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要闻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金砖国家网络大学第一届峰会举办
鼓励引导师范生深入薄弱学校
图片
“中华魂”书屋捐赠进兰考
“减负”,只靠教育内部“动手术”远远不够
标题新闻
  建设递进式、系统化的乡村培训课程全省2016年“国培计划”实施工作管理者高级研修班开班
我省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再创历史新高
焦作市旅游职业教育集团成立
济源再选“愚公家乡好少年”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4 月 1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减负”,只靠教育内部“动手术”远远不够

  □ 本报记者 赵鑫  

 

    前不久,洛阳一小学生拨打110向警察求助:“我妈妈是坏人,快来把她抓走!”110到了以后,发现竟然是这样:该小学生的妈妈让他写作业,被他拒绝了,妈妈气得打了他一巴掌,于是孩子拨打了110报警。这个黑色幽默,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关注。人们不禁要问,喊了这么多年的“减负”,落实起来咋就这么难?
  
  就这个问题,本报记者历经一年时间深入全省各地,挖掘出了一些鲜活的做法,同时也发现一些地方的“减负”难以落实的问题所在。
  
  家长:拼不了颜值拼才华,拼不了老爹拼自己

 

    近年来,各地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不断发出“减负令”,学校也一直推行“减负”,但家长们并不买账,纷纷给孩子书包“增重”,甚至出现了“学校减负,家长增负;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现象。
  
  这不,这学期开学不久,家住郑州市南三环附近的李先生早早地就为儿子选择了英语、数学、作文几个培训班。“我知道学校一直提倡要给学生‘减负’,但我只能给孩子‘增负’,儿子马上要升高中了。”李先生无奈地说,“作为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儿子拼不了颜值拼才华,拼不了老爹拼自己。”李先生的话虽然有些极端,却道出了不少家长的心声。
  
  此前,教育部出台《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科学安排作息时间,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有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也重申严格执行中小学生在校时间的相关规定。
  
  严令当头,哪个校长敢碰硬?各地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不断发出“减负令”,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放学时间越来越早,在很多城市小学,放学时间由原来的下午5:00,提前到了下午4:30甚至更早。
  
  学校放学早,家长下班晚,这几个小时的空当期孩子该去哪儿,几乎成了年轻父母们的心病。怎么办?不少家长把孩子交给社会上的托管机构。这些托管机构可以帮你看孩子,保证小孩儿不到处跑,还帮你监督孩子写作业,保证到家长来的时候接到一个“写完作业、完整的孩子”。不过,收费不低,就以郑州市场而言动辄每月上千元。这也养肥了学校周边一大批托管机构。
  
  学校:提高课堂效率是减负的根本

 

    在采访中,记者深深体会到:只要切实提高课堂效率,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还是能够减下去的,我省不少地方的做法就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在巩义,该市教体局就提出了“给书包减减肥,让课堂瘦瘦身,帮学生减减压”的口号,不少学校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巩义市子美外国语小学将每年的6月1日和10月13日定为“无作业日”。紫荆实验学校实行“前置作业”,要求学生的文本作业尽量在学校全部完成,老师对学生作业的完成过程实现全程辅导,学生放学后“只带问题,不带习题”。
  
  在驻马店市,市实验中学是第一所实行“朝九晚五”作息模式的学校。该校通过控制学生的在校时间,进行“减负”。同时还开展了球类、乐器、书法、舞蹈、剪纸、软陶、机器人、航模等25个兴趣社团可供学生选择,并保障了学生社会实践活动的时间。
  
  在我省其他一些地市也有一些值得褒奖的做法,比如,兰考的“信息化构建师生‘减负’新生态”,濮阳的“把抓师资队伍作为学生减负增效‘引擎’”,汝州的“家校联动改变传统应试观念”……从这些做法中可以看出,要让学生变苦学为乐学,就必须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
  
  学校推行“减负”,教师也一直在努力。扶沟县实验小学青年教师宋艳说,去年寒假她没有给学生布置书面作业,遭到不少家长反对。今年,作为班主任的她平时注意家校联系,如今她给学生布置的分层作业,更注重体验。很多家长都表示支持和欢迎。
  
  “减负”到底难在哪儿

 

    从2000年教育部发出的《关于在中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到2010年《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对于学校“减负”的规划,再到2013年史上最严“减负令”的出台,围绕“减负”,各级教育部门的三令五申已持续十几年。但为什么效果不太明显,为什么一些地方的“减负”是“雷声大雨点小”?
  
  商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校长说,老百姓对教育满意与否主要还是看学生学业成绩,可谁都知道,学生成绩是要靠时间来保证的。他直言:分数至上的评价制度,学生“减不了负”;以排名论成败的考核制度,老师“减不了负”; 以成绩来论学习优劣,家长“减不了负”。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在一些学校出现“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这样奇葩的标语。
  
  其实,大家都清楚,过重的课业负担,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给孩子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甚至还会危及民族的前途和未来。但只靠教育内部“动手术”远远不够,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任重而道远。
  
  结束语:
  
  到今天为止,《行千里,看“减负”,全面实施素质教育》专栏刊发完毕。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专栏陆续刊发了全省各省辖市、直管县在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方面的一些鲜活经验、可取做法和有益尝试。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需要社会各方努力配合,光靠教育内部“动手术”是远远不够的。专栏虽然结束了,但“减负”永远没有终点。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