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视点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最孤独小学生”何时才能不再孤单
媒体观点
家长应引导孩子理性追星
女教师生二孩,谁来当“暖男”?
垃圾食品致农村青少年肥胖数骤增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5 月 06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女教师生二孩,谁来当“暖男”?

□ 本报记者 孙俭  

  

核心提示: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在答记者问过程中,特意提出要为一名学校校长点赞,只因这位校长表态支持本校女职工生育二孩。本报记者近日在全省多地采访中发现,随着“全面二孩”新政落地,女教师们接二连三怀孕休假,越来越多的学校校长开始为教师缺员发愁。发愁归发愁,但女教师生孩子的权利还是要保证的。那么,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能否承担起“暖男”的角色呢?

 

现象:多地现“排号生育”

 

  4月24日,江苏高邮一中学出台了女教师生育暂行规定,称为了保证正常教学,每学期每个学科只能有一名女教师有生育指标,已婚女教师要根据学校的教学工作安排,做到有计划怀孕。随后,还列出了对不按规定生育者的处罚规定。
  
  4月14日,《佛山日报》报道称,广东佛山有学校甚至要求有生育计划的女教师需提前半年报备,一旦怀孕要立刻反馈校方,希望她们能以学校大局为重,稍微延缓一下实施自己的生育计划。
  
  近日,我省中牟县第一高级中学下发通知,称要实行有序生育,并明确规定了各个学科可以备孕二胎的教师名额,有的老师甚至排到2020年之后。
  
  据媒体报道,“排号生育”的霸王规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全国各大中小学校中,类似情况还有很多。本报记者近日在全省多地采访中发现,随着“全面二孩”新政落地,女教师们接二连三怀孕休假,正有越来越多的学校校长为教师缺员发愁。看来,女教师扎堆生育二孩可能造成的教师资源不足问题,正逐渐变为各个学校都要面临的挑战。

 

 

原因:女老师多,且生育期集中

 

  去年,本报就报道过我省不少学校普遍存在着男女教师比例失衡现象。其中指出,部分小学的男教师所占比例不足两成,女教师成了中小学校的主力军。
  
  武陟县育新学校教师牛海燕说:“我所在的学校,现有教师146名,只有4名男教师,男女教师比例悬殊。国家的新政策下来了,学校里30到40岁的女老师都着急生二孩,怕错过了最佳生育期。那些20来岁的女老师,你也不能要求人家不生一孩吧?”
  
  第九届河南教育名片、唐河县第一小学校长王湘平介绍,学校教职工男女比例严重失调,167名教职工中,男教师数量不足1/4,而女教师中符合生育二孩政策和条件的则多达80人。
  
  “政策都允许生二孩了,学校领导自然也没有意见。部分已接近40岁的教师,迫不及待就进入备孕状态,甚至已经怀孕。”济源高级中学教师苗真真说,学校里男老师不足1/3,如果女老师们扎堆生娃,学校的教学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

 

女老师心声:生个二孩,太难了

 

  自从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中牟县第一高级中学的领导就非常苦恼,因为学校女教师人数较多,涉及的教育教学工作面大,如果不实行“排队生育”,难免会造成学校各项工作无法进行,为使学校各项工作正常开展,只能实行有序生育。“学校女老师太多了,想要怀孕的人挤破了头,仅有的几个怀孕指标让大家无可奈何。”该校张老师说。
  
  鹤壁市山城区第九小学教师唐芳表示,自己是学校的骨干教师,工作压力颇大,若因为生二孩休产假,势必对教学工作产生影响。
  
  “其实,我们学校绝大多数孕龄女教师都在观望,或者纠结要不要生二孩。毕竟高中教师课业压力大,还有早晚自习,分身乏术,精力有限,不敢轻易要二孩。”苗真真说,就个人而言,很感谢国家的政策,但养育一个孩子需要大量的精力、财力,还真得慎重一些。

 

对策:尽可能为女老师营造宽松环境

 

  洛阳市第二十七中学教师田彩婷说,作为女老师,既要上班,又要带孩子,现在要生二孩了,仅仅靠一个也要上班的老公当“暖男”是不行的,首先就需要得到学校的支持。
  
  “我们学校在老师严重缺编的情况下,还支持女老师生二孩。如果有女老师休产假,没有老师顶岗,就聘用代课教师顶岗。”田彩婷说,这可能是大多数学校所采取的一种做法,幸好产假时间不长,影响不会太大。
  
  “我在全体教职工会议上对女老师们说,能生的都生,校长鼓励你们。不要考虑教学工作,这是校长要操心的事。”焦作市实验小学校长王思明说,学校方面没有任何阻力,不设定时间和条件,毕竟有些女老师年龄已经很大了,再不要就没时间了,而且休产假的时间是很短的,学校会积极应对“产假式”缺编问题。
  
  “我们学校对‘全面二孩’政策非常支持。当然也会提前给女老师做好工作,尽量调整开生育高峰,以缓解学校的师资压力。如果有老师真的怀孕了,也要提前告知学校领导,这样有时间聘请新的教师或安排其他教师接替工作。”鹤壁市淇滨区牟山小学教师付丽娟告诉记者,对于部分学校采取“排号生育”的做法,她认为不太实用,但也情有可原,毕竟高中有高考的压力。
  
  清丰县第一初级中学教师刘亚洲表示,一方面学校应该主动当“暖男”,调动学校闲置师资,比如校长、各个年级主任,都可以重上一线授课。另一方面,教育主管部门应统筹安排,摸底女老师备孕二孩情况,适当留出部分机动编制,在一所学校教师严重缺编的情况下,从临近其他学校及时补充师资力量,缓冲女教师“产假式”缺编引发的问题。
  
  “可以资源整合,如音体美科目,相邻几个规模较小的学校可以合用一个教师。为教师提高待遇,以吸引男士来当教师,打破‘阴盛阳衰’的局面,实现男女教师资源的平衡。开拓一种新的学习方式,以减少教师的工作量,节约教师岗位。如可以在班里实行一帮一互助,培养‘小老师’,或者利用现代化的教学手段录制微课,实现翻转课堂,以节省教师资源。”付丽娟说,她和学校一些教师专门探讨过女老师“产假式”缺编问题,认为可以有以上几个方法来解决。
  
  牛海燕老师则建议,学校可主动邀请计生委专员来学校为女教师进行培训,从科学的角度帮她们分析备孕二胎的可行性。另外,学校可加大对年轻教师的培养力度,挖掘年轻教师的潜力,以保证在产假高峰期,年轻教师能独当一面,甚至成为多面手。
  
  “希望在二孩政策放开的同时,国家的社会保障也能够完善。比如,产假时间,能不能增加哺乳假?即孩子在一定年龄之前,适当降低工作量,以方便照顾孩子。”唐芳表示,其实对女老师来说,生二孩不仅是牵涉到影响学校教学的问题,更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需要多方面的社会保障。比如各地应根据当前的实际情况,成立人才储备库,将有经验的退休教师、师范院校还未正式就业的毕业生纳入人才储备库,学校在需要时可以从中聘用教师代课。地方政府也应多方筹措资金,以便给予兼课教师和代课教师一定的报酬。
  
  “我们学校领导大多是教学方面的能手,在生育高峰到来之前,他们已经做好随时代课的准备。让人暖心的是,学校计划将一个小型会议室改造成哺乳休息室,准许离家较远的女教师家属在里面看护孩子,以方便女教师母乳喂养孩子。”牛海燕说,学校的做法让老师们感到很温暖。

 

 

   “女八男二”的教师比例,使得“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女教师“产假式”缺编问题更为严重                                                       本报资料图片

 

相关链接:

 

其实,为解决教师结构性缺编问题,各省市已经先行先试,取得了很好的经验,这些经验同样可以适用于女教师“产假式”缺编问题——

 

山东:设“临时周转编制专户”

 

  2015年,山东省政府印发了《关于解决城镇普通中小学大班额问题有关事宜的通知》,确定至2017年年底,解决城镇普通中小学大班额问题。
  
  通知要求足额均衡配置师资,用2年时间,实现有空编的中小学教师补充到位。创新提出设立“临时周转编制专户”,对满编超编的中小学,利用精简压缩和事业单位改革等方式收回编制,补充到专户编制。专户编制不计入中小学编制总额,由机构编制管理部门单独管理。
  
  县(市、区)可在本地事业编制总量内,利用精简压缩、事业单位改革等方式收回的编制,建立临时周转编制专户。对超编满编的中小学确需补充专任教师的,使用专户编制予以补充。待满编超编中小学教师自然减员后,补充的教师改为占用中小学编制,相应核减专户编制。

 

上海:建“蓄水池”为骨干教师流动“分身”

 

  如何把“师资共享”这盘棋盘活,上海市徐汇区最早给出了爽快而实在的答案——给人!
  
  “学区内没有富余的老师,教师很难流动起来。但给人也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去填,我们的做法是给每个学区配6个编制,用于骨干教师的柔性流动。这样一来,师资共享这盘棋就变活了。”徐汇区教育局局长庄小凤将这6个编制形象地比喻为“润滑剂”。
  
  教育局以学区为单位“集中招聘、集中培养、集中储备、统筹使用”6个教师,好学校招进来优秀青年教师再进行培养,这样,为骨干教师的流动腾出空间,带动薄弱学校的学科发展。“6个编制放在学区内的几所学校里‘流转’,会转出很多可能性。”庄小凤说。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