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教育管理:请适当留些空白
教科研“虚”在哪里
批评“三变”
实施“零作业”,课堂如何改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2 月 0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批评“三变”

□ 刘亚杰

 

    某校例会刚开罢,一位老师就跟校长理论开了,说校长在会上的批评有悖实际,自己在课堂上确实是使用了手机上网,但并非“玩手机”,而是在教学过程中遇到了棘手的问题,想通过网络查资料;再者,要批评就指名道姓,别说某某班的老师上课玩手机,“是错也就我一个人,别让其他老师都跟着我挨批,人家嘴上不埋怨我心里要怪我的……”校长被这连珠炮似的辩白给弄得哑口无言。
  
  批评是管理者实施管理的一种常用手段,但愚以为,批评需要在分场合、看人员、讲语气、用语言的情况下继续“变脸”。
  
  一变有声为无声。通常情况下,学校管理者会以言语批评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仿佛只有说出来才会让受批评者认识错误;仿佛只有说出来才能起到教育作用。
  
  其实不然,有声的批评方式有时候倒莫若无声的行动有效。曾国藩常和部下一起用餐。一次,他们的饭里都有没去壳的谷粒,但只有一位戚姓幕僚把它挑出来扔掉。曾国藩当时什么也没说,饭后即遣账房拿钱打发这位幕僚走人。众人不解,曾国藩说,他从农村到部队还不到一月时间,就忘记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道理。在大家的劝说下,最后这个幕僚留了下来,后来他了解到内情,发奋工作,加倍努力,官至观察使。
  
  二变“大规模轰炸”为“精确打击”。一些学校领导批评人时会顾及人的面子,不点名。这固然不伤面子,可也把批评的“点”变成了“面”。“大面积批评”,有群体的“掩护”,使批评对象变得模糊不清,效果不理想,反而让受批者心存侥幸,让无过者人人自危,甚或怨愤。因此莫若“精确打击”,谁有错就点谁。当然,面子要顾,场合要选,用词要斟酌,语气要有寸分。
  
  三变指错为引导。陶行知先生说:“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套用陶先生的这句话,那就是“好的校长不是要批评,不是要指错,乃是教老师怎么做。”“教老师怎么做”是一种方向性的指引,这样的“批评”比指错更进一步。
  
                                       (作者单位:汝州市汝南办事处孙庄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