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六一”还可以这么过
特殊的“六一”礼物
从“推门听课”到“微格教室”
观点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6 月 0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点

不折腾是最基本的教育规律

 

    朱清时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 教育的规律很复杂,至少有两个层次,一个层次上的规律包括因材施教、启发式教学等教育方式。
  
  更深层次的规律,即最基本的规律包括:第一,要教育学生做好人,一定要坚守高的道德标准。这就要求教育机构千万不能造假,不管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多少,只有教育机构是纯洁的,新生力量才有可能是纯洁的,只有纯洁的新生力量不断出来,社会才会不断向好的方向发展。第二,做教育,千万不要瞎折腾,要让教师和学生有尽可能多的时间静下心来看书、想问题。
  
  这段时间教育上发生的震惊世人的事情不少,有很多原因,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现在社会对老师不敬畏了。过去我们对老师很敬畏:一是尊敬,因为老师教给我们很多东西;二是因为老师的道德标准比较高,我们是真心敬畏他们。
  
  现在的学生可能觉得从老师那学到的真东西不多了,这点我们教育界要反思。另外,如果学生看到学校总是那样折腾,老师的道德标准低得没有底线,学生对老师也就不敬畏了。我说的这些都是根本原因。
  

中小学要重新认识体育

 

    微信公众号“睿见”刊载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李稻葵的观点 运动员是懂得如何去竞争的一群人,运动员懂得团队合作,运动员有难以击垮的信心和号召力,运动员更加心念集中……正是因为了解运动员这些特征,国外的著名商学院特别青睐有运动背景的学生。哈佛大学曾经做过一项调研:毕业20年后,哪些校友群体为母校捐款最多。结果出人意料,捐款最多的并不是学习最好的学生,反而是那些有校队背景的学生,这些学生无论当年还是现在都是最有集体荣誉感的人。
  
  牛津大学有个久负盛名的罗德奖学金,这项创立110多年的奖学金有4项招生标准,其中一项就是喜爱体育,最好有运动成就。他们认为,这样的人往往具备优秀的心智,是值得栽培的未来领袖。
  
  美国最负盛名的大学联盟——常青藤联盟最早就是哈佛、耶鲁、哥伦比亚等若干所大学的美式足球运动体育联盟,而非学术评比组织,比如奥数竞赛的联盟。中国的高中教育也曾有过一个颇有特色的阶段,像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在“文革”前,有约1/3的学生加入校队,活跃于各种赛场,其中很多人后来成为中国的精英。
  
  反观中国,到现阶段我们的教育还是太关注孩子的学习成绩,太注意奥数、钢琴等。在全球化时代下,只懂得奥数,不懂得与人博弈,似乎不太能适应时代变化。如果在孩子成绩过得去的基础上,让他们学一点符合身体特长的技能,适当多参加一些体育比赛,这将能够最大限度地拓展他们的心智禀赋,孩子会终身受益无穷。
  
                   中国教育到底缺什么

 

    微信公众号“德育we家园”刊载北京师范大学公民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檀传宝教授的观点 一般人可能认为,中国教育最不缺的大概就是智育了。我国自上世纪50年代就批判过“智育第一”,后来倡导要实现“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型。这些也似乎印证了中国不缺智育。但不幸的是,“中国不缺智育”只不过是一个外行的错觉。
  
  所谓智育,应当是智力的培育、智慧的提升。但是,许多学校只鼓励孩子听老师的话、背标准答案,不鼓励甚至禁止学生有太多的奇思妙想、发散性思维(有这些品质的学生甚至可能被视为故意捣乱的问题学生)。这样的教育,实际上只有机械记忆的训练,连意义识记的成分都很少。换言之,想象力、理解力、批判力、创造力等健康智力的基本要件,都在标准件的生产线上被教育工作者屠宰殆尽。如此马戏团一样的训练,何来正常的智育?
  
  当粗鄙的功利主义成为绝大多数人的生存哲学的时候,一切珍贵的东西都会被换算成考试的分数,于是德育、美育、体育,甚至智育都没法不被边缘化。
  
  如果每一个人都在物质欲望的淫威之下丢盔弃甲,成为唯唯诺诺的奴隶,那么培育独立、自由、光明的人格就会成为不切实际的笑话。因此,教育被绑在分数的战车之上与现代人的人格异化,其实是一体两面的命题,其实质都是自由本质的迷失。
  
                                                                     (吴帆 摘编)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