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劳动教育与会生活
课堂礼仪教育不可废
教育改革的“折腾”与“不折腾”
重奖激励的伤与害
互联网时代学校教育的挑战
学校需研究如何改善“用户体验”
校长,请邀请教师写博客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2 月 2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育改革的“折腾”与“不折腾”

□ 卫功立   

 

    江苏省苏州市第十中学是一所去一次就让人念念不忘的学校,柳袁照校长的“修旧如旧”让人很是敬仰。
  
  这是一所秋天不扫落叶的学校,园林和学校完美地嵌合在一起,美得就如同“沈从文的散文”。其实,“修旧如旧”何尝不是教育改革的目标?“修”就是改革,改革不是颠覆,而是沿着教育先辈们一路走来的路慢慢往下走,任何自诩的开宗立派或许都是“折腾”。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时候,胡锦涛同志说了三个字“不折腾”。
  
  这些年,教育被不断地折腾,任何社会问题的出现都会把罪过追到教育。最近有人说“中国教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方面,有人认为美国、芬兰的教育什么都好,而自己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啥都不好;另一方面,有人认为民国时期的教育什么都好,那是大师辈出的时代,而现在的教育有着说不尽的不好。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曾经这么断句《道德经》的开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其实老子就已经告诉了我们,教育的常态就是既要学习自己祖宗的,也要学习别人祖宗的,不能非此即彼。
  
  首先,我认为中国教育人需要折腾,就是要不断思考如何为人的健康发展找到正确的途径。中国教育改革应该从中医理论中寻找可以借鉴的地方,有些病可以下猛药,有些病则需要慢慢调理。这些年讲课改,说首先要突破合作学习,有人就说要把“团团坐”抓到底,否则就没有合作学习。我个人觉得,不必拘泥于这种形式,从古至今都这么对着黑板坐,自然是有道理的,“团团坐”总会有孩子屁股对着黑板,老师讲课时这个孩子就是扭过头来,十几年下来我估计身体健康也是要出问题的。
  
  我们不必讳疾忌医,当下的教育的确有问题,所以也需要一些猛药。一个区域和学校如果暮气沉沉、不思进取、平平庸庸,就需要好好折腾一番,管理必须规范,制度必须健全和严格执行,否则学校是无法谈教育改革的。
  
  任何的制度其实只针对不自觉的人,唯有健全的制度管理才有大自由。我们看到那些不断涌现出来的好学校,都是由一个团队领着折腾出来的,总要有人敢于打破一些旧的东西。现在还常听见有人讨论“新教育”和“旧教育”,其实遵循教育规律办教育就是新教育,违背教育规律办教育就是旧教育。
  
  教育需要“推陈出新”,需要有人继续探路,敢这样折腾的教育人大概就是教育家了。大到一个区域,小到一个班级、一个教师的课堂教学,我们应鼓励折腾,这种折腾是在符合教育规律的基础上的改革,否则就是“瞎折腾”。
  
  目的决定动机,如果一个校长和老师总是在思考自己的工作如何让上级满意、如何为自己谋取名和利,那就可能会急功近利而不择手段,想方设法作秀,搞教育的“大跃进”。“三年成为全国名校”的闹剧在我们身边是有的。
  
  教育是慢的艺术,着眼点应立足于促进师生健康发展,引导师生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这样,我们的眼光向上,看的就不是“各级领导”,而是那些在教育史上留名的教育家,如陶行知、苏霍姆林斯基、李吉林、叶澜、朱永新等;眼光向下,看的不再是一群为了自己的教育政绩而被利用的师生,而是如肖川先生所说的“一群不完美的人带着另一群不完美的人走向完美的过程”。我们不需要离经叛道,而需要挺起腰杆做教育,用我们的情怀和专业尊严赢得社会的尊重。
  
  我们需要追求卓越和幸福的盗火者般的激情,这种疯狂其实就是快乐和幸福;我们要拒绝那种把师生作为自己谋取名利铺路石的教育政客。注意,这种政客不一定只是有些权力的教育局长、校长,每一个站在讲台上的人都有可能。
  
  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说的:教育改革的“折腾”与“不折腾”。
  
  (作者单位: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教育局)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