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你的背影
你的背影
永远的哀思
母亲,我永远的榜样
每天给我做饭的那个人走了
姥姥,我把你的勺子丢了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12 月 2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每天给我做饭的那个人走了

□ 段伸眉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和王均大都在叶县完全中学教语文。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我在北京军队工作的前夫被迫害致死,撇下了我们娘儿仨,儿子满3岁,女儿刚会站立。那时,我的生活如天塌地陷,日月陨落。
  
  一天,学校里武斗激烈,老师们谁也顾不了谁。不巧,那天儿子发高烧,学校距离医院很远。为给儿子看病,我只好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使出全身力气,先将儿子向前抱一段路程放下,再回去将女儿抱到儿子跟前。体重80斤的我就这样,轮番“转移”着没有父亲的儿女,一步步艰难前行。
  
  当我精疲力竭的时候,迎头碰到老王。他二话没说,背起儿子就往医院跑,挂号、就诊、买药,不让我掏一分钱。隔了几天武斗又开始,他躲避到外地。武斗平息后,他回到学校,用兜里仅剩的5毛钱,给我的孩子买了5块糖果。当时我哭了,老王红着眼睛,默默地走开。后来,经过哥哥撮合,我们走到了一起。我清楚记得,我们是抱着女儿去登记结婚的。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于1979年调到平顶山市第一高级中学,他由高中校长升任叶县教育局局长。不久,他因挂念我们一家老小,辞去局长,调到平顶山任校长。
  
  我是一个没有女人味儿的女人,好工作,好上课,不会做饭搞家务,一家老小的饮食杂事都由他负责。他会擀面条、蒸馒头、炸鱼、煲汤,这大概与他一岁丧母独立生活早有关吧!做好饭先让我们娘仨吃,他总是最后一个吃。
  
  几十年的幸福生活我们都很满足。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8年农历腊月二十三,噩耗传来,我和老王再婚后生的26岁儿子被车祸夺去生命。之后,我们的生活陷入了低谷。同事和学生为了调整我们的情绪和心境,动员我们分别到两所民办学校任教,直到病魔来袭。
  
  今年12月16日是老王离开我整整4年的日子。他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显露在我回忆的原野上。他走了,我们再也吃不到他做的酥脆的地梨丸子,吃不到香而不腻的大肉饺子,吃不到筋道虚白的馒头……他走了,到了一个没有生活只有睡眠的地方。留给我的,是日日夜夜的思念。
  

 

王均大老师生前和段伸眉老师合影


  (作者单位:平顶山市第一高级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