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六一”还可以这么过
特殊的“六一”礼物
从“推门听课”到“微格教室”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6 月 0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推门听课”到“微格教室”

□ 徐如松  

 

  吴非老师的《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书中有一篇关于“推门听课”的文章。文章认为,“对学校教育而言,这个‘推门听课’似乎缺少对课堂的尊重”,“‘推门听课’旨在检查教师的教学情况,并不针对学生的学习”,“‘推门听课’是查教师的业务水平,也就是说:当着学生的面查教师”……因此校长“不宜‘推门听课’”。
  
  “推门听课”是一种教学管理手段。文章记录了这样一个情形:“课上了十多分钟,忽然校长带了几个人昂然走进教室,从前面直走到后面坐下,拿出笔记本,记录教师的板书,或是用手机拍照,十分钟之后,趁着学生读书,一一走了出去。令人惊愕的是,他们又走进了隔壁教室!”
  
  此情此景,虽说不是绝无仅有,但不能定义为我们通常意义上讲的“推门听课”。所谓“推门听课”,前提也是常规的听课、听完整的课。所不同的只是没有提前足够多的时间事先通知,从而可以让上课教师充分地钻研教材、设计教法,做好心理准备。“推门听课”通知上课教师,一般只是提前10分钟,最多个把小时,目的在于考察教师的原生态教学情况。那种进进出出、影响学生,低头刷手机、抬头拍照片的大尺度行为,这连听课都称不上,当然应该排除在“推门听课”之列。
  
  吴非老师认为“推门听课”是对教师不放心、不信任的表现。这当然是有道理的,但能够讲这话的应该是具有较高素养的教师,其潜台词是——我如此优秀,你们还不放心吗?学校管理者洞若观火,他们不会不知道,但很多学校管理者为什么还要“推门听课”呢?原因在于一所学校的教师素质永远是参差不齐的。十个手指有长短,对高素质的教师而言,学校管理者可以不推他教室的门;而对那些站不稳讲台的教师来说,学校管理者就要经常“推门听课”,好让他们绷紧教育教学这根弦,尽快成长起来。
  
  我曾经在农村小学任校长整整十年,推行过“推门听课”,也遭到过部分教师的抵制。后来,我对“推门听课”进行了改革,要求各班教室朝南的门窗不得关闭,前后门至少有一扇是打开的,窗帘绝对不准拉得严严实实。我改“推门听课”为“教学巡视”,安排相关的管理者,每节课都有人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巡视一遍,及时掌握各班的教学情况,同时了解校园内各处的状况。我也不定期巡视,偶尔也提前一节课时间,有针对性地通知相关教师“推门听课”。我认为,“推门听课”不仅仅是“当着学生的面查教师”,随着课程改革的深入和教研方式的转变,当下的“推门听课”,第一位听的是学生的“学”,第二位才是教师的“教”。
  
  吴非老师还对某中学教室里安装“监控探头”表示反感,认为同样是出于对教师的不信任,“教育管理者没有任何理由侵犯学生文明学习的权利”,“如果校长或主任试图用监控探头来观察教室的动静,他可能尚未明白什么是教育”。
  
  吴非老师的这一判断,是不是危言耸听呢?教室——师生共同学习、生活的地方,教室属于公共区域、公共场所,不存在隐私。为什么校园门口、主要干道、教学楼过道楼梯等处可以安装探头,而唯独教室不可以?教学是光明正大的工作,当然可以“大白于天下”。据我所知,目前在教室里安装探头的学校,全国范围内也还是极少数。但我所在的县区,近几年新建的学校,都专门建设了微格教室。所谓微格教室,就是安装了许多摄像机、可以现场直播教学的教室。在微格教室上的课,学校管理者或者教师如果想听,只要在另一间专门的听课室里打开开关,微格教室里的教学现场便一览无遗,而上课的师生却浑然不觉。这种新兴的教育技术,给学校的教研范式和教师的课堂研究带来了极大的便捷和高效。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微格教室里上课,就等于接受了探头的监控。也许开始会有些拘束,但上课次数多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作者单位: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