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随班就读,为特殊需要孩子打开一扇门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3 月 1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随班就读,为特殊需要孩子打开一扇门

□ 本报记者 孙俭 通讯员 徐慧/文图  

 

    3月11日下午2:10,在春日灿烂的阳光下,郑州市二七区大学路第二小学门口,学生们正陆续进入校园,准备上课。二年级的小美女萌萌也和妈妈一起来上学了。她梳着两个小辫子,可爱的圆脸上呼闪着两只大眼睛,见到校园里的副校长王立新,她微笑着主动问好。
  
  “这孩子变化真大,都能主动问好了!”王立新看着萌萌和妈妈远去的身影,欣慰地说道。谁能想到,萌萌其实是一名自闭症儿童。刚入学时,她只趴在桌子上发呆,不是撕纸乱扔,就是一直哭泣,无论老师、家长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无济于事。一年多来,学校、老师和家长都没有放弃萌萌。为了她,学校领导和特教老师经常走进班级观察她在教室的表现,以便对症下药;为了她,老师和班里的学生给予她最大的帮助和关怀;为了她,她的妈妈甚至辞去了工作天天陪读。就这样,萌萌在一天天适应,一天天进步。
  
  像萌萌这样的孩子,学校里还有7位,他们都是自闭症儿童,目前除了二年级一名同学基本不用家长陪读,其他的孩子都需要家长一起进校陪读。他们能进入正常学校就读,得益于郑州市二七区教体局开展的随班就读工作。
  
  2014年12月25日,河南省政府出台了《河南省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总体目标是全面推进全纳教育,使每一个残障儿童都能接受合适的教育。两年来,郑州市二七区教体局在“多彩教育”发展理念引领下,积极开展随班就读工作,以“随班就读为主、特殊教育为辅”的方式构建残疾儿童义务教育体系,在推进融合教育、引领教师专业发展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

 

    珍贵的个性化支持

 

  下午3:20,在特教老师刘慧的办公室,学生小宇正聚精会神地搭建雪花片城堡。刘慧不时地在一旁进行鼓励和指导,每完成一个小节都会进行奖励,或是一朵小花,或是一个小磁贴。“看,我们小宇多专注!”站在一旁的爷爷慈爱地说道,“小宇今天主动跟我说话了。”
  
  在大学路二小,8名自闭症儿童被随机安排到班学习,除了接受常规课程教育,学校还为他们每个人制订了个性化教育计划,并为他们建立了个人档案。像小宇一样,他们每周都会接受特教老师至少一次的个别辅导。也正是这珍贵的个性化支持,才能使他们逐步成长,慢慢融入到正常的学校教育,像普通的学生一样自主学习、交流。
  
  2014年8月,大学路二小作为郑州市二七区两所试点学校之一,开展随班就读工作。学校在特殊教育方面没有师资、没有经验,可以说是零起点。
  
  “没有特教老师是最难的。”回想起刚开始的随班就读工作,王立新说,随班就读涉及方方面面,学校在保障随班就读的硬件设施和资金投入方面,得到了政府政策的全方位支持,但特教老师是稀缺资源,区教体局也一直在协调寻找合适的特教老师,却多方交涉无果,最终学校经二七区辅读学校推荐,面向社会聘请了一名特教老师。
  
  这名特教老师身份很特殊,是一名自闭症儿童的妈妈,曾经的职业是医生,为了教自己的孩子,她又系统学习了特殊教育教学方法。她就是刘慧老师。“当过医生,又有近10年的特教实践经验,这样的老师当然适合,而且刘老师这两年的教学效果也证明了我们的选择没有错。”王立新提起刘慧赞赏不已,“多亏了她,我们这8个孩子一天天变化着、进步着,学校的其他老师也掌握了基本的特殊教育教学方法,和孩子们更容易沟通了!”
  
  “相信在每个妈妈心中,孩子都是天使。我自己也是妈妈,也有同样的困境,因此更能察觉特殊需要儿童的心理,愿意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去认同、支持、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学校能够信任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刘慧表示,也正是这样一种朴素的愿望,自己对工作特别认真。对学校这8名学生,她都逐一进行了家访,仔细询问了母亲孕期、孩子出生情况,家庭成员互动方式,谁带孩子最多等问题。然后,她又到这8名学生所在的班级听课,观察记录学生的课堂表现。之后,在一对一的上课过程中再考查每名学生的具体表现。最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综合评估,为每个孩子制订个性化教育计划,以此来支持他们的学习和发展。
  
  “你现在所见到的这些孩子,能跟你问好,进行基本的交流,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刘慧说,对于自闭症儿童,能接受正常的指令,具备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就已经是成功了。

 

    以爱育爱的奇妙转变

 

  在进班采访这8名孩子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班里的学生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陪读的家长就坐在旁边的座位上,辅助孩子学习。
  
  “孩子的心是纯真的,只要学校没有成见,孩子们只是会觉得,哦,他们只是有一点特别,有时需要大家的帮助。”王立新说,“万事开头难,刚开始时确实在学校家长群中掀起了一阵风波。”
  
  由于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孩子,老师、学生和家长还是有一定情绪的。于是学校领导多次找班主任谈心、召开家长会,引导教师、学生和家长换位思考、积极面对,大家一起行动起来共同关爱自闭症儿童。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交流与相处,教师、学生和家长都从思想和行动上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首先是看到学校从上至下都对我家孩子照顾得很周到,老师们也都非常有爱心,萌萌开始愿意相信老师并和老师说话了,这让我对学校充满了信心。”萌萌妈妈表示,虽然第一年学校是在摸索中前行,老师们还欠缺专业的教育方式,但学校充满爱的氛围,让孩子有了安全感,不再抗拒上学。
  
  进入教室后,王立新看到二年级的小敏不在教室,担心出意外,赶紧跑到班主任宋老师的办公室,结果看到小敏趴在桌子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宋老师正准备给家长打电话,原来小敏说肚子疼了。
  
  “这样的情况多吗?”
  
  “不多,上学期有一次吧。这次可能是妈妈没有陪着,想回家了。”宋老师答道。
  
  小敏就是那名基本不用陪读的自闭症儿童,她在学校的进步很明显,从刚开始来时的情绪不稳定、大喊大叫,到现在能够基本遵守课堂纪律,主动和同学交流,独立完成作业。
  
  记者注意到小敏的作业本上写着别人的名字,宋老师说这是她喜欢的同学的名字。于是,老师递给小敏一张纸让她写一写还喜欢谁,小敏便又写了3个同学的名字。
  
  “看,这孩子心里清楚着呢!”宋老师微笑着说,小敏写的全是经常帮助她、和她一起玩的同学的名字。
  
  “她有时候有点急躁,其他方面都挺好。”课后,小敏的同桌说道,“有时候我们得提醒她一起去卫生间。”
  
  “其实,随班就读不仅对特殊需要孩子来说是一种幸运,对于普通孩子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机会。”刘慧指出,学校接纳特殊需要儿童本身就是在传递正能量,让学生能自然体验到生命的多样性,接纳多元和差异,形成平常心,在相处交流中学会平等对待与尊重他人。

 

    为了每一朵花蕾的绽放

 

  “‘多彩教育’的核心价值观是为每位受教育者提供适合的教育,使每位受教育者做最好的自己;其核心理念为尊重生命,以生为本,基于生活,生态发展。这一理念与全纳教育所提倡的‘容纳所有学生,反对歧视排斥,促进积极参与,注重集体合作,满足不同需求’不谋而合。”郑州市二七区教体局副局长吴鹏介绍,其实不止近两年开展的随班就读试点学校工作,多年来,郑州市二七区教体局在“多彩教育”发展理念的引领下,一直积极改善教育环境,营造融合教育氛围。
  
  二七区教体局开展了全员参与的通识培训,让教师了解国内外先进的全纳教育理念,增强为每一个学生服务的意识。举行骨干教师培训,聘请河南省儿童康复中心医师作为学校的康复教师并提供医疗支持。
  
  “我们学校有一位身患脆骨病的学生,也就是俗称的‘玻璃人’,即使是轻微的碰撞,也会造成严重的骨折或出血。我们都知道小学的孩子爱动爱跑爱跳,但在师生的小心呵护和关爱下,这个孩子入学几年来从没有在学校出过事故。”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副校长宗晓洁说,为更好地帮助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学校也正在积极建设资源教室,为这些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
  
  郑州市二七区人和路小学是一所成立于2009年的新学校,学校提出“和善”慈善文化理念,开展慈善教育活动,培养师生仁爱、平等、友善、感恩情怀和价值观,被命名为郑州市首家“慈善小学”。
  
  2014年秋天,人和路小学招生处接到一名家长的请求,恳请学校能接收患有轻微自闭症的孩子入学。为了这个特殊的孩子,学校全体老师在会议室里进行讨论。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闫鹏瑞校长站了起来,心平气和地说:“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两句。咱们人和路小学建校到现在也就5年时间,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学校,但我们同时也是一个很有活力、很有爱心的学校,我们的办学理念不一直都是‘和'’乐‘吗?那到底什么是和?什么是乐?和是包容不同,乐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残缺是生命的遗憾,但不能成为漠视他人乃至粗暴拒斥的理由,我们学校要做的不仅仅是只教会孩子们怎么读书、怎么学习,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们学会包容和爱。”
  
  于是,这个叫佳佳的孩子开始每天在妈妈期待的目光中走入人和路小学的校门,在王红艳老师班上就读。
  
  人和路小学还以此事为原型拍摄了微电影《爱在人和》(又名《回家的星星》),影片创作全部来源于老师们的亲身经历,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和现实意义。现在人和路小学的每一名学生都知道这个关于爱的故事,这个故事也成为学校校园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其实,有这样一名同学融入我的班级,对我们班来说是一次唤醒爱、感受爱的很好的契机。两年来,班上的同学一起帮他整理书包,带他一起打篮球,其乐融融。他也变得更加阳光和自信,而且很有爱心,经常将自己的文具和图书大方借出。”王红艳说。
  
  “虽然随班就读工作目前还处于试点中,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随班就读却为特殊需要孩子进入普通学校打下了良好的发展基础。”吴鹏表示,下一步,二七区教体局会继续加强特教师资队伍建设,不断完善随班就读工作管理体系,让辖区每一个孩子都能接受公平优质的教育。

  
  (文中特教老师及特殊需要孩子均为化名)

 

课后,大学路二小二年级学生小林(图左)和前桌女孩一起玩耍交流

 

大学路二小副校长王立新进班看望小宇

 

    郑州市二七区淮河东路小学的沙画课程。学习沙画可以使孩子压抑的情绪得到释放,沙子的质感还能够刺激和发展儿童的视觉和触觉运用能力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特殊教育评估组到大学路二小进行考察,图为评估组成员和自闭症儿童交谈

 

人和路小学以特殊需要孩子为原型所拍摄的《爱在人和》影片剧照

 

  记者手记: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如一朵美丽的小花,都应绽放出独有的美丽。关注特殊需要孩子,尊重生命、尊重差异,学会爱和包容,这是为人父母、为人师者,乃至学校、家庭、社会都应深思的话题。
  
  郑州市二七区教体局开展的随班就读工作,无疑为特殊需要孩子打开了一扇光亮的门。在采访中,记者看到不仅是学校领导对这些孩子的情况了如指掌,师生也都与这些孩子相处融洽,他们与普通的孩子一样,有着明媚的笑容和无邪的天真。他们显然是幸运儿,然而,我们更要看到,还有很多特殊需要的孩子期待着社会更多的关注。我们也要看到,随班就读远不是全纳教育的全部,其所需要的是政府、社会、学校、家庭等各个方面全方位的接纳和支持。尤其是当前随班就读工作中特教老师紧缺、医教结合缺乏等问题,亟须解决。希望在未来,每一个特殊需要孩子都能享受到个性化的支持。

 

相关链接

 

什么是全纳教育

 

  全纳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是1994年6月10日在西班牙萨拉曼卡召开的《世界特殊需要教育大会》上通过的一项宣言中提出的一种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过程。它容纳所有学生,反对歧视排斥,促进积极参与,注重集体合作,满足不同需求,是一种没有排斥、没有歧视、没有分类的教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全纳教育定义为:全纳教育是通过增加学习、文化与社区参与,减少教育系统内外的排斥,关注并满足所有学习者多样化需求的过程。全纳教育以覆盖所有适龄儿童为共识,以正规系统负责教育所有儿童为信念,它涉及教育内容、教育途径、教育结构与教育战略的变革与调整。全纳教育涉及在正式与非正式的教育环境中对多样化的学习需要做出适当的回应。全纳教育不是一个如何让部分学生融入主流的小问题,它是考察如何改革教育系统和其他学习环境以适应学习者多样性的一种方法。其目的是使教师和学生都能接纳多样性并视之为机会,视之为学习环境的丰富,而不是问题。
  
  我国政府已制定了一系列开展“随班就读”的规定,并进行了大规模“随班就读”的实践,总结出了许多丰富的“随班就读”的经验,正在逐步形成以大量在普通学校附设特教班和随班就读为主体、以一定数量的特殊教育学校为骨干的教育格局。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