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小盲童大舞台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1 月 19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盲童大舞台

□ 本报记者 刘红雨/文图

 

  “全体都有,再练一遍!我们马上就要到郑州参加全省中小学艺术教育成果展示了,到时候要与许多中小学同台竞技,我们一定要展示出最精彩的节目。”1月13日,安阳特殊教育学校“启彩星”艺术团鼓乐队正在训练,每个同学都特别认真,因为同学们都知道,由河南省教育厅主办的“与阳光牵手2015年全省中小学艺术教育成果展示”活动将于14日晚上在河南省艺术中心举行。启彩星艺术团鼓乐队的节目《龙腾虎跃》有幸入选并将作为压轴节目最后一个演出。
  
  随着鼓槌准确地敲击着鼓的不同部位,隆隆的鼓声,时而舒缓如清泉石上流,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细语喃喃,时而激越如飞瀑震撼人心……鼓槌在这群孩子手中上下翻飞准确地敲击着,准确地演奏出一连串富有激情的音符。
  
  此时,听到鼓声的人绝想不到,演奏这动人鼓乐的竟会是一群盲童。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盲童鼓乐队还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群英会》节目的舞台,不久前他们刚刚在北京录制完节目,节目将在春节后播出。
  
  1月13日至14日,记者跟随这支特殊的鼓乐队对他们进行了深入采访。

 

 

  盲童的内心独白

 

    “他们的动作这样娴熟,完全看不出是盲人。”听到记者的感叹,启彩星艺术团团长朱月华向记者展示了一个大纸箱,里面是满满一箱被打坏的鼓槌。“训练的艰苦是不必说的,鼓乐队里的绝大多数孩子都是全盲,只有少数孩子能感受到一点光。”朱月华说,“很多动作,都必须一点点地示范,我们老师要手把手地教,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地给他们纠正错误动作,让他们能触摸到、感受到正确的动作,一遍遍地练,直到完全准确,丝毫不差并牢牢记住。”
  
  “他们都很刻苦,我常常被他们感动,这是因为他们的内心对音乐有着强烈的渴望。”朱月华说。
  
  “累么?”在训练间隙,记者和鼓乐队队员贾祎涵聊了起来。“累!但我很快乐。”“喜欢鼓乐么?”“非常喜欢!”
  
  “我在学校第一次听到鼓乐队的演奏后,就被深深吸引了,我找到老师,强烈要求加入鼓乐队。我想,哪怕只是让我在一旁跟着学一点点,我也会很满足的。”贾祎涵说着,仿佛陷入了沉思,他仰着脸又仿佛看到了遥远的过去。
  
  “我从小就看不见东西,但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还可以看到东西这么回事,我以为世界就是我感受到的样子。大概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吧,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别人可以知道东西的颜色,为什么别的孩子可以跑,而我却不能?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自那以后,我变得沉默寡言了,整天待在屋子里,内心强烈地想知道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那时候,世界是黑暗的,我的内心也是黑暗的。在屋里没事的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听音乐、听歌曲,渐渐地,我感受到音乐里面有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有一天,妈妈忽然给我买了个玩具钢琴。啊,那可真是个宝贝!手指按在不同的琴键上就会演奏出不同的音,我对钢琴爱不释手。渐渐地我发现,钢琴的每个音,都可以与音乐里的每个音符相对应,这多么神奇!我试着自己在钢琴上找到了音乐里的每个音,并用手指把她们一一演奏了出来。妈妈下班看到后,高兴极了。后来,家里省吃俭用,请老师教我学习弹奏真正的钢琴。
  
  “通过几年的学习,我现在已经过了钢琴十级。但当我在校园里听到鼓乐队的鼓声时,还是深深地被震撼了。激越的鼓声吸引着我,鼓声是那么昂扬,震撼着我的内心,我觉得那鼓的颜色一定是鲜红鲜红的,否则怎么能演奏出这么富有激情的音乐。”
  
  “是音乐打开了我心里的一扇窗,让我感知到了世界的色彩!”贾祎涵微笑着,脸上充满了幸福的微笑。
  
  记者随后采访的几位盲童小演员,大多都和贾祎涵有着相似的心路历程。
  
  “对于盲童来说,音乐、舞蹈等艺术形式无疑是他们了解世界的另一扇窗。”安阳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赵伟对记者说,“说起我们学校能够成立启彩星艺术团,并取得一定的成绩,这里面多亏了一个既不在编也不拿一分钱报酬,还倒贴时间、金钱为我们组织训练艺术团的志愿者。”
  
  神秘的幕后导师

 

    13日晚上6点,是安阳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们的吃饭时间。记者看到,训练了一天的鼓乐队的队员们,虽然看不见,但他们每个人竟然都能熟练地收拾好东西,领出自己的餐具,排着整齐的队伍到餐厅吃饭。“我熟悉学校里的每个角落,这里很安全,在这里我可以自己做任何事。”启彩星艺术团的领奏王得江同学对记者说。
  
  “盲生虽然看不到,但他们的听觉和触觉特别敏锐,他们渴望了解世界,渴望能像常人一样拥有一技之长。”在一旁安排学生就餐的赵伟对记者说。
  
  “其实,2010年我就想在学校办艺术社团,培养残疾孩子的艺术才能,并且把特殊教育与职业教育对接起来,但是苦于学校师资力量有限,没有高水准的老师,这个愿望多年来不能有效实施。”趁着学生就餐的空当,赵伟打开了话匣子:“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2012年,有一次我到濮阳参加一个活动,在那里有幸认识了朱月华。朱月华当时在濮阳办艺术培训班,但他却是中国舞蹈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拥有很高的艺术素养和水平。当得知我们学校想开办艺术社团,朱月华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说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义务为学校组建艺术团,培养这些残疾孩子。”
  
  起初,朱月华只是每星期来一两天,但残疾孩子太难教了,他索性一个星期从周一到周五都待在学校,日夜辅导学生。看到朱月华这么认真、这么辛苦,学校也为他安排了住宿的地方。
  
  没想到,朱月华这一教就是两三年。
  
  “有时,我也有点困惑,朱老师为学校付出的太多了,他图个啥呢?”赵伟说,“要不是有一次和朱老师闲聊,无意中他道出了心中的秘密,我真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他这么不图回报地付出甚至贴钱培养残疾孩子的原因。”
  
  正聊着,朱月华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说起来安阳特殊教育学校义务教学生的初衷,朱月华的表情凝重、严肃,他说:“对于残疾人,我有着深刻的感受。我的哥哥在很小的时候因意外脑部受伤,成了智力残障人士。小时候虽不懂事,在家里,多多少少还能照顾一些哥哥。长大后,我离家到外地工作,后来父母相继离世,家里只留下哥哥独自一人生活。那些年,我独自在海南打拼做生意,虽然很牵挂哥哥,但因条件所限,除了每月给哥哥寄钱,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照顾哥哥。哥哥自己一人在家里,一天三顿饭都是到离家很近的一家饭店吃的。直到有一天,饭店打来电话,说哥哥已经两天没到店里来吃饭了,我这才急忙请假回到家里,到家一看,房门反锁着,打开房门,哥哥已经因病永远地离开了我。”
  
  “看着这凄惨的景象,多年来我一直深感内疚。如今,每每看到残疾人,我都会想到我的哥哥,他们的确太需要我们大家乃至整个社会的关注了。”朱月华说,“这就是我来这里义务教学的初衷。”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三年来,我们学校启彩星艺术团在朱月华团长的带领下,老师认真教,学生刻苦训练,虽然孩子们在情感上不会表达太多,可是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老师和孩子们都能坚强挺住,这是让我最感动的。最让我欣慰的是,经过努力,艺术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赵伟说。
  
  就在2015年11月22日,安阳特殊教育学校启彩星艺术团聋人杂技节目《飞舞》亮相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我要上春晚》节目,成为目前安阳市唯一一个参加央视《我要上春晚》节目的团体。
  
  追逐梦想的路上

 

    1月14日早上八点,启彩星艺术团鼓乐队的队员和老师们,早已等候在了校园里。大客车开进了校门,老师和孩子们一起把鼓小心翼翼地抬到客车上。为了确保安全,这次出门赵伟特别交代,要做到每个学生对应一个老师或志愿者,并安排副校长路晓红、朱月华和他一起带队。“这些志愿者中有爱心人士,有我们孩子的家长,他们都是无偿来帮助孩子们的。”赵伟说。
  
  “瞧,我们都成专业演员了,上车就睡觉,下车就演出。”在高速公路上,朱月华颇为得意地说。
  
  终于来到了河南省艺术中心的门外,大家很兴奋地下了车,但在陌生的环境里,这些盲童寸步难行,必须有人领着才能安全地走路。
  
  “今天有风,我猜郑州的天一定特别蓝。”贾祎涵说。
  
  在上午的彩排现场,启彩星艺术团的鼓乐一次性通过。
  
  晚上,表演开始了,每个队员都投入地挥动着鼓槌,完全沉浸在了音乐的意境之中。
  
  台下,掌声雷动!此次演出的总导演、郑州大学音乐系教授巩伟评价说:“孩子们的演出富有激情、感情真挚热烈,作为盲人演出团体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很了不起。”
  
  走出河南省艺术中心,朱月华说:“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将来我一定要建一座残疾人艺术城,城里有像这样的表演场地,还有衣食住行的配套设施,里面全部只安排残疾人演出、就业,让所有残疾人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队员们刻苦训练

 

在路上,朱月华搀扶着盲童过马路

 

 

相关领导和学校老师一起观摩学生排练

 

 

老师耐心指导

 

 

在学校,孩子们排队吃饭

 

 

贾祎涵沉浸在音乐之中

 

 

走出河南省艺术中心,踏上了返家的路,但梦想仍在延续

 

记者手记:
  
  14日上午,客车载着大家的梦想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近了,近了,看到郑州收费站了,然而刚过收费站,客车却出了毛病——漏油了。司机是安阳的,在郑州人生地不熟,演出不能耽误啊,怎么办?看到这一切,我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位开汽车维修公司的朋友的电话。
  
  在河南省艺术中心门口,一个门卫却拦住了大家,原来按照要求,每个代表团的随队老师,都要有一个工作证,然而由于事先艺术中心不知道这个特殊的艺术团有这么多随队老师和志愿者,没有配备足够的工作证。等啊,等啊,半个小时过去了,门道里的风大,看着孩子们受冻,我对门卫说:“能不能让孩子们先进去?别在这里吹病了……”然而好说歹说,门卫却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坚决不同意。我真的有些生气了,对他说:“让你们领导来!”几分钟后,来了个负责同志,还好,他看到孩子们马上说:“快进来!快进来!”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残疾人需要我们更多的理解和关爱,希望全社会都能关注残疾人事业。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