是添一副碗筷的事儿吗,如果我拿了家长的钱,这事儿就变味儿了。”
  
  学校离王西梅的家大约有两公里,这段路如果骑车的话,也就5分钟左右。可因为是跟两个孩子一起走,路就变长了。孩子们不喜欢坐在车上,喜欢一路走着。途中,他们一会儿扒在店铺门口朝里望,一会儿路边捡个石子拿在手里抛,一会又打闹一番,总之是闲不住。王西梅担心他们的安全,推着车在后面跟着。就这样,一路缓慢地走回了家。
  
  下午4点,王西梅又紧张起来了。她照顾了8年的留守孩子王梦娇和女儿张凯琦要放学了,她要赶在放学之前到校门口接。
  
  像许多家长一样,听到放学的铃声,王西梅踮着脚、仰着头,把脖子伸得老长。看着一个个孩子被各自的家长接走,王西梅有些着急。视线里终于出现了两人的身影,王西梅赶紧朝她们招手呼喊。
  
  先送两个小的回家,再接两个大的回家。王西梅每天的生活几乎都是这样。“如果形容别的老师的生活是两点一线的话,我则是三点一线。”王西梅说。

 

如果她照顾的孩子都到,那会是长长的一排

  4个孩子回到家,家更热闹了。凯琦和梦娇还好,年龄大,会自觉地先写作业,而两个小家伙儿则是被王西梅催了一遍又一遍。记者特别注意了一下巩权威,这个孩子身上的毛病是很突出。作业草草写完,王西梅检查的时候,他假装在听,嘴里回应着王西梅的讲解,眼睛却一刻未离开电视画面。吃饭时也是这样,所有的人都在吃饭,他端着碗,背靠着饭桌,看着电视,王西梅提醒一声,他才知道往嘴里扒上一口。看来,王老师的纠正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第二天清晨,天有些阴,不过还好,除了风和雾,能看到太阳的半个轮廓。王西梅5点多就起床了,这也是她的生活习惯。
  
  王西梅起床了,起来的还有两个小家伙儿,他们今天出奇地兴奋,因为经过昨晚一家人的“磋商”,今天他们要出发去沈丘的槐园游玩。
  
  王西梅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饭,煮粥、煎鸡蛋、炒菜。两个男孩儿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起了坏主意。他们找来一个盆,接满水,端到门外,然后用杯子舀水在院墙上作起了“画”。你一杯,我一杯,都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正当他们玩得起劲儿,凯琦和梦娇从屋里冲了出来,揪住了俩小子就是一顿“胖揍”。原来,他们泼水的这面墙,里面正是凯琦和梦娇的屋子。泼水的哗哗声,惊醒了两人的睡梦。大好的星期天清晨就这样被他们破坏了,可不得揍几下出出气。
  
  所有人洗簌完毕,把饭端到客厅的桌子上,正要开吃,门口却响起了电动车的喇叭声。巩权威的妈妈来接孩子了,说要给权威做个体检。王西梅把权威送到了门口。
  
  去槐园少了一个人,一家人都有些小小的失落。不过,一到槐园,大家的情绪很快被调动起来了。槐园顾名思义种的都是槐树,这些树树龄最长的有500多年。正值金秋,风一吹过,槐叶便簌簌地撒在众人的头顶和脚下,四周像是铺了一层金黄的地毯。一家5口,手牵着手走在金色长廊里,这画面分外温馨。王西梅说:“如果我照顾的那些孩子都来的话,那会是长长的一排。”
  
  孩子们像脱了缰的小马,一会爬爬山、一会坐碰碰车。记者看到梦娇笑得很开心,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还真以为他们本就是一家人呢。

 

她一直坚信,好人会越来越多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在沈丘吃过饭已经是下午两点。一家人乘车开始往回赶。因为郸城与沈丘之间的路还在修,所以这一路分外颠簸。孩子们也许是玩得累了,在颠簸中,全都睡着了。中间王西梅接到了巩权威的电话,说自己身体没什么问题,医生说他消瘦的原因可能就是不好好吃饭引起的。
  
  当天晚些时候,记者与王西梅又去学校看望了一个名叫张岩岩的女孩儿。她是王西梅小学同学的孩子,本来与这位同学已经20多年没联系了,他们一家人也都在河北定居。但听说家乡教育质量提上来了,父母就又把孩子送了回来,让她独自留守在家乡上学。现在,王西梅每周都要去看岩岩一次,送些生活用品。星期天没地方去,王西梅把她接到家里住,饮食起居也都是王西梅在管。
  
  采访中,记者忍不住问了王老师一个问题:“现在距9月份举行河南最美教师颁奖典礼还不到两个月,你就又照顾了两个孩子,到底是力所能及还是为声名所累?”
  
  这个问题问完,王老师笑了。她说:“我还行,我现在感觉自己还能做到轻松应对。如果照顾不过来,我相信,好人会越来越多。”
  
  就在交谈间隙,丈夫悄悄把王西梅叫了出去。隐隐听见说王西梅的婆婆被三轮车撞了一下,明天可能要回老家一趟。王西梅当晚告诉了孩子们第二天自己要回去的消息,并且把每个孩子都安顿好,又告诉他们自己会尽快赶回来。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王西梅和丈夫就一起坐上了回东风乡的公交车……

 

 

两个女儿为王西梅颁奖

 

 

王西梅说,如果自己照顾的孩子都来,这条路横着估计都站不下

 

 

碰碰车碰出童年的欢乐

 

 

清晨,大人在做饭,女孩在洗漱,男孩在玩游戏,这个院子被温馨装满

 

 

高高兴兴的放学路上

 

 

一起回家,虽累但幸福着

 

 

王西梅在讲解作业,巩权威的眼睛一刻也不离开电视

 

 

凯琦和梦娇在一起学习

 

 

得知婆婆被撞伤,王西梅与丈夫商量回家的事

 

记者手记:
  
  采访王西梅很轻松,因为她的做远远大于她的说。我在这段手记里还要专门为一个男人写下些文字,因为他和她在这方面有太多的相同之处。
  
  这个男人叫张学新,是王西梅的丈夫。他是一个沉默的人,面对妻子做的事情,面对妻子获得的荣誉,他从来不评价她做得对不对,也从不评价做得好不好。他只是默默地做着。默默地陪着妻子深夜到学校探望留守孩子,默默地载着妻子去乡下看望留守孩子,默默地在妻子忙的时候帮忙照顾留守孩子。
  
  面对记者的镜头,他也总是有意或无意地躲避。这个男人的沉默,让我真正明白了一位老师能获得“最美”这个称号绝非偶然。在她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背后,一直有一个力量在默默支撑、共同承受。这支撑,正是促使无数河南最美教师不断涌现的源泉,他让我们知道英雄的背后也有英雄,最美的背后亦有最美。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