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教师与学生,谁更应该受到保护
怎么把节日变成教育资源
激励教师:校长的必修课
学校该是什么样的地方
什么是新教育
要重视“师者之师”的师德管理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1 月 2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师与学生,谁更应该受到保护

□ 马希良 李玉花   

 

    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终身教授江平曾说过:“我只向真理低头,只坐在法律一边。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我的中国梦,就是法治天下。”作为教师,看到江老的这番话,我非常欣慰。中国不缺有良心的学者、专家,不缺用良心说话的猛士侠客。近些年来,特别是2014年以来,教师与学生权益博弈较量的事情不断发生,这让人不得不提出教师与学生谁更应该受到保护的问题。
  
  从法治的角度来说,学校里人人平等,谁的权益都要受到保护,不能说只保护教师,不保护学生,也不能说只保护学生,不保护教师。但是,假如从社会法的角度而言,那就不一样了。因为它是从保护弱者的利益出发的,那样的话,应该更倾向于保护学生。从现已颁布的法律法规,比如《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来看,就略见一斑。而保护教师权益的实体法只有《教师法》《教育法》《义务教育法》等。
  
  我国长期的法律传统中,普遍存在着重实体法轻程序法的观念。要理解与认识这个问题,就必须弄清楚实体法与程序法的区别。其区别为:
  
  一是定义不同。实体法是指规定主要实体权利和义务的法律。程序法是保障实体法所规定的权利义务关系得以实现的法律,其中以诉讼法居多。
  
  二是涵盖的内容不同。实体法确认实体的权利义务、职权和责任。如宪法、行政法、民法、商法、刑法等。程序法规定使权利和职权得以实现、义务和责任得以履行的相关程序。如《行政诉讼法》《行政程序法》《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立法程序法》等。
  
  三是主要功能不同。实体法的主要功能在于规定和确认权利和职权以及义务和责任;程序法的主要功能在于及时、恰当地为实现权利和行使职权提供必要的规则、方式和秩序。
  
  基于以上认识,我们不难发现,保护学生权益的实体法,有程序法;而保护教师权益的实体法,没有相应的程序法。没有程序法,实体法就不便落实,就会致使种种伤害教师权益的事件发生。尽管这会引起教师的反对与抵制,最终仅仅落实的只是教师以请假、托病休息或者以学生道歉了事,教师尽管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但在法律面前仍处于弱势状态,师道尊严被法律“遗忘”了。
  
  由于缺乏相应的程序法,使保护教师权益的实体法“高高在上”,所以教师在社会上乃至学校中动辄得咎,如履薄冰,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表现一:现在教师已经成为一种高风险职业,在送教下乡时一位叫晓丽老师对我说,现在学生越来越难管,但班主任“手无寸铁”,不能批评,不能惩罚,当然更不能开除学生。班主任除了和风细雨的说教,几乎没有其他有效的办法。表现二:教师职业被叠加的东西太多,以致教师难以承受。比如,一旦班上的某个孩子出现安全问题,那么这个班主任无论工作多么出色,都会被完全否决,甚至连累到家人的正常生活。表现三:学生越来越难管。这是现在学校教师面临的共同难题,并且已经不仅仅是学校面临的问题,也是家庭和社会面临的共同问题。据统计,我国留守儿童数量约为5800万,占全部农村儿童总数的28.29%。这让教师犯难的教育教学更雪上加霜。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一方面,学校要重视对学生的心理辅导,比如建设心理咨询室,给予学生必要的疏导和救助,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另一方面,学校在对学生的管理教育过程中,不能采用高压方式,而要平等地对待学生、理解学生以及尊重学生,让师生能够真正有效地进行沟通,从而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但是,这对于改善教师权益现状的帮助很有限,因为社会生活中忽视程序法的现象普遍存在,人们头脑中遗留着重实体法轻程序法的观念,所以在当下学校教育情境中,相比学生而言,更应该受到保护的是教师。
  
  尽管“侮辱、殴打教师”早已被《教师法》等法律明文禁止,“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也写入了神圣庄严的《宪法》,然而侮辱、殴打甚至杀害教师的事件却时有发生。那么,究竟如何在学校中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呢?
  
  一是呼吁国家尽快出台与《教师法》《教育法》等保护教师权益相关的程序法,即《教育诉讼法》,使实体法与程序法双管齐下,共同维护教师权益。
  
  二是投入经费,购置用来保护师生安全的防护设施,把校园安全防护措施作为学校重点建设项目来抓,增强师生在学校的安全感。校园里除了学生,就是教师,学生、教师都应受到保护,无论哪一方都伤不起。
  
  三是教师的合法权益应得到充分保障和重视,这一问题应引起各级党委、人大、政府的重视。一位网名为“中国梦之声”的教师说道:“《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都是国家保护学校中两大群体的法律,但在执行过程中差距很大。教师和学生发生冲突矛盾,首先遭到责备的是教师,学生往往无理还占三分。诚然,学生作为未成年人给予有力保护,是对的。但这是有前提的,即法律是保护他的合法权利与利益,但学生中的极少部分,其‘影响力’、破坏力是巨大的:平常不思学习,专以课堂上哗众取宠、挑衅教师为能事。作为教师,言教身教对其无效,伤人的话说不出口,打人的手举不起来,此时倍感无助,这就助长了他的气焰,其他学生势必会模仿。这对教师、对教育是莫大的伤害,对国家发展也没有任何益处。”
  
  四是大力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教师的良好社会风气,这会有助于更好地维护广大教师权益以及保护学生。现在一些家长受多元价值观的影响,不尊重教师,学生则上行下效。
  
  近年来,虽然国家越来越多地强调尊师重教,但在现实中,在高科技迅猛发展的“后喻时代”,学生能够通过其他渠道掌握一定的新知识、新技能,甚至可以给教师传授知识、教授技能,这种“文化反哺”现象导致了教师的地位每况愈下——从原来的师道尊严、高高在上,到如今被扯下神坛成为普通人,甚至被一些学生和家长嘲笑乃至殴打,教师的社会地位在短短十几年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另外,新课改倡导教师成为学生中的“首席”,初衷是构建新型的师生关系,但实际上很多人并未真正领会与把握后现代主义的师生关系是什么样。“惩罚与批评”这个教育学倡导的教育利器,不知什么时候成为一种忌讳或禁区。正如一名教师网友所说:“教师没有了威严,教育也没有任何惩罚,就如一棵成长的树木,没有人为其砍去多余的枝丫,任其发展一样。这样的一些沾染了上一辈缺点的学生涌到社会上,将是这个社会的悲哀。”教师权益不能得到有效保护,就会放弃教育的责任,这导致早已被教育界批判的“树大自然直”的悖论沉渣泛起,误导善良的人们进而贻害社会。
  
  五是依法管理媒体,施行责任追究制。对那些为了吸引眼球,有意放大教师失误、过错的无良媒体,教育行政部门、学校、教师要依法维权,力戒使某个个体的问题变成对教师群体的攻击,对整个教育的质疑。法治时代,教师要学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这对学生的健康发展有利、对整个学校教育有利、对我们国家的未来发展有利。

 


  
  (作者单位: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教师进修学校、西关小学)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