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十年坚持,结出一个果
我的成长汉字
我的成长汉字
遵从内心做教育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2 月 24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成长汉字

    

    评,议也。——《广雅》。
  
  评说教育、议论教育,可以说是我2015年的一个特别的“爱”。所以如果要用一个字总结的话,我觉得“评”还是比较贴切的。
  
  对于一名教育工作者来说,多年来我一直不忘“码字”说教育——回忆教学的灵光一得,叙写身边感人的教育故事,论说教育方面的浅思管窥。因而,常有文字见诸报刊,与朋友分享交流。
  
  敢于打破现实和传统的禁忌,直言不讳地把现实揭示出来,以教育立场评论社会事件,以全局思维透视教育问题。投身于“互联网+教育评论”,写出有活力、有思想、有锐度、有影响的教育评论,借助于蒲公英这个新设平台,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促进教育的进步不也是别具意义的事吗?
  
  尽管在纸媒发过不少文章,但接近于评论的只是教育随笔,对评论的“评”把握还是不很到位。于是从那天开始每天必定关注蒲公英平台,看写手们的评论作品,揣摩他们写“评”的手法和思路。
  
  转眼进入6月,我记得很清楚,那是6月5日下午,网友“真教育鄂徐天海”在某QQ群发帖,用原件照片形式披露了安徽省怀远县教育局开除梁云林老师的文件。
  
  开除梁老师的起因是晚自习课上,一名马姓高一女同学将写有“我是乌龟,我怕谁”,旁边还画有一只乌龟图案的字条偷贴到梁老师身上,却拒绝道歉引起师生冲突。此事教师虽有过错但根在学生,可是怀远县教育局却以开除老师作结。
  
  老师的地位就这么低下,不管前因后果永远是“吞苦果”的命?老师的自身权益何在,谁来保障?我早就深恶痛绝眼下社会上的一味地强化孩子的权利以及不少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喜欢息事宁人、习惯性地做无限度“妥协”的倾向。于是带着愤慨一气呵成写下了评论《处理师生冲突岂能“过度处罚”教师》。我的观点是:给予梁老师“开除”处罚,严重涉嫌违法,是过度处罚。教育不能无原则地退让,一味退让不但冤屈了教师,打击了教师教育教学的积极性,还戕害孩子,让他的不良行为得不到及时纠正。
  
  没想到5号晚上贴上蒲公英工作室,第二天上午9点刚过,就被编辑修改推到了锐评首页上。又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评论随着互联网瞬间走遍天下。“一石激起千层浪”,竟然引起了广泛的共鸣,许多教育评论写手跟进评说,众多媒体竞相采访报道。结果更是“戏份十足”地让我没想到,舆论的力量迫使怀远教育局在繁忙的高考期间的6月8号,专门开会重新讨论了梁老师的处分,改“开除”为“降低专业技术职务等级一级”。
  
  写教育评论的第一“评”,阴差阳错地挽救了一个远隔千里的同行,让我感受到了“评”的威力。成功的体验令我一发而不可收,在8月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中国式教学”纪录片推出后,我不随波逐流全面否定中国教育,写出《请不要轻易怀疑中国教育》被人民网等20多家网站和杂志转载;听一次关于世界各地的教改方向讲座后,我提醒大家注意《推动教育改革,我们要摒弃“左右摇摆”的思维方式》,被蒲公英评为当月获奖作品;在《中国青年报》连续报道西部教育问题时,我写成了《只有同情的帮扶不能达成公平期许》,江苏《教育视界》总编在人民网看到后,辗转联系到我,让我就这个问题做进一步的阐述,近3000字的文章刊在第十期上……开笔半年,我的“时评”在蒲公英、在人民网、在网易、在搜狐、在荆楚,推出近50篇。
  
  “评”是我2015年写作的一个新突破,写“评”我尽管还是蹒跚学步,尽管知道路漫漫其修远,但我仍将上下而求索,一直向前,再向前。
  
                                        (作者单位: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教育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