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前沿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以供给侧改革促进教育公平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5 月 1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以供给侧改革促进教育公平

 

编者按:
  
  教育公平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追求,也是衡量一个国家文明水平的重要标志;教育公平涉及千家万户,影响个人的终身发展,是人民群众的重要关切;教育公平是党和政府关注的重大课题,旨在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教育改变自身的命运。今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实施的开局之年,也是迈向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关键之年。在当前的社会背景下,如何理解教育公平?如何准确把握教育公平的发展阶段?如何处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生态与教育公平的关系?
  
  5月7日,由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和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公平协同创新中心、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共同主办的“以供给侧改革促进教育公平”高峰论坛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本报记者杨晓谜、杜帅鹏、苏江召、孙俭有幸受邀参会。来自海内外的教育学者齐聚一堂,从教育供给侧改革的视角,围绕制度创新、教育效率、高考改革、互联网创新和城镇化等关键词分享前沿观点,探讨如何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优化教育资源配置,从而真正促进教育公平。本期《前沿》特精选部分专家观点(未经本人审核),以飨大家。

 

★制度创新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筹)校长李剑阁:

 

改革教育体制,鼓励社会捐赠

 

 

  讲到教育公平,社会上往往呼吁政府加大投入。毫无疑问,对于教育公平,政府要负第一责任。然而,教育资源永远是稀缺的,特别是优质的教育资源永远稀缺。如果把责任全压到政府身上,支出的资金可以说是无限的,这样就会增加财政税收,形成社会负担。
  
  我最近担任校长以后,感觉更加深刻。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是李嘉诚和其基金会向以色列理工学院捐资1.3亿美元促成的。社会捐赠的影响力是政府支出做不到的事情。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有许多华人的捐赠没有在国内。为什么?主要有两个因素:首先,社会捐赠到校后学校不知道怎么用。其次,很多捐赠人对目前的教育状况不满意。我们要进行教育体制改革,让更多的社会人愿意对教育进行捐赠。
  
  怎样改革教育体制?
  
  第一,教育体制要进一步和国际接轨,特别是在教育管理、学校治理、教材以及教师聘用方面和国际接轨。
  
  第二,要增加透明度,钱捐进来是怎么花的,要让捐赠人知道并觉得钱用得其所,这非常重要。
  
  第三,要让捐赠者在捐赠以后有成就感和荣誉感,至少不能让捐赠者感到有受骗感、挫折感,甚至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相信通过下一步的改革,会大大鼓励社会捐赠,也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

 

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朱永新:

 

整合资源,增加教育选择

 

 

  教育公平的问题涉及到教育的外部和内部两个方面,一般称之为显性的教育公平和隐性的教育公平。长期以来,大家关注的比较多的是外部的显性的教育公平问题。比如,区域教育发展不平衡、城乡教育发展不平衡、学校之间的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同群体受教育机会的不平衡。对于学校教育内部的隐性的教育公平问题,大家的关注度是不够的。
  
  从我国目前解决教育公平的思维方式和习惯性动作来说,主要的办法就是补短板,通过优先向边远地区、贫困地区、薄弱学校配置教育资源来促进教育公平。补短板的政策其实就是限制流动与选择。实际上这个思路是有问题的。公平和效率有关,公平和选择也有关系。
  
  在一定程度上,选择可以提升品质,在更高层次上推进公平,因为没有选择就没有竞争,也就没有教育质量的发展动力与压力。所以,选择的存在,民办教育的存在,不仅仅增加教育的多样化、个性化,同时也会激发公办教育的活力和效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加强教育供给侧改革,增加更多的教育选择,是从根本上推进教育公平的有效路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化、教育供给体系的逐步健全,应该说中国教育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就高质量、多样化、个性化的教育和选择而言,教育领域的供给侧改革,还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比如,针对出国留学生低龄化日趋严重的现象,对于这一块巨大的需求,我们可以提供更多的教育选择。针对我国技能劳动者质量不高的现象,要大力发展技能教育。
  
  再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进一步整合学校教育、培训机构、网络教学资源,实现教育的资源共享。我国目前一方面教育供给严重不足,一方面教育资源的浪费又是巨大的。学生白天在学校学,晚上在培训机构学。未来的学校概念要打破,随便你在哪里学习,鼓励你学习。小微学校、非出国留学渐渐会成为学校教育非常重要的方式。教育供给侧改革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这样我们就能够为教育公平创造更大的空间。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

 

“十三五”,建议启动“新三免”

 

 

  什么是“新三免”?“新三免”是实施高中教育免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免费午餐、学前儿童的免费阅读。“新三免”是针对我们过去讲的“旧三免”而言的。
  
  2009年3月,在全国两会上有人大代表向中央建议中职免费。10多年前,不少人大代表在全国两会上进言实施义务教育学杂费免费。这些建议和呼吁现在来看都已经基本实现了,教科书免费明年将在全国城市全部实现。这是“旧三免”。
  
  “十三五”,关于启动“新三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现实的可能性、国际的普遍性、当前的紧迫性,不再多说,我想重点分析一下有没有可能。
  
  我们来分析财政的可能性。从高中来看,全国的高中生4200万,含中职和普高,如果按照每人每年2000元学杂费免费的标准,大概是840亿元。义务教育学生营养午餐改善计划,政府给每个学生补贴4元,家长拿2元,一共是6元,这是营养午餐的标准。我觉得政府已经出了大头了,后面两块钱为什么不干脆一起出了?差这两块钱吗?不差这两块钱。学前儿童阅读是一件大事情,怎么阅读,从谁开始,家长在儿童阅读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如果我们给每个学前教育儿童发一个500元的阅读包,也不过99个亿。从总体上来说,这三大块加起来在1100亿元左右。
  
  1100亿元是什么概念,我们来看现在国家可以提供的财力:我们的GDP去年是将近86万亿元,财政收入是15万亿元,而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是2.8万亿元,其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新三免”做不到吗?完全做得到。
  
  最近,我们在审查国家教育经费支出时注意到一个现象,连续几年都有1000多亿元没用完,而每年国家新增教育经费在2000亿元左右。所以,不是钱的问题,是决心,是政治抉择的问题。

 

★教育效率

 

厦门大学退休教授、历史文化学者易中天:

 

提高教育效率不是为了多出人才快出人才

 

 

  如何提高中国教育的效率?我提出三条建设性意见。
  
  第一条,改学制。第二条,改课程。第三条,改思路。
  
  怎么样改学制?把九年义务教育改为十年,不要再分小学、初中、高中,没有必要。据我所知,现在的学生高三一年都在复习准备高考,犯得着吗?一年都没有学新东西,这一年就浪费了。
  
  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个时候聪明多了。其实他们很早就知道了很多东西,没有必要慢慢腾腾学,压缩两年没有问题。16岁毕业,一部分去上大学,大批的应该去上职业技术学院。读那么多硕士、博士干什么,没有必要。
  
  第二条就是改课程。为什么效率不高?因为我们学了一大堆没有用的东西。这里要说清楚什么叫有用,有用不是讲实用。不要那么极端,所谓有用就是所有的课程、所有的教育都得是素质教育。我们现在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把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对立起来,好像现在学的东西就是用来准备高考的,所有的中小学课程奔着一个目标就是高考。
  
  第三条要改思路。难道数理化就不是素质教育吗?数理化也可以是素质教育。如果我们改变思路,让所有的课程都是奔着素质去,而不是奔着高考去,我们的学习可以很愉快。我们的课程也用不着那么多,我们的时间完全可以省下来。
  
  改变思路、改变课程,然后缩短学制,教育的效率就能提高。
  
  最后再说一句话,提高教育效率的目的绝不是要多出人才、快出人才,而是为了我们下一代健康愉快地成长。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

 

推进十二年义务教育,赋权高校多元办学

 

 

  今天,我从一个经济学家的角度来谈谈教育公平和教育效率的问题。教育公平和教育效率给人的感觉是两者不可兼得。其实,从理论上来说,我们是可以做到兼顾教育公平和效率的。
  
  然而现实中,教育公平做得怎么样呢?我认为是很不好,无论是从质还是量的方面都很不到位。从义务教育的年限来说,到现在我们还只是九年义务教育,而世界上约有110个国家和地方是超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九年义务教育使得许多低收入地区,特别是农村的青少年无法完成高中教育,导致了很大的起点不公平,从而导致了一系列严重后果,包括社会流动性不足问题,现在考进好的大学来自农村大学生的比例不断下降就说明了这一点。
  
  如果说义务教育主要是政府严重缺位导致教育公平不足的话,高等教育则主要是效率不足的问题,是政府在教育管理方面严重越位,导致教育效率极其低下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行政主管教育这方面不打破,是根本不行的。实际上教育投入很大,但是浪费也极大,其中行政管理模式和学术评价标准落后是主要原因,真正按照邓小平同志的“三个面向”来说,还做得远远不够。
  
  在这里,我仅提两点建议:一是以十二年义务教育落实教育起点公平;二是赋权高校多元办学,开放式办学,以此实现高等教育效率提升。

 

北京大学教授、社会学家郑也夫:

 

顶级人才是筛选出来的

 

 

  关于教育公平和教育效率,我谈四个观点。
  
  第一,中国古人在这个方面做出了最伟大的尝试,通过教育筛选人才。我个人认为古代的科举制度在教育公正这个维度得到了极大的实现,但是在效率这个方面不能恭维。
  
  第二,在教育中谈效率要慎重,特别是在微观的层次上。如果教育一线的人太追求效率,杀伤的直接是学生,无助于培养人才。人有早熟有晚熟,因为个体差异,接受慢的人快不得,接受快的人慢不得,怎么追求效率?
  
  第三,高端人才的培养和产生,其实主要不是靠培养,而是靠选拔。选拔这件事情如果可以成功的话,依赖于两大条件。首要条件是选拔的面积要广,被筛选的人要多。其次,选拔过程不要被污染。
  
  教育人才筛选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十三亿人口大国,培养筛选的对象和人口数量是不匹配的,另一个就是筛选过程高度污染。孩子们小时候学习环境大不一样,分数高有的时候是催出来的,没有潜力。
  
  第四,关于公平和效率。政府在教育上出台了扩招政策,已经搞了十几年。扩招这件事情对于效率的伤害不要说了,很多三本学校办得一塌糊涂,哪有效率可言。这件事情应该终结了。好在,现在国家已经要求多数三本学校向技能型大学转变了。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

 

改革办学体制,释放教育红利

 

 

  我有两个基本判断:老百姓对好的教育的需求极其强烈。而且,老百姓对好的教育是有充分认知的。善待儿童的教育,使儿童免于恐惧的教育,这是最起码的。为什么有的家长一年要花20万元送孩子到国际学校去,就是为了没有分数排行榜来压迫学生。
  
  好的教育真的那么稀缺、那么昂贵吗?以上海为例,去年,某门户网站发布的《全国中小学生学习压力排行榜》中,前十名有9个都是贫困地区,第十名是上海。这个结果是需要我们反思的。这说明,在我们绝大多数的学校,应试教育依然非常炽烈。
  
  大多数老百姓无从选择,只能出国,或者到价格高昂的国际学校,或者抱怨批判。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应试教育屡禁不止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究竟该如何从应试教育突围,供给侧改革究竟要改的是什么。
  
  非常幸运的是老百姓的选择终于多了第三条道路,就是教育自救、教育自助,在家上学成了非常多的选择。
  
  在世界范围内,特许学校、自由学校和各种各样的教育探索都在进行。互联网时代的教育创新已经超越了对办学资金、场地、硬件设备的要求。所以在中国,我们的教育供给侧改革主要就是释放生产力,颠覆19世纪的教育工厂,鼓励个性化、小规模精品学校的生长,鼓励自下而上的变革。开放民间办学,从而改变1300年的科举教育传统,改变19世纪的学校传统,改变计划经济的教育传统。

 

★高考改革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文东茅:

 

个性化的综合评价是公平且高效的

 

 

  对高考,大家评论比较多的是唯分数论。现在高考改革进入了新的阶段,从唯分数论走向了综合评价的阶段。面向未来,高考还是综合评价吗,那个时候高考应该是什么样的?带着这个问题,我有三个简单的观点。
  
  第一,我觉得唯分数论是统一化的评价,是低效且不公平的。
  
  第二,我认为“三位一体”招生代表着多样化的评价,更公平、更有效。
  
  第三,个性化的招生是因材施教的呼唤,是最公平、最有效的,而且是改革的方向。
  
  我们现在的考试制度通过高考总分录取,唯分数论,是没办法选出偏才怪才的。为什么这样的制度得以延续?这是一种懒人做法,用一个办法来评价所有人。
  
  好在现在高考改革出现了“三位一体”。这一方法有两个重要的特点:一个是评价的综合性,要有平时成绩、高考成绩综合评价学生;另一个是自主性,每个高校基于不同的专业都可以有不同的招生标准。
  
  关于个性化招生,我特别欣赏袁贵仁部长的一句话,他认为教育的最高理想是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终身学习、人人成才。既然我们要有教无类,要因材施教,就也要因材施评。

 

★互联网创新

 

哈佛大学客座教授、《硅谷百年史》作者皮埃罗·斯加鲁菲:

 

硅谷视角下的教育未来

 

 

  大家知道小孩子、青少年特别喜欢玩游戏,现在很多的在线平台用游戏的办法来进行教育。美国政府没有办法解决教育不公平的问题,所以一些民间机构和美国个人站出来了,建立了在线教育平台、教育分享平台、创客空间等,试图让人们获得像斯坦福大学一样的优质教育。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创客空间,大家知道现在世界上至少有2600个创客空间,在这些空间里面,无论是受过教育的孩子还是没有受过教育的孩子,都可以去玩电脑,然后做实验,不用害怕失败。
  
  我认为,教育最大的任务就是给学生传授关于今天尚不存在的专业,以及尚不存在的工作所需要的知识。因为世界变化非常迅速,要给未来的年轻人就业公平,想给未来的年轻人他们想要的工作的话,我们必须要有提供这些工作的能力。虽然未来的工作是什么,是互联网还是人工智能,或者机器人,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必须教给学生这些方面的知识。

 

★城镇化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

 

贫困地区儿童教育的六大缺失

 

 

  今天很少讨论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我认为,最起码有五个方面的问题使得实现教育公平从儿童做起还是有障碍的。
  
  第一个方面,零到三岁的早期教育没有很好的评估工具。
  
  第二个是营养干预,招标采购有大问题,面临着一个严重的执行能力问题。
  
  第三个是山村幼儿园实验。国家只管到县、乡,我们现在在村里建。
  
  第四个是贫困地区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同样也是一个执行能力的问题。只有1/3的学校用国家给的四块钱能够做到营养基本达标。
  
  第五个是职校问题。我们有接近1800万的学生在职业学校学习,有将近90%的人是农村来的,他们缺乏自信,社会的偏见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
  
  最后是城市流动儿童的教育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这是制度的缺失。
  
  从上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要保证贫困儿童发展,实现社会公平,有制度方面问题,也有政策制定的问题;有政府部门和教育系统的执行能力问题,也有大学和研究机构基础数据支持与研究的问题;有学校的责任,也有社会要克服偏见的问题。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题目,或者增加财政经费,或者取消政府干预就能解决的。

 

  
  (本版图片:本报记者 杜帅鹏)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