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好学校就像“鸟的天堂”
帕夫雷什中学怎么做分组学习
大成之道,步步向前
校长应学会的“微”管理
推动教师发展:校长的主要任务
“核心素养”带来学校六大变化
校长如何做到忙而不乱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2 月 09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好学校就像“鸟的天堂”

□ 葛怀欣 林凡瑞   

 

    著名作家巴金撰写的《鸟的天堂》是一篇脍炙人口的散文,选入小学课本后,更是被人广为传颂。巴金笔下的“鸟的天堂”位于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城区以南约十公里的天马村的河流中,是全国最大的天然赏鸟乐园。“一株榕树便天堂”,概括了小鸟天堂的特点。一棵榕树历经数百年的繁衍,成为覆盖面积达一公顷的“独木林”,适宜的气候、清澈的河水、茂盛的大榕树是小鸟天堂形成的物质条件,每天栖息在这棵美丽大树上不可计数的野生鹭鸟,暮出晨归,嘎嘎而鸣,翩翩起舞,蔚为奇观,而当地人的爱鸟情结又是小鸟天堂形成的人文条件。天马人一直用“爱树护鸟,爱好自己,爱好子孙”的祖训教育着一代代后人,用各种方式保护着小鸟赖以生存的环境,使这个自然奇观完好地保存至今,形成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同发展的典范。
  
  人间有天堂。鸟的天堂,远离尘嚣,在这里拥抱自然,感受百鸟和鸣的天籁之音,疲倦的心灵能得到片刻的栖息,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惬意呀?
  
  美国思想家梭罗在《种子的信仰》中如是说:好学校是“一方池塘”,但我觉得好学校更应该是“鸟的天堂”。在这里,天堂是作为好学校的隐喻而出现的,它便是那棵茂盛的永远充满生机活力的大榕树,而学生则是自由自在的“鹭鸟”,何时栖息,何时翻飞,全凭自己的意志,这就是“自然”的力量。这正如元代著名戏曲作家王实甫在《破窑记》中所云:“你孩儿心顺处便是天堂。”是的,学校应该是“孩儿心顺”之处,一方池塘却不见得就让孩儿心顺。
  
  教育存在的本意和价值是什么?法国思想家卢梭说:“教育即自然生长。”应该说,好学校的价值,其实就是体现在为学生创造一个好的生态环境,给他们“灿烂的阳光”“清新的空气”“适宜的水分和养料”,让他们快乐而幸福地成长。
  
  清代散文家、外交家薛福成在《天堂地狱说》中云:“夫诗书之味,山水之娱,妙景良辰,赏心乐事,皆天堂也。”《宋书·夷蛮传·天竺婆黎国》中说:“叙地狱则民惧其罪,敷天堂则物欢其福。”看来,天堂是永恒世界里至高无上的居所,是圣洁的;是美好宜居的生活环境;也是人们所期盼的“物欢其福”。那么,我们现在的很多学校是否都如“鸟的天堂”一般呢?是否都有一个好的生态环境呢?并不尽然。很难说我们的每一所学校都是孩子们的“妙景良辰,赏心乐事”之处。
  
  让孩子接受教育是天经地义的,让孩子在良好的环境里学习是众望所归的。我们知道,影响孩子发展的因素很多,除遗传、营养、早期智力开发等重要因素外,一个良好的生活与学习环境也非常关键。科学家研究发现,颜色对人的智力发展有很大影响,比如,淡蓝色、黄绿色以及橙黄色能振奋精神,提高学习注意力;而黑色、褐色、白色可影响智力发挥。所以,将居室或者教室的墙壁涂成淡蓝色,或者悬挂一些淡蓝色背景的挂图或条幅,会有助于孩子的学习和智力开发。同时,芳香气味也可以益智,在教室或孩子的居室置放一些花草或芳香物品(如芳香枕巾、书签、香袋等),或洒一些天然成分的香水,营造一个香气洋溢的环境,就有益智的功效。与一般环境比较,生活在芳香环境中的儿童,无论在视觉、知觉、接受与模仿能力等方面,都有明显的优势。这其中的奥妙在于芳香气味能给人一种良好刺激,使人们心情松弛、情绪高涨,增强听觉与嗅觉及思维的灵敏度。但是,我们的教室是不是有这样的设计呢?不全是。
  
  走进我们的教室,看到的大多还是明晃晃的“大白色”,而“大白色”是使人压抑的色调,显然对孩子的智力开发是不利的,淡蓝色、黄绿色以及橙黄色的“益智教室”在中小学里还是很少见的,而充溢着花儿芳香的教室恐怕就更不多见了。再就是,我们的校园是不是都按照标准进行绿化了呢?不尽然。有的学校基本没有布置,整个校园被楼房建筑、硬化路面所占领,很难见到益智的绿色,更难捕捉到芳香的气息,即使有的校园绿化了,也是象征性的,远远达不到平均每个学生多少平方米的要求,如此环境,怎能成为“鸟的天堂”呢?
  
  优越的人文环境又是“鸟的天堂”形成的一个重要条件。渴望社会交往既是人的本能,又是扩大信息、促进脑功能的重要措施,儿童尤其如此。科学家研究发现,从小就喜欢与成人打交道的孩子,他们的学习成绩普遍较好,而那些不大与成人打交道的孩子成绩普遍较差些。
  
  这个反差提示我们,成人的语言、思维和行动有助于增进儿童的智力发育。这一点应该给我们教育工作者很大的启示:我们教师应该千方百计地创造让学生接触社会的机会、与各行各业的人交流的机会。而学校里的每一位教师都应做个“护鸟、爱鸟”的“老天使”,促进孩子们的心智发展、人格造就。现实里,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代沟”明显,学校的人性化教育处于滞后状态,甚至还存在着体罚、变相体罚学生等现象,让孩子“恐师”“恐校”,很难把学校当成是最愿意待的地方。
  
  校园应该是孩子们的乐园,教室应该是孩子们的“乐室”。我们教师常常感叹现在的学生“难教”“不配合”“不开化”,甚至不少学生厌学逃学,与师长作对……但说实在的,这都是孩子们的错吗?如果我们的校园都似“巴学园”,我们的教室都像“第五十六号教室”,我们的教师都似雷夫,“窗边的小豆豆”怎么会不喜欢学校呢?小鸟怎么会不依人呢?试想,教育不兴,是因为学生不符合要求吗?显然不是,是因为我们的很多学校不是“鸟的天堂”,不是“巴学园”,不是“第五十六号教室”,而是“工厂”或“监狱”。
  
  因此,学校的挑战和使命在于为学生的学习和成长创造、提供“发生可能”的众多因素,如环境、动机、手段、机制等。学校的价值不是体现在有多少教学楼、有塑胶跑道以及制度多么严密上,而是体现在它的“生态”要素上,就像“宜居指数”的高低决定着市民眼中这座城市的价值大小一样,“宜学指数”的高低同样决定着这所学校的价值大小。
  
  学校即生态,好的学校文化能为学生这些“小鸟”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宜学天堂”。
  


  (作者单位: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郑旺镇中心小学、奥德希望学校)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