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期待教育常识的回归
从电影中汲取教育力量
学生会学了、学好了,才达教改目的
教师成长的秘密在于坚持
“教一人”与“教一班”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5 月 04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一人”与“教一班”

□ 常亚歌

 

  

 

    一次做录像课分析,看到老师费力地讲了一通后学生还是糊里糊涂。我便问这位授课老师:“对于这一个知识点,如果课下给一个学生讲,需要多长时间?”“两分钟。”老师干脆地答道。
    是啊,一个知识点一对一的时候大约用两分钟就解决掉,但同样的内容放在课堂上,就需要40分钟甚至两节课的时间,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
    答案似乎很容易找,因为我们教一个学生与几十个学生对象不同。这当然是一个理由,但是我们有没有必要从这两者的差异中发现些什么、思考点什么呢?我看是有必要的。
    人数不同、场所不同,显然采用的教学方法也是不同的。他们之间还是有着基本联系的,如从学生视角出发,我们会发现,孩子探求新知识的路径,也就是思考方式是相同的。只不过,我们在教一个孩子的时候,他的思考受到外界的干扰要小,而教师又能及时观察和调控,这使得学生的思考效率大大提高,进而缩短了掌握知识的时间罢了。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在一个班级授课的时候继续采用这种教学方式呢?
    其实,很多老师也是这样做的,但由于学习环境的干扰、学生认知能力的差异,特别是有些学生的快速发现、及时抢答干扰了整个课堂思维的节奏,使得规定的思考时间变成了快速抢答时间。要知道,当这些个别学生抢先一步的时候,大部分学生还在努力的思考中,而极个别学生甚至还没有进入学习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准确答案或结果的出现势必造成其他学生思考的中断,逼着大部分学生马马虎虎地挤过了这思维的“隘口”。否则,就会有同伴或老师暗笑“自己笨”。于是,他们随着好学生的答案齐声答出老师想要的答案。这个场面看似繁花似锦,却暗藏着种种隐患,因为,很多学生一旦进入独立的测试模式,他们就成了南郭先生露马脚。
    所以说,在班级集体学习一个新知识的时候,过早地让好学生呈现正确的答案,而忽略大多数学生的思维过程,是很糟糕的教学现象。它看似简洁,似乎是一击中的,但却后患无穷,会把后面的教学活动陷入夹生饭之中。
如何才能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这就是我们反思“教一个”学生与“教一班”学生的关键所在。不难理解,所有的教学活动都要考虑到学习一方的思维方式与接收速度。因此,在班级授课的时候,如何判定班级学生集体的思维方式与速度,就成为一节课堂好坏的关键因素。
那么,我们以何种教学速度为参照基准呢?
    有人说是以中等生为准。这似乎有些道理,因为这样可以让好学生稍微慢一点,让差一点的学生稍微快一点。但我认为,课堂的教学速度应该以差一点的学生思维为基准。这样看似太慢了,甚至完成不了教学进度,但是我们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我们的学生需要学习掌握这些书本上的知识,因为这是国家课程标准上所要求到的。我们要再想一想,小学的知识在初中阶段会被大部分覆盖,高中的知识会把初中的大部分知识覆盖,大学更是如此。而进入社会以后,当学生变成社会人的时候,他们在学校所学的知识更多的时候会变成一种能力。这种能力不是一天两天,或者说等学生到了社会上才开始养成的。相反,这种思考的能力、做事的能力、独立表达的能力,要在他们学习知识的过程中慢慢培育,要在他们掌握知识的过程中一点点呈现。所以,我们把课堂的教学速度降低下来,降到班级比较落后的学生也能适应的时候,就会把学生的能力充分激发起来。因为,此时对于好的学生而言,他们会更清楚思考问题的方法和路径,甚至不是一种,而他们的充分表达就是一种能力的培养。有人表达就一定会有人倾听,对于那些思维速度缓慢,必须要走过所有“隘口”的落后学生而言,老师认真地组织他们倾听同伴的复述,并依据这种复述努力完成自我知识模型的构建则同样是一种能力的培训与提升。此时,老师的任务就是要妥善组织好这一场思维与思维的碰撞,同时关注表达与倾听的质量,不断修饰完善学生的正确、流畅的表达,并把这种能力辐射给全体学生。这就是有价值的教学活动,也是班级授课与单人教学本质上的不同。
    比较而言,班级授课活动远比单人授课更为复杂,更能考验我们教师的教学艺术和课程意识。因为,面对一个班级,我们不仅要对他们应知应会的知识负责,更要为他们应该具备的能力负责。
                                                (作者单位:济源市教育局)
                                                      (本版插图:谢正军)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