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零作业”:促进学生自主学习
教师为什么反感“听课”
重奖名优教师何错之有
深爱这部“活的教育学”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1 月 2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点

  办教育应抓根本,少耍花样

 

   柳斌在辽宁省盘锦市高级中学举行的盘锦市第十九次培养良好习惯现场会上演讲时称 前段时间,我参加了一个会议,叫作模拟联合国,这是一个对联合国大会及其他多边机构的仿真学术模拟活动。这样的活动可以学到一些国际交往的知识和能力,但是在会议总结的时候,多位校长喊出了“要培养世界公民”的口号。我当时就问会议主持人,什么是“世界公民”。他被我问住了。
  
  “公民”是一个法律概念,指的是拥有某国国籍、可以在本国享有权利并履行义务的人。后来,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专家对于“世界公民”的解释,联合国曾经表彰过六个世界公民作为一种荣誉,另外还有一些无国籍、不认同国家身份的人士自称为“世界公民”,此外就不存在什么“世界公民”。
  
  中国的教育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提出来,要培养体格、心智健全的中国公民。如果我们连这个目标都忘记了,还谈什么教育,谈什么素质教育?
  
  我感动于盘锦可以坚持培养良好习惯十几年不动摇,这种执着的精神、厚重的追求十分宝贵。现在诸如建构主义、翻转课堂等搞得风生水起,很多新的概念在提出三五年之后就烟消云散,而他们却能将一件事坚持十几年。
  
  坚持好习惯的养成就是抓住了教育的根本。教育中不仅仅有知识,还有爱和善。习惯养成的问题更多的是爱和善的问题,是品格和德行的问题。品行和德行是做人的根本,因此它是教育的根本。中国的教育本就应该是“很中国”“很民族”“很本土”的教育。所谓养成是“养而成之”,习惯是“习而惯之”。中国有一句古话:“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这句话早在2000多年前的周代便已提出,一直传承至今,这是民族文化的精髓。叶圣陶说过,教育就是习惯的培养。亚里士多德也曾说过,优秀是一种习惯,好习惯养成了最终就能促成优秀。
  
  从屠呦呦看“核心素养”
  
  张增建在《南方周末》撰文称 屠呦呦是抗日战争爆发后开始求学的,小学在家乡宁波的“翰香学堂”就读。这所民国小学让我们吃惊的有两点:一是拥有一座古籍丰富的藏书楼;二是蔡元培、马寅初等全国一流的权威学者居然前来讲学,如此重量级的学术大师会给一群小学生讲些什么?笔者认为,思维的激活及境界的提升,对人才培养而言,就如卤水之于豆腐,是培养“核心素养”的点睛之笔。而且,这样的教育一定功利不得。
  
  我们再来看屠呦呦的中学表现。宁波的效实中学是屠呦呦的母校,至今保存着她当年的成绩单:有的科目才60多分,这显然算不得“学霸”,放到现在考好点的“二本”可能都要打问号。然而,据说当时“长相清秀”的屠呦呦却有一个特点:只要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会坚持下去。
  
  这无疑是一种可贵品质,在她后来面对研制青蒿素的种种难关时,自然会发挥作用。因此中学时期,品质培养有时比成绩更重要。尽管我们不清楚效实中学与她这种品质形成之间的关联度有多大。那么,这种品质能否算一种“核心素养”呢?
  
  互联网发展推动深度学习

 

    严文蕃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二届(2016)年会”上演讲时称 美国做过一个调查,是关于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十二年级结束的美国学生对学校学习的热情。调查研究数据显示,开始的时候,有95%的孩子是喜欢学校学习的,九年级以后喜爱学校并对学习有热情的美国学生下降到了37%;同时教师对学校的满意度也骤然下降。传统的教育教学模式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学生与教师在心理层面与现实层面都正在“远离学校”,这就是“推力”。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下滑并不全是学校内部造成的,外面还有一个“拉力”,这个“拉力”就来自互联网。
  
  近5年,互联网的信息量整整增长了9倍,信息爆炸时代互联网时代给学生带来了新的视野。美国提出一个概念,互联网时代的深度学习。
  
  可以从三个角度理解深度学习:一是学习目标和任务不同,二是学习的形式和主体不同,三是学习的工具和途径不同。第一,学习的任务不同。大家知道,21世纪的能力有4C,即沟通(communication)的能力、批判(critical thinking)的能力、合作(collaboration)的能力、创造(creativity)的能力。现在再加上2C,即品德(characters education)和公民(civilization),变成6C。 互联网给我们带来整合式学习的机会,其教学目的更加广泛了。第二,学习的形式和主体不同,互联网的学习强调共享、共同学习,也就是建立学习共同体的要求。第三,学习的工具和途径也是不同的。互联网时代是数字化工具与资源的利用时代,教学应顺应这个趋势。
  
  深度学习的目标不是培养以知识为中心的应付考试的人,而是全面发展的人。现在提倡的是两个素质,第一是国际化的公民素质,第二是数字化的公民素质。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互动的深层次学习的良好环境。
  
                                                                  (吴帆 摘编)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