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教育管理:请适当留些空白
教科研“虚”在哪里
批评“三变”
实施“零作业”,课堂如何改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2 月 0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科研“虚”在哪里

    课题有水分,论文有水分,优质课有水分……凡是人能够操作的东西水分就会存在。倘若说虚,虚是人为的虚,原因不在课题研究,不在论文,而在于做课题研究、写论文的一些人比较虚。

 

□ 王维审

 

   前些天,我去市里报送省课题材料,遇到多年不见的同学。当他知道我是来报送课题材料时,半开玩笑地说:“你们教科研部门也得弄点真事,现在的课题有人真去研究吗?教科研太虚了,太虚了!”同学在市教育局工作,是个不大不小的领导,他的话也许能代表一部分教育人对教科研的看法——教科研,特别是课题研究,是一件很虚的事情,动静大雨点小,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
  
  诚然,在日常的课题研究中,确实存在“两头凑材料”的现象。一项规划课题的研究,往往是“忙活一晚立上项”,再“忙活一晚就结题”,中间长达一年甚至几年的研究过程被忽略了。这种虚假的课题研究,无非是为了弄个结题证书,评个教科研成果奖,说到底就是为了晋升职称时能够多加几分。这种现象有,而且并不罕见,甚至可以说已经成了一股风气。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教科研虚假,更不能说明课题研究无用。
  
  倘若做课题研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最后的证书,那么这个课题研究过程就很有可能虚起来;倘若是为了真正研究教育问题,那么这种研究肯定是踏踏实实的研究。与我相熟的王永田老师,正高级职称,年龄也不算小,像他这种职称到顶的资深教研员仍然申请了一项省规划课题,肯定不能用利益来解释。恰如他所说:“如果不借助课题把自己的实践提炼出来,总觉得亏欠了自己。”毋庸置疑的是,真正的课题研究是把教育实践理性提升的重要手段,是教师专业成长的必要途径。虽然能够把课题做实的人不多,但是也不能因此而完全否定课题研究的意义和价值。
  
  在前不久,某省的职称评定政策有了一个大改革——不再要求教育论文了。若追究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教育论文造假严重,劳民伤财。这种做法引来了一片叫好声,但我认为,这否定了教育论文的价值。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曾经对科研课题持严重的怀疑态度。在踏踏实实做过课题以后,我才感觉其存在的必要性。最近,我申请的省规划课题《中小学叙事德育模式研究》获得立项通过,这对我来说可能会是一个系统梳理自己20年德育实践的一个机会。且不说以后的研究能够带来什么,在撰写立项申请的那段时间里,我真正把自己在教育叙事和叙事教育领域里的实践,一点点梳理出来,并且认识越来越清晰。在此之前的任何一段时间里,我从来没有这么明确地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即将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我想,这个课题对我的意义,对我的促进和影响已经产生,并且会一直深刻地改变我的教育实践。
  
  这或许也是一种辩证:再实的东西,你若愿意做虚,它肯定会虚无缥缈;再虚的事情,你若踏踏实实去做,也一定会有前景和收获。务实还是务虚,在于人,而不在于事。
  
                                         (作者单位: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教体局)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