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零作业”:告别应试教育
2015:那些教育热词
我的成长汉字
我的成长汉字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1 月 1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2015:那些教育热词
□ 樊瑞  
2015年逝去了,回首这一年的“教育热词”,排名第一的应是“互联网+教育”。在线教育在经历过慕课、微课、翻转课堂、平板学习和创客等创新教育行为模式的“折腾”后,宁静了好一段时间。临近岁末在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又烧了一把火。
转而又想,师生之间用好了互联网平台与技术,如果真到“老死不相往来”那一步,“一棵树摇动一棵树”,怎么摇?谁去摇?“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这云莫非也还就是“云计算”“云技术”“云空间”“云世界”?“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不相往来,必定“失魂落魄”。
第二个该算是“核心素养”。这一年,“核心素养”真可谓铺天盖地,但大都语焉不详。我百度了一下,关于“核心素养”,钟启泉一篇题为《核心素养的“核心”在哪里》的文章最为靠谱。钟先生将核心素养看作“寻求国民教育基因改造的关键DNA”。
无论如何,核心素养不是各学科知识的堆积与叠加,而应该是支撑“有文化教养的健全公民形象的心智修炼和精神支柱”。
其实,我一直在想,持续近十年时间我们一直强调教育应给予孩子“理解幸福、创造幸福和经营幸福的良知良能”,把这公布为“核心素养”似乎也并无不妥。
第三个该是“深度课改”。愚以为,课改之所以以“深度”称之,无非有两层意思:一是关于改革的指向,有理性的研究者逐步从研究“怎么教”转向“教什么”,“教学生能学会的东西”才是“给孩子最适合的教育”的基础。二是关于改革的内容,改革如果不能触及“文化”范畴,必不能冠以“深度”,而不能发生触及灵魂的思想共振与情感共鸣,就不能称之为“文化”。
第四个该是“教师去职”。去年4月,一封只有10个字的教师辞职信迅速走红,被誉为“世上最具情怀的辞职信,没有之一”,引发网上网下对教师生存状态的热议。9月开学伊始,湖北省沙洋县172名人民教师穿上制服,转岗为保安人员。12月4日,湖南省邵东县一名49岁高三班主任被他的学生持刀杀害。而同在邵东县,两个多月前另有三名未成年女生杀害52岁女教师。
去职方式有多种:想换种活法而主动辞职,潇洒优雅;因革命需要被安排到跟自己专业毫不相干的其他岗位,窝囊悲催;而被学生杀害,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呢?是骇人听闻?抑或是惨绝人寰?
可惜的是,因“教师去职”引发的思考与谈论,目前依然仅仅在民间。何以有那么多的教师职业倦怠?何以有那么多教师活得如此卑微?何以有那么多的师生关系紧张到“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地步?我们的教育,还能算是健康的教育吗?
避免“教师去职”,大家耳熟能详的办法无非三个:待遇留人、感情留人、事业留人。就我国目前实际来看,待遇靠老板(政府),感情靠校长,事业靠社会。
让教师在平淡无奇的工作中获得职业尊严,从日复一日的辛劳里窥见发展愿景,在持续不断的付出中实现自我价值……这不仅是事业,更是信仰,因为信仰,为自己暂时的忙碌、清苦、落寞和困顿找到坚持的理由,便容易理解为幸福。信仰又来自哪里呢?信仰来自对自己职业行为的深度理解,来自对自己行为结果的理性评估。
第五个:“跨界”。在“互联网+”背景下的教育,必须打破种种壁垒。李希贵也说:“学校必然出现危机,教育却注定走向繁荣。”教育的大势如何?繁荣的机缘何在?概括为一个词语:跨界。
跳出自我封闭的小圈子,高度整合资源,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与力量,在各美之美的同时充分融合,实现美人之美,最终达到美美与共的大同境界,才是顺应教育浩浩荡荡之势的明智选择。
可事业和信仰这有点难以捉摸的东西,靠“老板”和校长——或者说是靠教育本身是解决不了的,必须依赖于社会的力量才行。
                           (作者系北大附中成都为明学校校长)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