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深度学习促进深度课改
试课是在试什么
并非全是教研员的错
课堂上需要耐心等待
红旗渠杯第七届河南最具成长力教师颁奖典礼 暨“跟名师一起在课堂上成长”观摩研讨会通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3 月 2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并非全是教研员的错

□ 毕延威 

    
    山西省一乡村老师告诉我,说他看专家文章多了,拿来用于教学实践,大多不切实际。他认为当个好教师,重要的是从实处着力、知行合一。理论再丰富,也应如陶行知一样到乡村中小学办平民教育。不要总以理论家的身份自居,躲在象牙塔里,搬外国的或别人的先进的教育,对一线教师“叫嚣乎东西”,让教育“隳突乎南北”。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一沉,因我是教研员,第一反应是觉得他在说我。细细想来,他的话虽然偏激,却反映了教育管理的问题:有的教研员,已经不再研究教材的编排意图和深入课堂与教师们一起研究教学,而是喜欢当管理人员。有些学校,任何事情都是上面说了算,剥夺了一线教师的声音。教研员也是人,趋利是人的本能,在工作中冒充精英引领教师,不说出格的话,只念永远正确的废话。如果教研员不注重调查,不深入班级听课,不和一线教师研究教育教学实践,遇到问题,搬出理论,就不能服众。
    一线老师虽重实践,但轻理论,理论和实践两张皮。理论需要润物细无声的实践。这就需要教研员能够搭桥,使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在实践中检验、丰富和提升。有理论学养的教研员,也会想坐而论道、凌空蹈虚,凭着自己是教研员,近水楼台先得月,抢走一线教师的荣誉。
    我至今连中学高级职称也没评,心里清净,自认为王老师说的不是我。出于良知,又觉得有必要说两句,和对教研员有偏见的老师聊聊个人的看法。
    我个人认为,教研员还算是在做与教学有联系的活,能理解一线教师的苦衷,能帮助一线教师解决教学中的实际问题。如果愿意研究出一点成果,能沉静在一所学校里,那就好了。当然也有一些地方的教研员成为养老员,什么事情也不做,下到基层学校端着,要么吭、要么哈,受不到一线教师的尊重,更有甚者,如行政领导一般,到学校对教师指手画脚。这样,就如对学生进行诚信待人教育,如果每位同学在校园里一边高谈诚信,一边却靠抄袭剽窃应付作业或考试,那么,诚实守信教育岂不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问题出在哪里?出在管理上。朋友讲了一件事,国家一部门检查教育均衡发展,地方行政人员为迎接领导,要求学校年轻的骨干教师加班加点,干了大半年,终于把所有资料都补齐——做过老师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资料,是老师们不愿去做又不得不做的。因为它们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价值,但总是有管理者逼着教师去完成,为的是迎检能过关。然而,临到检查那天,所有老师都严阵以待,早早上班,早早做好一切准备。一直等到快要午饭时,领导的车终于来了,开进校门,从车里走出来,在操场和校园里转了不到10分钟,连教学楼都没有进,转身就离开了。检查的结果是均衡发展过关了,还得到国家奖。
    教育教学管理不容易,当学校没有教研员的位子,教研员也就只好躲进机关的象牙塔里去了。
                                          (作者单位:罗山县教体局教研室)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