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群文阅读,让学生爱上阅读
那节课,我煽情没有到位
确立健康服务方向 引领学校科学转型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5 月 2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节课,我煽情没有到位

□ 张庆广  

 

  从红旗渠杯第七届河南最具成长力教师颁奖典礼暨“跟名师一起在课堂上成长”观摩研讨会归来的第二天,我按照特级教师程翔老师执教的《作文评价》课的流程,在所带的六年级一班上了一节《作文评价》课。上完课,我把自己的课与程翔老师的课、管建刚老师的课进行了比较,从中得到了一些反思。
  
  程翔老师执教时一位学生说出了学生自己在男女交往时的苦闷。而我执教时学生表达的这种情形并不丰满。讲课时,我感到没有达到专家的水平。坐下来反思,感到这并不是遗憾,也许我和这个班的前任班主任对待学生男女相处的引导是一种积极取向,没有专制与不合情理。
  
  特级教师管建刚执教《月光启蒙》时,一位林州小学生在发言时压力大出现了哭泣现象。他一节课中不断地关注此学生,通过不断的鼓励,使学生树立了自信心。当时我很佩服管建刚老师高超的教学艺术。我执教时,学生没有出现这种状况。讲课时,我感到我的煽情没有到位,也没有机会关注这样的学生。此时我想,不出现这样的情形也好,六年级的学生应该是阳光少年,自己的学生如此坚强,我应该感到欣慰与释然。
  
  程翔老师执教时,能引导男同学正确理解文本中的男主人公不能当缩头乌龟。我执教时的大多数男学生的体会也是如此,但课堂上出现了特殊情况。
  
  A同学表述说:“如果我是那位男生,我会等待那位女生的原谅。”B学生发言说:“我不能苟同A同学的见解。”当时我感到这是一次引导A同学的机会。我说:“B同学,请表明你的观点。”B同学说:“开学时我们班的四把大扫帚被人点着,当时老师审查时有两位男生带火石,当时是没有一位主动承认错误的。据我所知,放火的同学仍然没有坦白。难道我们能原谅那位放火的同学吗?反过来说放火的他没有悔改的表现,就能静等我们原谅他吗?”
  
  我说:“B同学的观点很有针对性。其实老师也对那位放火的同学感到遗憾。但是,从近两个月来我的观察来看,那位同学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是在默默地改正不足,他的心灵一定有所震撼。”其实作为班主任,我早就通过学校监控查出了放火的同学,只不过没有当众点透那张窗户纸。也许我这一番自认为的“良苦用心”能得到那个同学的接受与自省。
  
  如果,那个同学没有认识到,也许要他的下一任班主任继续启迪了。因为带火石的两位学生的家长和这两位学生口径一样,没有反馈给我“放火的他”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孩子,即使在当时我说学校有监控的情况下。也许我在“家校联系”方面的关注上有不足,也许家长死要面子,也许是我“真”冤枉了他?也许教师不是万能的。此时,我又一次“释然”了:孩子们的父辈我影响不了,我教的学生的大部分我还是能正确引导的,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我的这节《作文评价》课结束时,我也按照程翔老师的观点对学生问:“你们都有痛处吗?”结果是:唯独女学生C表达了她的意见是“没用痛处”。我当时说:“C同学真是一个阳光女孩。请坐。”接着我对全体学生说:“老师最后给大家说一句话,请大家记住:人无完人,但要知不足而后进取呀。同学们下课!”课后,我找了个合适的机会把C同学叫到办公室,让她看一张我的手机相册中她做课间操时与别人反向呆立的照片。此时她脸红了,说:“老师,我有痛处了。”我对她挥挥手轻声地说:“回去吧。”看着她离开办公室时,我心里冒出了一句话:人人有痛处,有时也未必是好事……一个人有痛处,能痛并思痛而成长,一定是好事!
  
                                           (作者单位:开封新区邢村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