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我发现:让学生在发现中成长
教师成长不能依赖培训
“零作业”:斗法旧观念老经验
档案,真的就是形式主义吗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1 月 20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点

  校长要想学校顶层的事情

 

   微信公众号“校长会”载孙光友的观点 在一所学校,校长可以去履行一个普通教师、一个普通干部的职责,但是一个普通教师、一个普通干部却无法去履行校长的职责。既然校长是无可替代的,那么校长就应该重点做别人无法替代的工作。我有多年做校长的经历,根据个人的经验,倾向于把校长的核心职责定位在顶层设计上。
  
  顶层设计的主要特征就是其顶层决定性,核心理念和目标都源自顶层,顶层的工作不可能由中层干部和基层教工来做。我们常说,校长对学校的领导首先是教育思想的领导,实际上,校长的教育思想就是通过顶层设计体现的,校长的领导就是依靠顶层设计落实的。一所缺少顶层设计的学校,校长的领导力很难体现出来,至少也是不完整的。我当校长8年,虽然有时候也会做一些普通教师、普通干部的分内事,但绝不会因此影响自己的主业。
  
  如近期我一个星期上两节课,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课改理念,每天坚持一个小时走动办公,只是为了给干部们做一个示范,而且这些都仅仅是阶段性的,并非自己的重点功课,目的达成后以后,工作形式也就跟着变了。学校每一发展阶段的战略构想,都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整体规划的,所有年度工作报告也是我自己完成。
  
  顶层设计就是学校的发展战略,是奋斗愿景,是理想蓝图,是行动路线,要靠校长去谋划、描绘和指引。如果没有这些顶层设计,校长的领导必然是盲目的,也必然会陷进事务的圈子里不能自拔,学校的发展也必然是盲目的。
  
  校长抓住了学校发展的顶层设计,就可以带动每一项工作,就可以带动每一个人。在顶层设计里,每一项工作都会有路径,每一个人都会有位置。
  
  把学校变成一个社区

    李希贵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二届年会”上演讲时称 梳理一下北京十一学校最近几年学校治理领域的工作,其实可以发现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努力把学校变成一个有相对自主管理权利的社区。
  
  第一个,去中心化,构建联盟关系。在学校里,我们怎么去界定权利的边界?学校的权利、年级的权利、学生的权利和教师的权利都有哪些?这些学校章程里都有明确规定。
  
  界定权利边界,要害是什么?就是预算的分解,一定要把预算分下去,如让相关责任人知道明年在课程建设上到底要做什么,到底要花多少钱,即把校长的预算、学校的预算变成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岗位的预算。再一个,校长必须有权力组建他的团队,双向选择。
  
  第二个就是扁平化,让供需有效连接。扁平化就是要去中层化。我们把所有的中层部门变成职能部门,所有的副校长兼任年级主任,不是分管。这样,学校层面除了校长可以开会,别人无权开会。我们每个学期就开一次会,而且老师自愿参加。
  
  师生的交往也必须扁平化,学生不再固定导师。
  
  第三,完善治理结构,有所不为。在北京十一学校,学校治理主体有六个:教代会、校务会、党组织、学术委员会、学代会和家长委员会。学校章程中明确规定了他们的权力,他们也有权力边界,他们最终决定的权力也是装在笼子里的,也是有人可以质疑的。
  
  师生是学校最好的名片

 

    微信公众号“校长视野”载闫付庆的观点 阅读报刊时,经常见到一些学校做的一些宣传广告。标榜学校的硬件设施多么先进,学校环境多么优雅,师资多么雄厚,学生素质多么高,学校开展的活动多么有趣。这些固然是宣传学校的一种方式,但是这种宣传也只是能够一时赢取人们的眼球,一般不会给读者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
  
  如果读者能在一些知名报刊上经常看到一所学校师生的作品,且对这些作品产生感情的共鸣,或者引发专业层面上的讨论,那么对这所学校肯定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学校的发展倚赖于教师和学生的进步,教师和学生发展了,学校才能发展。而学校发展了,才能给师生提供更加优越的工作、学习条件,创造更好的生活、发展环境。所以,校长应该把教师的发展当作发展学校的一项重要内容去做——培育教师发展的土壤,发挥名师的带动作用,促成“鲶鱼效应”,营造良好的教育生态,在成就教师的同时成就学校。
  
  如果学校里教师离心离德,人心涣散,甚至认为学校束缚和限制自己成长,那么,这所学校纵使有漂亮的高楼,有再先进的教学设备,也只是一个空架子。
  
  “好学校”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需要具体地变成一个个具体的形象——教师的精神状态、师生的言行都是最好的证明。
  
  (吴帆 摘编)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