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零作业”:告别应试教育
2015:那些教育热词
我的成长汉字
我的成长汉字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1 月 1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零作业”:告别应试教育

编者的话:
学生放学,老师布置家庭作业,在中国大地似乎可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有一所农村学校、有一位校长,却做成了一件“逆天”的事——学生回家“零作业”——这非但没有降低“教学质量”,“闹出乱子”,还带动了学校全方位的改革,促成学校新的文化和教育生态的生成。
这位校长叫李志欣,现在是北京市育英学校大兴分校的副校长。作为“零作业”的首倡者与实践者,他始终坚守在改革的第一线,致力于把“零作业”推而广之。
2016年,本报特约李志欣在《管理者》开辟专栏《解说“零作业”》,阐述“零作业”的理念与实践,从改革的缘起、背景、探索历程、实施策略到学校的文化生成等,力争向读者真实而全面地展现一项教学改革。

 

核心提示
“零作业”的教学改革是对“应试教育”的绝地反击战,对于改善学校的教育生态起到了积极作用,其主要表现在6个方面:1.重塑学生的学习方式,促进了学生学习能力和自主管理能力的提高;2.重塑教学方式与策略,课程化教学改革之路成为学习内涵发展的必需;3.重塑教师职业生命,让教师享受教育研究的幸福;4.重塑家校关系,引领社区精神文明建设;5.重塑学校内部管理结构,实现学校民主科学管理;6.重塑学校教育生态,生成了新的课改文化。

 

 李志欣  
当今,许多教育实验风云突起:课堂模式在变革,以学生为本的课堂正成为改革目标,当堂达标,向课堂要质量已达成共识;备课方式在变革,学教一体的“学教案”普遍运用,备课内容以问题为主,课堂训练量逐步增大;作业类型不断翻新,如分层型作业、社会实践型作业、探究型作业、操作型作业、听说型作业、游戏型作业等;作业操作方式也在尝试变革,如“零作业日”、学生自主选择作业的探索等,尽力让学生享受自主学习的快乐。可以说,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开始出现曙光,让人看到了希望。
但就目前整个基础教育领域绝大多数中小学生来说,课业负担偏重仍然是教育的顽疾,家庭作业过多依旧是全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和难点问题。我们是否想过,问题到底该由谁来解决?“减负”的路径该如何寻求?
当教育简单到只剩下了做题,不客气地说,它不仅无法培养出合格的社会劳动者和国家公民,更有可能造成人的本质意义上的异化。
作业是理解、消化、巩固所学内容的有效方式,但过多的作业,特别是作业汇成了“题海”,使之成为了应付考试的常规“战术”时,教育就变成了单纯的机械训练,失去了它的本真意义。
为什么会产生“题海战术”?其一,这种方法对当前“大规模时空限制下的纸笔考试”很有效;其二,原因我们常常不愿提及,但事实上又真实存在——教师之间的博弈。
考试不仅是学生之间的博弈,其实也是教师之间的博弈。虽说学校里最基本的博弈发生在学生之间,但学生博弈的方式方法却不是学生能够自己做主的,而是由教师之间的博弈策略来决定的。也就是说,教师之间的博弈决定了学生博弈的策略、方式与方法。
校内教师之间的博弈可分为两类:一是同年级同学科教师之间的博弈;二是同班级不同学科教师之间的博弈。但不管哪一种博弈,一个教师要想取得我们常常所说的“教学成绩”,就必须要让学生在自己的学科上投入更多的学习时间,所以教师必然要想办法来占用学生的课余时间。要想更多地占用学生的课余时间,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布置作业,布置比其他老师更多的作业。当各科老师都想布置更多的作业时,教学中的“囚徒困境”就产生了,其结果就是“没有互赢,只有互败,甚至皆败!”
“囚徒困境”是经济学中的一个著名案例——当每个人都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时候,群体性的“困境”就产生了。“题海战术”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这种“囚徒困境”,学生负担过重的罪魁祸首也在于此。
这种“困境”困住了教师的学生观、教学观、作业观,更困住了中国的基础教育,使之总是在困境的漩涡中打转,似乎永远无法向前推进;总是在困境的泥潭中挣扎,步履维艰,根本无法拔出脚追赶时代的改革步伐。
教育本有着良好的初衷,但现实有了严重的偏离。当我和全体教师毅然决然地实施“零作业”之后,北京师范大学肖川教授这样评价:李志欣校长用“零作业”这把“宝剑”决绝地奋力一劈,从此斩断了“题海战术”这个纠结了无数的利害关系的“绳结”,让中国的基础教育从作业的“囚徒困境”中解脱出来,让我们的教育从此能够冲出“漩涡”,向着大海尽情奔流;让我们的教育从此能够趟过“泥潭”,大踏步追赶世界改革的步伐。
“零作业”斩断了主要靠拼时间为标志的“应试教育”的命脉,它很有意义——因为,所有的改革措施,不论是我们寄予了厚望的新课程改革,还是老师们无比向往的“有效教学”,都在“零作业”推动下,一一落实。“零作业”逼得老师们必须改变博弈的方式。“零作业”让“时间战术”失效了,只能提高“有效教学”的质量,向“课堂要效率”,保证学生的学习质量。“零作业”的主旨是建设高效课堂,它截断了教学的传统路径,全面启动了课堂教学改革,而这,正是新课改所翘首以盼的。
但我一直认为,“零作业”只是一次教育的回归行动,以它为切入点,是想牵动诸如课程与教学、学生成长、教师发展、管理机制等方面的改革创新。实施“零作业”预示着我们立志减负的决心和对理想教育的追求,“零作业”也是学校各项改革与创新的一个目标,是育人目标得以实现的一种策略与理念。
“零作业”的提法,也许概念上并不科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实践操作策略也并非完善,但是以学生为本、以教师为本、以质量为生命线,却是我们始终坚持的根本。
实施“零作业”,教师最初不是很理解,由被迫到习惯,再到自觉和真心拥护,因为他们在实践中深深体会到:“零作业”不仅解放了学生,解放了老师,更重要的是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教学效果,诞生了异彩纷呈的新观念、新思想和“新产品”。实施“零作业”,师生终于可以迈着轻松的步伐,享受着自由的空气,信心百倍地走向桃花盛开、落英缤纷的教育桃花源……
(作者系北京市育英学校大兴分校副校长)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