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零作业”:促进学生自主学习
教师为什么反感“听课”
重奖名优教师何错之有
深爱这部“活的教育学”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1 月 2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重奖名优教师何错之有

  

    读了王淦生的《重奖激励的伤与害》(见《教育时报·课改导刊》2015年12月23日),笔者有不同的看法,愿写出来与王老师商榷,并求教于方家。
  
  首先,王老师认为江苏省如东县“如此重赏政策的出台,势必会让更多原本‘务实’的教师转向‘务虚’一途”,这样的认识有失偏颇。说中小学特级教师、名校长、名师、学科带头人等,大都在教育教学研究方面具有特长,擅长论文写作和课题研究,这话不假,但他们的课堂教学、教学质量和班级管理也同样毫不逊色。务实还是务虚,关键在于教育人事部门制定的评审标准。笔者多次担任所在市名师评选的评委,也当过市学科带头人的评委,选拔名优教师大都是从师德、班主任工作、课时工作量、课堂教学、教学质量、教育科研等方面综合评定的。特别是课堂教学,或当堂上课,或现场说课,想扮演南郭先生蒙混过关是绝不可能的。至于课题、论文,那当然是不可缺少的,但所占的比重也只有30%左右。初评选拔之后,还要到所在学校召开座谈会,听取教师的意见。笔者所在的地方,还实行名师和学科带头人三年一届动态管理机制,能者上庸者下,能力强者可以续评,后劲不足者自然淘汰。所以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各地评出来的名优教师,都是“有几把刷子”的。王老师说的“只会写论文做课题”,即使有,也是极个别现象。
  
  其次,在经济欠发达地区教师待遇普遍不高的情况下,重奖名优教师尤为重要。王老师认为“像如东这样一个教师收入原本就不高的地区,推出这样一个‘巨额’奖励新政,不能不考虑到它的副作用”,这样的担心同样多余。王老师说得好,“毕竟特级教师只占教师总数的2‰,名校长名师也都名额有限”,所以,教育人事部门安排有限的财力重奖这少部分名优教师,就是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向广大教师发出信号:要向名优教师看齐,学习他们的敬业爱岗、德才兼备。这怎么能说“冷了大多数教师的心”呢?教师只要达到名优教师评选的条件,都可以申报参评,评审机制都是敞开的。到了普通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普遍得到提升的那一日,再来调适名优教师的奖励机制,那就水到渠成了。
  
  再次,重奖名优教师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留住他们为当地教育发展做贡献。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名优教师流失到经济发达地区,现在非常普遍,但“水往低处流”“孔雀东南飞”是人之常情,教育人事部门重奖这些名优教师,就是希望他们留下来,肩负起辐射带动的作用,能引领更多的教师成长。笔者所在地方近年来将坚守农村学校的名优教师津贴提高到城区学校的3倍,对稳定农村教师队伍就有了明显效果,甚至出现了城区骨干教师倒流农村学校的可喜现象。
  
  提高全体教师的待遇,当然是理想的追求。但现实背景下,“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重奖名优教师,也不失为一剂良方。说“重奖激励的伤与害”说到底还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国民劣根性在作怪。我们可以试想一下:为什么民办学校教师的收入普遍高于公立学校教师,但我们似乎没有听到公立学校教师“患不均”的埋怨,这是为什么呢?
  
                                 (作者单位:浙江省嘉兴市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