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劳动教育与会生活
课堂礼仪教育不可废
教育改革的“折腾”与“不折腾”
重奖激励的伤与害
互联网时代学校教育的挑战
学校需研究如何改善“用户体验”
校长,请邀请教师写博客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2 月 2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重奖激励的伤与害

□ 王淦生   

 

    最近,我所在地区的教育行政部门发起了一场颇具规模的中小学“学如东,见行动”的热潮。如东县,位于江苏省南通市,经济状况平平,其名气很大程度上是靠居高不下的基础教育质量支撑着的。如东县的中高考名校录取率多年来一直居于江苏省前列,以至于省内教育界流传着“江苏教育看南通,南通教育看如东”的俗谚。
  
  吊诡的是,该县被公众看好的教育质量并未带来经济状况的好转,如东的经济水平一直在南通市的下游徘徊。有专家指出,正是因为如东县高考名校录取率特别高,绝大多数考取名校的学生大学毕业后都会选择留洋深造、出国定居或是到发达城市成家立业;留守家乡的,自然就剩下了那些未能迈入“名门”或是在高考升学中被淘汰的低层次人才,而这些低层次人才自然很难担负起繁荣家乡经济的重任。经济落后,又势必难以引进和留住人才——发达的如东教育,酿出的却是人才入不敷出、经济停滞不前的苦酒,而且这一现象已呈现出一种恶性循环的态势。
  
  据我所知,培育出“如东教育似锦繁花”的如东县中小学教师的工资收入堪称拮据。他们的平均月工资要比邻近市区县同档次教师低上1000多元,大学毕业10年左右的教师的月工资才2400余元。剔除了衣食住行以及孩子读书上学诸方面的费用,他们已基本成为“月光一族”。而带来这种的差距的原因,官方给出的唯一解释便是——“地方财力匮乏”。
  
  如果说如东县在教育投资方面过于吝啬,那就错怪该县的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了。其实他们还是很舍得在教师身上花钱的。最近听了如东县教育行政部门的一位领导的报告,我才知道该县的省级特级教师每月除享受省里下发的300元津贴之外,县里还要给他们每月发放4000元的奖励性津贴。此外,市县级学科带头人、名校长、名教师等荣誉称号的获得者每个月都可以享受到由县级财政部门发放的数百到数千元不等的奖励性津贴。如此一来,该县的每位特级教师差不多就等于领了一般教师的双份工资,那些名教师、名校长以及学科带头人也差不多比别人多出了一半的收入。这样做的意义——用如东县教育部门那位领导的话来说就是——“鼓励广大中小学教师脱颖而出,争当教学骨干和领军人物”。
  
  我丝毫不怀疑如东县教育部门推出的“奖励性津贴”的初衷的善意,但是“鼓励广大中小学教师脱颖而出”是否就必须借助于重赏,是否就一定要将层层级级的荣誉称号与教师经济收入一一挂上钩,而且出现某些教师每月的奖励性津贴超过大多数教师的月工资,甚至远远高出“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标准的局面?这恐怕就值得我们三思了。
  
  时下的教育界,诸如特级教师、名校长、名教师、学科带头人等等称号所授予的,大多是一些在“教育教学研究”方面有特长的人员,他们大多长于论文写作和课题研究,而中小学教师和校长更多的是在从事具体的教育教学和管理工作,他们纵然成绩再棒,但如果缺少一定级别与数量的论文和教科研课题,就只能与上述头衔无缘。
  
  如此重赏政策的出台,势必会让更多原本“务实”的教育工作者转向“务虚”一途。再者,中国历来便是一个“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国度,同处一所学校,同在一个岗位,教学实绩类似,但工资收入悬殊,任谁也难以达观视之。尤其像如东这样一个教师收入原本就不高的地区,推出这样一个“巨额”的奖励新政,是不能不考虑到它的副作用的。毕竟特级教师不过占教师总数的千分之二,名校长、名教师也都名额有限,工作仍要靠大多数普通校长、普通教师去干,冷了大多数人的心是得不偿失的。
  
  千万不要以为拉大教师收入差距只有激励作用,它同样可能是一种伤害,尤其是当更多的人发现进入高收入群体完全无望的时候。只有奖励额度合理适中,只有当每位教育工作者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正当的竞争都有希望获得这份奖励,这种奖励才会成为一种正能量,才会化成一种催人奋进的力量。否则,即便你种下的是龙种,收获的也很有可能是跳蚤。

 


  
  (作者单位:江苏省盐城市亭湖高中)(本版插图:李庆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