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我甘愿成为拉票党
看着她慢慢变化
小小的善
在雪花上雕诗
留一缕乡愁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1 月 29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雪花上雕诗

□ 乔文革   

 

    2016年的第一场雪,下得纷纷扬扬,扯絮一般。天冷得像是红了眼的斗牛,时刻准备把那些胆敢站在室外的人吓回屋内。
  
  “老师,林莎莎在教室外面玩雪。”
  
  透过办公室的玻璃,我看到被雪覆盖着的操场上,一个穿着花袄的女孩儿站在飘扬的雪花中,犹如混沌世界里绽放的一朵花。但我没心看风景。我看到的是林莎莎冻得发紫的脸蛋,看到的是她接雪时冻得红肿的手。
  
  “快把她叫回教室。”我对那个给我报信的学生说。
  
  没想到,林莎莎不仅不听同学的劝告,而且还用手使劲拍打另一位想拉她的同学,打得那位同学直咧嘴。
  
  “莫非她想冻伤自己,好有理由不上学。”我心想。
  
  我冲出办公室,向林莎莎喊道:“赶快回教室!”
  
  “我就不回——”林莎莎说。
  
  我觉得师道尊严受到了挑战。正想发火,林莎莎又说,她非得找到一粒可以雕诗的雪花不可!
  
  在雪花上雕诗?亏她能想得出来,是不是在家看肥皂剧看多了。算了,哄哄她吧。
  
  “雪花上雕诗,你怎么会呢?还是老师来帮你吧!”
  
  这一招果然有用。她跟着我来到办公室里,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对我说:“老师,你就帮我雕这一首诗吧!”
  
  我接过纸,看到上面写着:雪下麦苗香香睡,地上孩儿谁人爱?寄意天公莫得瑟,他日我为扫霾神。
  
  这诗,好怪,根本不像诗嘛。
  
  “你为啥要在雪花上雕诗呢?”我问。
  
  她说,她的母亲就是在去年下的第一场雪中去世的。今天,她写了一首诗纪念母亲。雪是冰清玉洁的,才配得上她写给母亲的诗。况且雕在雪上的诗会随融化的水渗入地下,流到母亲的手上。
  
  “老师,你说过会帮我把诗雕到雪花上的……”
  
  在雪花上雕诗?我哪有那本领?此时此刻,我只有把她红肿的小手握入我的大手,期望用自己手的温度暖和她有点寒意的心。
  
  (作者单位:商丘市梁园区双八镇朱庄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