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要闻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以“三展三评”为载体,全方位实施岗位练兵
三特点做实名师工作室
教学成果最重要的是基于学生成长
教育时报正在征订中。。。。。。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2 月 0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学成果最重要的是基于学生成长

  编者按:11月26日,“河南省基础教育教学研究项目重点课题研讨推进会”在河南省实验中学艺体活动中心举行。来自于全省各地的500多名基础教研室课题负责人、学科教研员以及参加特岗教师培训的50位初中化学老师参加了此次会议。
  
  26日上午,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柳夕浪做了题为《国家级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奖评选实施与优秀成果培育》的精彩报告。会后,针对广大教师所关注的如何进行课题研究、如何形成教育教学成果等相关问题,记者和柳夕浪进行了对话。

 

 

□ 本报记者 任素影 

□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柳夕浪 

 

    教育时报:我在《人民教育》上看到您曾对首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进行过详细的梳理,并写了5篇立意很高的分析性文章。那么,在阅读这些优秀成果的时候,您认为一个优秀成果,它应该好在哪里呢?
  
  柳夕浪:对事物来说,重要的是其之于人的意义;对人来说,重要的是逐步领悟到事物之于人的意义。而对于教学成果来讲,最重要的是其之于学生成长的意义。回到这个本源,我想一个好的优秀成果,它可以好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现实针对性强,关注长期以来困扰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的重点和难点问题的破解。如面对中学阶段长期以来“千校一面”、“万人同课”、学生个性压抑的问题,北京十一学校构建分层、分类、综合、特需相结合的选择性课程体系,实现了每位学生一张课表,并由此带动学校整个育人模式的转型。其次,成果可操作,有明确的解决问题的思路、策略、举措,具体包括从问题解决过程中提炼出来的理念、从大量实践经验中抽象概括出来的模型以及鲜活事例的支撑。比如,北京市朝阳区星河实验小学校长马芯兰将小学数学500多个概念统整到“和”这个基本概念上,形成小学数学知识网络图和“迁移、渗透、交错、训练”课堂教学方式,特别强调学习过程中对原始概念的质疑、思考、重建。再次,成果要体现综合化,注重相关机制、体制障碍的破解,确保改革思路、举措能够落地。比如,江苏省天一中学自主学习模式,以“科技社团”为主要组织形式,搭建“e学习”互动平台,突破班级授课制的局限,建构“跨学科、项目化、开放式”课程形态,创建12个创新实验室,不断丰富课程资源;推动“做中学、研中学”的学习方式,关注真实问题的解决;建立多样化考评制度,促进学生的志趣和特长发展。这些都远远超出单纯课堂教学方式的改革,体现了一种综合性。最后,一项好的成果,要求效果显著,在实践检验和推广中促进了学生发展、教师发展和学校发展,产生了广泛的专业影响。特别是学生满意率高,发展后劲足,业内人士评价高,而不仅是发表论文多,媒体报道广。真正的专业人士重在对成果本身价值进行评价,而不是看非专业人士的炒作。
  
  教育时报:也就是说,一个好的优秀成果需要创造性地解决教学中的实际问题,为学生的发展和成长服务。刚才有老师问,在创造国家级教学成果的时候,作为普通老师,应该在哪些方面努力或者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柳夕浪:在全部获奖成果中,一线教师所呈报上来的成果,得奖率是60.3%,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在国家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框架中,特别是时代要求与自身的实际需求、特定的可利用资源的结合点上,一线教师需要确定主攻方向,寻找突破口,重点关注课程、教学、考试评价基本问题和关键环节的破解,以核心素养为纲,避免简单复制、纠缠于某些细节问题和低水平重复。在实施过程中,还要注重理清改革思路,让实施的举措创造性地落地。很多时候,我们梳理这些成果是为了进一步厘清工作思路,在相互交流中提升实践品质,而教学成果的诞生源自对实际问题的深入分析和破解,归根到底是做出来的。
  
  此外,今天这个时代的教学不再是单打独斗,互联网以及各种各样跨学科、跨专业、跨领域的组织和联盟已经把大家联系到了一起,很难诞生出孤胆英雄。所以,一线教师要充分利用外脑,促进团队合作,打组合拳。目前,我们的改革已经到了破解体制机制障碍的攻坚阶段,需要跨越边界,注入活力,不断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
  
  教育时报:是的,“跨界”这个词语成为今年教育界非常火的一个词语。在全球教育的大变革时代,我们需要一种组合式的创新,运用交叉跨界思维,找到不同事物之间的关联,移花接木,脱胎新生。我曾读过您写的《教师研究的意蕴》一书,内容涉及教师研究的旨趣、本然状况、活动结构和方式、研究共同体、成果表达与评价等若干方面,书中您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教师研究应当不同于理念的“守门人”的方式,应该回归本源,踏上“回家的路”。“回家的路”是怎样的一条路呢?
  
  柳夕浪:专门的科学研究本来就是从日常生活、生产实践中分化出来的。这无疑是一种历史性进步,但这不意味着从此研究就只是少数专业理论工作者的特权,并且研究只能按照理念“守门人”的那套特定的方式方法进行,相反,中小学教师的研究因为其融入日常教育教学之中,而保持“前科学”“前理论”的原生状态,呈现出真实的日常生活世界原本具有的复杂多样性,注重实际问题的分析和解决,同样开启着人们的视野,有着自己的独特价值。教学改革归根结底是为了孩子的全面发展,健康成长,它本来是个复杂活儿,无论为何教、教什么,还是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教学基本问题的解决都不是一铸而就的,需要多方面力量的参与。
  
  真正的学都离不开学习者对学习内容深刻的接触和领悟,学习者与学习内容的本真关系才是学习活动的灵魂。这种本真关系的建立取决于教师“让学”的本领,取决于教师对自身教学活动的沉思,对真知和学生的沉思,以及扎实的行动。这种沉思犹如对星空的凝望,使日常教育教学行动变得神圣、持久而充满魅力。

 

 

  柳夕浪在做报告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