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基于问题解决的,才是真研修
当自然教育遭遇现实教育
让品德教育走向生活
成长拒绝打折
刍议“三疑三探”课堂中的合作交流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4 月 06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当自然教育遭遇现实教育
——“河南教师读书会”共读讨论记录

 

    一、自然教育,自然而然,顺其自然

 

    党玲芬:《爱弥儿》一书中,卢梭从他的自然哲学观点出发,主张对儿童进行“自然教育”,服从自然的法则,听任人的身心自由发展。大家对卢梭提出的自然教育有什么看法?
    唐芳:卢梭提倡循序渐进,特别反对提前教育,他以为“都操之过急,做得不是时候”。我正在纠结孩子今年要不要上一年级,总觉得周围家长早早使孩子筋疲力尽、失去了童年的天真活泼,甚至出现厌学、造成心灵永久伤害等状况,这些都违背了服从自然的法则。
    黄文敏:“我们的教育是同我们的生命一起开始的。”所言极是,孩子从出生,甚至说还在母体里时,就应该接受相应的自然教育。我看到我们幼儿园的数学课本,相当于小学一年级的课本。孩子大多从小就被“局限教育”,没有“自然的教育”,所以大了也就很难有自由创新的思维了。
    付丽娟:日本的幼儿园以磨炼意志为重要任务,而德国幼儿园明令禁止提前教知识。我们国家前不久也下发了幼儿园教学标准,但很多幼儿园还是提前教知识。
    汪重阳:现在我们对孩子的成长人为干涉太多,既有出人意料的成果,也有让人痛心的结果。
    库亚鸽:我觉得卢梭说的是自然而然,顺其自然。其实在自然的基础上是要适当引导的,就像种树,虽然要让它自己去经风雨,但也应该适时地浇水施肥。完全的自然既不可能,也不正确。


    二、自然教育也应该在自然的基础上适度干预


    刘中周:我觉得,今天实行卢梭式教育,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假如孩子不喜欢数学,但教师在学校、家长的压力下,往往要想尽办法让他学,不管这种办法是压迫还是引诱。
胡琴:孩子的成长初期主要是获取直接经验,这个阶段比较适合顺应天性,因势守望,再大一点,信息获取主要是间接经验。
    黄文敏:教育孩子也应该像改造环境一样,一定要注重他的长远发展。什么是教育的大爱?“教学生三年,要为学生考虑三十年,为整个民族考虑三百年”,这就是教育的大爱。
史秀芬:按照自然规律发展儿童,多多实践,摆脱依赖,但要有具体的实践环节,更要有广大的群众基础,才不至于无疾而终。
    库亚鸽:了解孩子和尊重孩子都是必需的,但现实中,如果我们一味一强调尊重孩子、孩子至上,只怕问题不比只强调孩子听从大人要少。凡事都应有度,对孩子的顺其自然也是这样。教育其实是不可能完全与自然同步的,我觉得应该允许走在自然前面。我对卢梭的自然教育是半信半疑的。我的观点是,在自然的基础上适度干预。


    三、当自然教育遭遇现实的教育


    高金萍:读完这本书,大家没有觉得爱弥儿的路走得太平坦吗?他受到的教育是连贯性的,即一个教师从小开始对他实施的教育,所以一切都会按照教师所想像的方向走,而现实是,我们的教育不具备连续性。
    黄文敏:我们的教育好像都是一种和自然和社会生活很脱节的教育。教育真正的改革始终都没有走多远。
    杨文召:家长是最好的老师,是因为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具有连续性。
    刘中周:孩子们将来要从事什么工作,谁也不知道。现在的很多工作到时候将消失,孩子们也会自己创造工作。这一点,卢梭也考虑到了,他也说到,不能按照固定的地位去安排学生的学习,为未来做准备。
    宋君:成才的评判标准是什么?有了这样的思考,我们才能有价值取舍。要辩证看待,结合学生的实际和自我的思考智慧地汲取。
    党玲芬:我的想法是:首先,作为老师或家长,自己要懂得教育,能够尽量地为孩子创造这合乎自然规律的教育。其次,虽然我们有意去为孩子创造这样的教育环境,但是还要避免过度包办,毕竟孩子的人生道路是由他自己走的。
    库亚鸽:现在的教育问题重重,有问题就要解决问题,但如果完全按照卢梭的理念,同样问题重重。所以,理想的教育不应只是实践某个人的看法,而应把各种观点各样尝试拿来博采众长。
                  (相约河南教师读书会QQ群:67643920,每周五共读,实名进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