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六一”还可以这么过
特殊的“六一”礼物
从“推门听课”到“微格教室”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6 月 0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特殊的“六一”礼物

□ 刘筱园 

 

  进入5月份,我们都在为怎样让孩子过一个真正快乐的儿童节而忙碌着。一(1)班的老师还让孩子们写下“六一”心愿做参考,其中有一个孩子的心愿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作为规模比较大的农村学校,我校的留守儿童和隐性留守儿童占到在校学生的2/3以上。如何弥补家庭教育的缺失对孩子成长的不利影响,是我们工作中必须关注的问题。
  
  在近几年来的教育实践中,针对留守儿童过多的问题,我们提出并践行“陪伴教育”的理念,努力在学校营造类似于家庭的教育环境,通过“陪伴、提醒、欣赏、鼓舞”等教育手段,让留守儿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健康地成长。
  
  留守儿童的背后是在外艰辛打拼的家长。这些人在外是怎样的处境?工作、生活怎么样?我们没有真切的体验,只能从偶尔的聊天中得知一些信息。
  
  有个孩子叫苗俊潇,爸爸妈妈在北京打工,身体多病的爷爷在家里经营着一个小商店。最近一段时间,奶奶的母亲因病住院,奶奶也去伺候她了,只留下他和爷爷在家。
  
  小俊潇的“六一”心愿是:我想让爸爸妈妈带我出去玩。
  
  是啊,每一个留守儿童,都会有一个孤独的童年。除了春节的短暂团聚以外,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玩是他们做梦都想的事。
  
  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焦作晚报社的记者赵林峰和李晓军,他们正在策划“六一”的采访报道,于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我们之间形成——为小俊潇圆梦,给孩子一个特殊的“六一”礼物。
  
  在和家长沟通以后,经过充分的准备,5月28日、星期六的早上5点,我们就出发了,奔向北京。虽然是近千公里的长途颠簸,但想着要和父母团聚,小俊潇一路兴奋不已。下午1点40分,我们走出北京西站,小俊潇的爸爸早早地就在出站口迎接我们。见到孩子,爸爸别提多高兴了,搂着抱着,嘘寒问暖。
  
  俊潇的爸爸在石景山区的热力公司做资料员,下午他就陪着孩子在附近活动,北方工业大学、八大处公园都留下了父子的欢声笑语。俊潇爸爸告诉我们,听到孩子要来的消息,激动地两个晚上都睡不着觉,爱人都激动地哭了。
  
  傍晚,我们来到了俊潇爸爸妈妈的住处——首钢模式口小区里的地下室。狭小的地下室,外间摆着电脑和打印机,是俊潇爸爸工作的地方,里间是杂乱的住室。俊潇妈妈在半个小时车程之外的一家快递公司当前台接待,每天早上6点出去,晚上9点才能下班,这两天她生病了却也不敢请假休息。忙碌的工作使她很难有闲暇去整理这个“蜗居”。
  
  夜深了,俊潇妈妈终于回来了,顾不上劳累和病痛,她搂住孩子,看孩子带来的礼物——三件美术课上做的泥塑作品,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5月29日,专门请了假的爸爸妈妈带着俊潇去天安门、逛王府井……一家三口健步如飞,欢声笑语,我们跟着在后面跑。
  
  欢乐的时光总是显得短暂。为了能在天黑前把孩子安全护送到家,我们只好在地铁里依依惜别,踏上回家的旅途。
  
  也许,我们不能给所有留守在家的孩子一个难忘的利用“六一”和父母团聚的机会,但是通过实现小俊潇的“六一”心愿,表达我们的一个态度,让孩子们的生活多一些快乐,更健康地成长。
  
  这个周末,过得很累,却很有意义。我更真切地了解了在外漂泊打拼的年轻的家乡人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更真实地感受到留守儿童的父母在外打工的不易。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希望——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不到失望、消极,反而对美好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也许,这正是广大农村的希望,中国的希望。
  
  周末之行也引发我深深的思考:我们这些教育者以及整个社会应该给留守儿童一个怎样的童年?如何减少家庭亲情缺失对孩子性格、心理成长的伤害?
  
  答案,也许永远在我们的工作中。作为留守儿童成长中重要的遇见者,我们无法改变孩子父母的人生轨迹,但是,我们能够给孩子温情的陪伴,让留守的伤害少一点,再少一点。
  
  他们的爸妈不在身边,我们做“校爸”“校妈”;他们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辅导不了作业,那么我们就多操点心,看护和辅导学生完成;孩子们想爸妈了,就通过视频聊一聊;假期里,引导父母跟孩子多团聚,多交流……平常的学校管理中,多多提醒老师:给孩子多一点陪伴,多一点提醒,多一点悦纳,多一点鼓励;蹲下身来看孩子,俯下身来爱孩子,真正走进孩子的心灵世界,感受孩子的悲与喜,让留守儿童的每一天都能感受到六一儿童节的快乐与温暖。
  
  只有这样,才能让校园里的孩子们远离孤独,亲近良善,远离阴暗,内心光明,远离溺爱,健康成长。
  
  同时,通过我们的努力,如果能把孩子留守在家的不利影响转化为学习的动力,内心萌发高远的志向,孩子的人生一定会有更好的朝向。
  
  我想,做好“陪伴教育”,意味着奉献,意味着投入更多的精力,付出更多的师爱。我知道,我们的教育生活也会因此而更辛苦、更忙碌。但是,爱与悲悯的情怀从来就是教师职业的伟大诠释,还有什么比学生的笑脸更让我们欣喜与感动呢?
  
                                             (作者系武陟县大封镇驾部小学校长)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