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小学?中学?我到底该在哪里教学?
驱来的宁静
月光下的奶奶
我和你做伙伴
眼里不应只有一张纸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2 月 1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1000个教师的自述(126)·李小黑 修武县云台山镇中心学校教师
小学?中学?我到底该在哪里教学?

    小学资格,小学编制,分配时她却因机缘巧合留在了中学任教。20年,她从青年到中年,在中学和小学之间几进几出,到最后,晋级晋不成、荣誉不对号,搞得身心疲惫。李小黑说,经历了这么多事,心头一直有个疑问——

 

  □ 本报记者 靳建辉初接触修武县云台镇中心学校的李小黑老师,记者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名字是她的本名,但这确实是她的本名。小黑老师不黑,白白胖胖的,是个文笔极佳的女子。就是这样一位女子,在教学的20年里,却一直有着自己的困扰。
  
  12月9日,李小黑老师向记者讲述了她的故事——小学资格,小学编制,分配时却留在了中学任教19岁我中师毕业,分配的时候把我分到了修武县的岸上乡(后改为云台镇)。岸上在哪儿,其实跟我们乡是挨着的,只不过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
  
  那个时候,岸上还没完全开发,当地还很穷,道路弯弯曲曲、坡度也很大。给我们发调令的老师见我是个小姑娘,就好心地劝我,让我回家找找关系,看能不能换个地方工作。
  
  老天爷,我能有什么关系,我的一切全都是靠自己挣来的,没有人能帮我的忙。再说,我又是一个万事不愿求人的人,到哪儿都是当老师,到哪儿都是教学生,到哪儿都是一样的工资,我为什么要低人一等去求别人?
  
  我果断地领了调令准备进山。在师范上学的时候,学校组织学生看过电影《凤凰琴》,我当时被影片里面的人和事所激励,觉得自己就像影片里的老师一样伟大,而我的学生,也一定会像影片里的学生一样懂事!
  
  回到家,我哥问我分哪儿了。我们家就哥一个男孩儿,不爱管闲事儿,平常也不大爱搭理人,就连我父母有事都不太敢跟他讲。没想到,他会主动问我的事儿。我告诉哥,我分到了山上。他就赶紧找了同村的一个叔,又想托托他老同学,把我留在本乡工作。我没让,我说了,我不想低三下四去求人。
  
  也许是觉得没有为我做些什么吧,而我又要到条件那么艰苦的地方去,走的那天,哥竟然破天荒地开了家里种地用的那辆破三轮车把我送到了学校。
  
  当时,岸上乡的初中、小学都缺人,见分来了新老师,中学校长和小学校长都要求给自己分人。和我同来的还有一位女教师。我学的是师范专业,可是按道理中师毕业生只能教小学,编制也在小学里;那位女教师虽然有大专文凭,却是从农专毕业分到教育上来的,专业不对口,留在中学也不大合适。既然两个人的综合实力不相上下,学校领导便决定让我俩各试讲一节课,以决定去留。
  
  我们试讲的都是初中英语,因为我业务熟一些,所以最终留在了中学任教。
  
  初次踏进校园,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荒凉——虽然那座教学楼是全乡最新的建筑,可是学校连堵像样的围墙都没有,一截儿是低矮的砖墙,一截儿又是忽高忽低的土墙。校园里长满了荒草,地面没有硬化,不是坑洼就是石头。教师宿舍是一排以前生产队里使用的粮仓,房顶呈弧形,房檐上还写着“广挖洞,深积粮”的标语。看到这种情形,一股凄凉之感顿时涌上心头。
  
  晚上睡觉,看着窗外高低起伏的山的魅影,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猫头鹰瘆人的叫声,我吓得缩在被窝里久久不敢入睡。
  
  中学到小学,小学到中学,没有抱怨反而欣喜到了2003年,教育系统要实行定编定岗。我们的校长是位老校长,在一线从教多年,人实在,做什么事儿都肯为教师着想,再加上年纪大了,凡事都以稳妥为第一要务,唯恐会有什么闪失。
  
  老校长说我是小学编制,中学里没有我的岗位,而如果我再留在中学任教,将来可能连小学里也都没有我的岗位。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到小学去。
  
  我心里那个难受啊!我是个要面子的人,觉得这样就等于是中学不要我了呗,如此被“贬”到小学里去实在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我在中学教了8年课,论表现、论成绩哪一样我比别人差?怎么就该我到小学里去呢?
  
  我想跟校长理论,可又知道的的确确全校只有我一个人是小教编制,人家现在又不是比成绩,我去论什么理?于是,我只得整理东西离开。
  
  习惯了中学的学生,习惯了中学的同事,初到小学,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陌生——生字词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学生告状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上课写字得一笔一画,批改作业潦草不得。我不知道小孩子原来有那么多的麻烦事儿!再加上自己“心虚”,认为是被“发配”过来的,别人一定看不起,如此“智子疑邻”久了,就觉得别人看自己的目光里大有深意,我的心一时很乱。
  
  为这,那段日子里我没少跟还在中学任教的丈夫闹,我甚至指责丈夫,说他是堂堂男子汉大丈夫都不敢大包大揽地说句话,让我辞职回家养着我。
  
  在小学里一教又是5年。这5年里,我教过语文,也教过数学。
  
  但我们那所初中,自从我离开之后,语文教师就不够用了。我们是山区,山区偏僻苦寒,没有几个人愿意到这里来任教。到了2008年,老校长来找我了,他说掂量来掂量去全乡也只有我还担得起中学语文这个担子。
  
  我高兴极了。我一直觉得自己生来就是属于中学的,我的魂在中学,我等的就是校长这句话。于是,我欢天喜地地又回到了中学任教。
  
  心会疲,人会累,如今只想安安稳稳教好学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是几年过去了。这几年里,和我一前一后从教的老师们都先后晋升了小高职称,就连我教过的学生都升了小高,只有我,还在“小一”的位子上原地踏步。
  
  好不容易别人都晋过了,没人跟我争了,晋级的机会才轮到我。填写表格的时候,有一栏的内容是历年的工作单位和所教科目,我填写的都是在小学里任教。其实农村学校就是这样,经常会出现小教编制的在中学里任教或者语文专业的教数学的现象,好多人都像我一样不能专职专用。为了避免麻烦,晋级的时候大家都这样填写,并不存在弄虚作假的问题。
  
  可谁知道就因为我将在中学任教的经历填写成了在小学任教,而被一个不知名的人揪住不放,从我开始交表就一刻不停地在“政府在线”上发帖子告状。为这,市里还专门责令县教体局派人到学校里调查,我那些年到底在哪儿担课。
  
  我当时真是觉得丢死人了,自己这辈子都没有丢过这么大的人。我犯了什么错,竟让市里县里如此大动干戈?在哪儿担课?连我自己都得想一想算一算才能说得清,自己哪一年在中学、哪一年在小学,哪一年教语文、哪一年教数学,别人又怎会说得清?在那个不知姓名的“好心人”的“帮助”下,我的晋级之事最终以失败告终,就连校长出面调停都没能成功。
  
  当时老校长已退休,新来的校长是个好人,他说我再留在中学里对晋级不利,工作单位不对,得个什么证书吧也对不上号,还是到小学里去吧!
  
  其实经历了这一次,我对晋级已经毫无兴趣,我决定这辈子都不再晋级。我对校长说,要是工作需要我到小学去那我就去,要是为了晋级则大可不必。校长说我傻,坚持要我到小学去。于是,我第二次到了小学。
  
  寒来暑往,2013年我教六年级。暑假后,六年级升初中了,分课的时候,教导主任说要我跟着我的班上初中。我说我不,我是小学语文教师,就待在小学里最好,这么多年折腾来折腾去我累了、也烦了。教导主任说初中没有合适的语文教师,我就给他推荐了一个。可谁知道,教导主任去找那位老师谈过话之后,又来找我了。他说那位老师说了,我送过去的那班学生太厉害,他管不了,不愿意接手。没办法,我只好又到了中学。今年,我教九年级语文。
  
  就这样,我在中学和小学之间“杀”了个几进几出。到今天为止,我在山区已经教了20年。20年的时光,让我从一个19岁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39岁的中年妇女。我是小学教师?还是中学教师?真的快搞不懂自己的位置了。我不想再动了,毕竟人心都有疲的时候。如今,晋级、荣誉什么的我都不在乎,只要能安安稳稳地教孩子们就好了。

 

 

课堂上的李小黑

 

李小黑刚参加工作时,在教学楼的走廊里拍的一张照片,整个人还很青涩

 

 

 

 

在自己喜爱的岗位上做自己喜爱的事儿,李老师打乒乓球都这么开心
  
  (本文图片由李小黑提供)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