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作业改革不能“单兵突进”
“零作业”:课改新举措
作业改革面对哪些难题
农村学校管理缺什么
观点
  关于在全省高中开展艺术高考知识公益宣讲活动的通 知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5 月 1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作业改革不能“单兵突进”

    编者的话:前不久,本版连载了《解说“零作业”》系列文章,对“零作业”改革的意义、实施关键等做了介绍,这在读者中间引起了一定的反响。本期围绕作业改革再刊发三篇反馈文章,以期再产生一些推动作用。

 

□ 刘波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用了较多的版面对“零作业”改革进行了深度的关注。我以前对“零作业”改革有所耳闻,在认真阅读了这一组专栏文章之后,对“零作业”改革有了深入的了解,也引发自己对作业改革问题的进一步思考。
  
  现在学生的作业负担重,已成为了一种顽疾。尽管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经常推出各种“减负”令,但学生的课业负担并没有真正减下来。
  
  在学生作业负担普遍较重的情况下,“零作业”改革自然非常振奋人心。“零作业”的首倡者和实践者李志欣校长带领他的团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并取得了积极的成效,走出了一条师生均得以解放的教育回归之路,难能可贵。但是,“零作业”究竟有多大的普适性,值得追问。“零作业”在李志欣的强力推动下,可谓突破重围,在山东省利津县北宋一中取得成功。因为,“零作业”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不是学校主要领导真正推动,这样的改革举措很难落到实处。
  
  目前,李志欣已到北京一所学校任职,据他在一些QQ群里介绍,改革很难在北京推进,“主要适合农村学校或薄弱学校”。另外,现在的北宋一中,不知道“零作业”是否还一如既往?
  
  减负的成效需要学生这一终端来体现。但是,“学校减负,家长加负”在现实中屡屡上演,这是减负不能让学生最终受益的一个重要因素。而“零作业”改革在农村学校和薄弱学校能得到落实,也往往是因为家长对孩子学习的重视程度远不如城市学校。
  
  在减负上,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有“上下半场”之分。教育行政部门、学校、教师是上半场,家庭、社会是下半场。在上半场上,教育行政部门出台政策,对学校和教师行为进行规范,是可以控制的。但是,教育行政部门的规定对家长和社会并没有约束力,无法按照自己的设想来实现相关的规范。
  
  教育行政部门可以规定学校不能在寒假里补课,不能给学生布置过多的作业,但无法杜绝家长送孩子上补习班。今年2月22日,《新华每日电讯》的“新华调查”栏目以《寒假学生仍在补课,有一人一周补六天》为题,对学生的寒假补习情况进行了重点关注。毫无疑问,在放假前,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都会出台关于学生过好寒假生活的相关意见,也会提到要减轻学生的负担,但是在现实面前,教育行政部门的“规定”就成为一纸空文。
  
  无论是推进作业改革,还是推进减负,靠教育部门的单兵突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何在家校协同上做得更好,这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微信公众号都在转发几年前《人民日报》上发过的《教育改革从家长教育开始》一文,因此这篇文章也刷爆了微信朋友圈。的确,在教育改革中,提升家长的教育理念,提高家长的教育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台湾企业家严长寿所著的《教育应该不一样》一书中,也提到了教育改革中不能忽视家长。
  
  不可否认,现在家长整体的受教育水平提高了,他们对教育也很关注。因此,教师自身素养的提高也非常重要,这样,学校才可以用专业的力量去赢得家长的真正信任和支持。家长真正信服教师、信服学校,他们才能更好地配合教师,更好地形成教育合力。
  
  我的一点看法是,作业上的减量提质,教师需要进一步努力。如果每一位老师都能在“精选、先做、批改、反馈”各个环节做得很好的话,那么也能有效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或许,这会比“零作业”更有普适性。
                                       (作者单位: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仁爱中学)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